首页 > 唯美浪漫 >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

反派邪魅一笑 西子绪(上)

时间: 2014-06-27 13:11:12


【文案】

作为一个穿进自己小说里的人,秦开奕表示压力很大。
作为一个穿进自己小说里还是穿成反派的人,秦开奕表示压力非常大。
作为一个穿进自己小说里穿成反派还要被迫走剧情的人,秦开奕表示他再也不想写小说了。
秦开奕:“尼玛穿成反派还走剧情就算了吧,沈飞笑,你他妈的能从我身上了下来了么么么么???”
沈飞笑:“师兄,我不。”

好了,其实就是一个傻逼穿成了自己小说里的反派被自己主角压倒的故事。

腹黑淡定攻X不明属性受。养成路线,慢热。


【正文】

1、穿越

  冬日。
  
  纷纷扬扬的大雪飘落在荒芜的大地上,只见万里荒原中心一个怪石嶙峋的峡谷中散发出幽蓝色的光芒,那光芒时隐时现,犹如暗夜中的鬼魅,让人见了便心生寒意。
  
  靠近光芒仔细瞧去,才惊愕的发现那光芒居然是个以极为复杂的笔法画成的大阵,大阵将狭长的山谷全部罩住,而山谷中间,也就是大阵的阵眼处,竟锁着一个红衣男子。
  
  男子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冷峻的脸上布满了红色的莲花图案,他闭着眼看上去似乎没有了意识,可是当一片冰冷的雪花落到了男子发梢时,原本闭着眼的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如火焰般的瞳孔中幽深一片,仿佛地狱的业火,深邃的让人看不清里面到底包含了多少种情绪。
  
  如鹅毛般的雪花渐渐的在男子的身上堆积起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被铁链锁住的男子才微微抬头,看向了阴霾的天空,片刻之后,他薄唇轻启,从嘴里吐出一句话:“沈飞笑你个龟儿子……我操你大爷。”
  
  秦开奕是写小说的。
  
  最普通的那种起点修真升级小说,各种金手指各种刷BOSS,他写的不算太好,也不算太扑,收益只是勉强能过日子罢了。
  
  今天是他第三本小说干掉最后一个BOSS的日子,小说的名字叫《异世修仙录》……路人甲一般的名字,路人甲一般的剧情……绝对是看了挺爽,爽完就忘的标准配置。
  
  小说的情节很简单,就是讲的一个普通少年怎么开金手指怎么升级怎么坐拥天下的狗血故事,而今天,秦开奕要写死一个最重要的BOSS——小说主角沈飞笑的师兄,秦石。
  
  秦开奕从个人的角度讲还是挺喜欢秦石的,因为这个角色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异常的苦逼。
  
  秦石生来就比沈飞笑的天赋好,仗着自己比沈飞笑得宠没少欺负沈飞笑,于是**从小开始,沈飞笑各种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终于大开主角光环捡到了一本绝世秘籍,然后虎躯一震,王八之气震慑了秦石一直心仪的小师妹柳铃儿,将她变成了自己无数个小妾中的一个。
  
  而秦石,由此因妒生恨次次暗算沈飞笑,企图在暗中使绊子将沈飞笑置于死地,不过他当然不会成功了……作为一个反派……就是用来给主角升级用的,要是真把主角干掉了,那不被读者扔砖扔死啊,所以之后的秦石依旧是悲催的。
  
  接下里,被沈飞笑各种折腾的他在练功之时走火入魔,非常不幸的坠入了魔道。
  
  这下好了啊,主角杀他更是名正言顺了,自古正邪不两立,作为一个最后的BOSS,秦石和沈飞笑一战之后被封印进了大阵,从此再也没有作恶的可能。
  
  多么完美的剧情啊。秦开奕叼着一根烟边打字边想,干掉了秦石这本书就可以完结了,唉,这个秦石还真是悲剧,其实也没做多少坏事,就落得个这么悲惨的下场,说白了,没有主角的命,就别去趟那个浑水,与其被封印还不如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在山上种种田泡泡妹子呢,说不定还能混个不错的结局。
  
  这么想着,秦开奕把烟丢进了烟灰缸,起身想去厨房倒杯咖啡喝,转过身的他没有看到,就在他离开的那一刻,原本显示着WORD文档的电脑突然变的漆黑一片,屏幕犹如丢入石子的湖水一般荡起了了一片波澜,随后,在波澜中间,伸出了一双黑色的大手,直接朝走向厨房的秦开奕抓了过去。
  
  被直接抓住的秦开奕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他手里的咖啡杯因为惊吓啪的一声落到了地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几秒钟的时间里他直接被那双黑色的大手活生生的拖进了电脑里。
  
  ……尼玛这个世界可以再灵异一点,真的。这是秦开奕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大师兄,大师兄你快醒醒啊?大师兄……”谁在喊他……
  
  “大师兄,你再不起来师父要生气了。”能不能别瞎嚷嚷了?真烦人啊……
  
  “师父。您怎么来了,您看看大师兄这到底是怎么了。”少女的声音带上了哭腔。
  
  “秦儿,秦儿。”苍老的声音转入秦开奕的耳膜,他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见了一张沟壑纵横的老脸。
  
  “……”这人是谁?觉的自己脑袋疼的要爆掉的秦开奕闷哼一声,勉强让自己没有再晕过去。
  
  “我看秦儿这是被魇到了,玲儿,你老实告诉为师,你们昨天去哪里玩了?”苍老的声音很沉重。
  
  “我……我们……”被叫做玲儿的少女嗫嚅道,显然就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你们去禁地了?”老者叹了口气:“你们真是!糊涂啊!我平日里都是怎么给你说的,这次是不是又是你把你师兄拉进去的?”
  
  “我,我……”柳铃儿声音委屈:“我也不是故意的,师父你别说我了,快看看秦师兄到底怎么了,怎么就叫不醒呢?”
  
  “唉,我先去重阳子那里那些药,你看好他。”清虚子摇了摇头:“希望没那么严重吧。”
  
  “……”这到底是闹哪样呢?刚刚醒来的秦开奕听到了老者和少女的对话,一时间完全不明白眼前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什么玲儿秦儿的,他们以为自己在拍电影啊?
  
  “师兄,师兄。”见到秦开奕醒来之后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柳铃儿也有些不安了:“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昨天她非要闹着叫师兄带她去禁地看看,可是没想到刚进去就被一个神秘的力量直接扔了出来,她倒是没受什么伤,秦石看起来也没什么异常的反应,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他师兄怎么叫都起不来,不得已之下她只好去找了师父,没想到得出的结论居然是和禁地有关……
  
  “呜呜呜,师兄,是我对不起你,呜呜……”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柳铃儿小声的抽泣着:“师兄你到底怎么了?都怪玲儿我,师兄我再也不任性了……”
  
  “……你说你叫什么?”秦开奕觉的要么是自己疯了,要么是面前这个女人疯了……
  
  “我是玲儿啊,柳铃儿啊。”见自己的师兄终于开口说话了,柳铃儿急忙道:“师兄你哪里不舒服?”
  
  “我叫什么名字?”秦开奕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
  
  “……秦石。”柳铃儿迟疑道:“师兄你怎么了?”
  
  “我靠!!!”秦开奕直接又晕了。
  
  “……”柳铃儿愣了片刻,哇的一声就哭出来了,跌跌撞撞的朝门外跑去,边跑嘴里还边叫着:“师父,师兄傻了!!!”
  
  再次被人救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秦开奕周围围了一圈紧皱眉头的老头子,看到他醒来都露出惊喜的表情,当然,最高兴的自然是秦石的师父清虚子。
  
  “秦儿你终于醒了。”见到秦开奕醒来,清虚子急忙将他扶起来:“现在感觉怎么样?”
  
  “……晕。”秦开奕嘴里吐出一个字。
  
  “唉,你得了离魂之症。”清虚子摸了摸秦开奕的脑袋,埋怨道:“叫你不要跟着师妹胡闹,这下好了,闹出事了,秦儿,我门下弟子就属你稳重,怪就怪在你太宠你师妹,你说要是你出了个三长两短,为师要怎么办?”
  
  “……师父我知道了。”秦开奕不敢让眼前的人看出破绽……要是他被人当成夺舍了魔物了,鬼知道会不会直接拉出去烧死。
  
  “那你好好休息,药我给你放在桌子上了,记得吃。”清虚子摸了摸自己大弟子的头,站了起来:“师父还有点事要做,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是,师父。”秦开奕声音沙哑的应道。
  
  清虚子点了点头,就和一大帮人走了出去,留下来面色深沉的秦开奕。
  
  ……他穿了……见清虚子走远了,秦开奕又躺会了床上,还在发疼的脑袋开始迟钝的转动……他穿成了自己笔下的反派——秦石。
  
  尼玛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吧,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头,秦开奕现在真是欲哭无泪,穿就穿了吧,为什么还要穿成会被炮灰的大反派??这不是逼他实行自己的“种田”政策么?要不然和主角拼光环,他还没觉的自己的命能有那么硬。
  
  可是就在秦开奕脑袋里冒出了这个念头的一瞬间,一个尖锐的声音从他的身体里冒了出来【系统提示:警告!警告!您的想法即将改变原剧情!请修正,请修正!】
  
  “什么?”秦开奕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谁在说话?”
  
  【系统提示:请遵循原著剧情,请遵循原著剧情。】
  
  “……”秦开奕一口血卡在喉头没吐出来,他妹的这个系统提示音是要逆天啊!!遵循原著剧情的意思就是他要乖乖的看着主角长大再最后一刀把他给剁了???
  
  “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啊。”无奈的仰头倒在了床上,秦开奕除了苦笑,简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2、主角

  每个穿越人士都有一颗坚强的钻石心,要是不坚强的话估计就找根绳子自己把自己给吊死在房梁上面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秦开奕真是异常的合格,因为经过一晚上的心理建设,他终于接受了残酷的事实,开始考虑起现实的问题来。
  
  不就是成为反派么,不就是走剧情么,好歹是他自己写的小说,还怕找不到BUG干掉主角?不过那个提示过他的系统倒是个大问题……但是秦开奕坚信,再完美的系统也是有漏洞的!而且现在与其去考虑那么长远的东西,倒不如担心一下他自己的现状,他穿成了幼年的秦石,并且不太记得自己有写过秦石误闯禁地的情景,所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秦开奕还真是回忆不起来了。
  
  “我就知道不该拖到一百万字的,搞得我自己都不记得了。”嘴里嘟嘟囔囔,秦开奕坐在床上有些郁闷了,也不知道沈飞笑进了他们灵山派的大门没有……
  
  然而就在秦开奕纠结无比的时候,那个以后会弃他而去的小师妹柳玲儿给他带来了好消息——“师兄,师兄,你好些了么?好些了就陪我去看看新来的师弟师妹们吧,师父说今年我可以自己带一个小师弟~”充满了欢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秦开奕闻言精神一震——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他就是在这段剧情里和主角结下梁子的!
  
  灵山派在修真界虽然算不上顶级门派但是地位也绝对不低,门派之内不但有两个元婴老祖坐镇,门下弟子也是豪杰辈出,光是内门弟子就上万人,更不用说地位低下的外门弟子了,万人这个数量在俗世间看来倒是不算太多,然而在当今修真界,却绝对无人敢小觑。
  
  作为一个这样的门派的掌门的大弟子,秦石的地位可想而知。
  
  可是和主角沈飞笑的恶交,怪就怪在这高高在上的地位上面,沈飞笑在人前表现出的个性很内敛,踏实刻苦,寡言少语,这样的个性放别处可能不太受欢迎,但是在修真界里,却是绝对的好苗子。
  
  因为修真者本来就讲究修心一说,越稳重坚毅的人,越是有机会踏上飘渺仙途。
  
  秦石的师妹柳玲儿就因为这个原因看上了沈飞笑,想将他收到自己的羽翼下好好□,秦石见这情况自然是不高兴了,他本来就视柳玲儿如自己的囊中之物,现如今竟然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沈飞笑,这不是挑战他的权威么?
  
  于是暗中没少使绊子下狠手,甚至差点整的沈飞笑险些丧命,有这事情,秦石更是埋下了自己之后悲惨遭遇的祸根。
  
  “他们已经上山了?”秦开奕思量片刻后问道。
  
  “已经上来了,师兄你快点起来,晚了好苗子就被人挑走了。”柳玲儿娇声叫道。
  
  “好。”秦开奕淡淡的应了声,穿上了外衣就下了床,和门外的柳玲儿一同朝山门处走去。
  
  每年选拔新人的时候总是灵山派最热闹的时候,所有在尘世间选出来的苗子都会被集中在山门经受考验,没有经过考验的自然是被送回家中,经过了考验的也不是说就能登入仙途了,因为人数众多的缘故,这些被选□的孩子有的被门派之中德高望重的人选去好好教养,有的却只能跟着一些不入流的弟子学习最粗浅的仙术。
  
  沈飞笑的天赋显然不算太好,所以没有被单独挑出来,可是没有被单独挑出来又怎么样,主角光环是无敌的,若是说出来他今后的境遇,绝对可以羡慕死一大堆的人。
  
  事实证明剧情的轨迹是不可改变的,因为柳玲儿第一眼就瞧上了深藏在人群里的沈飞笑。
  
  “师兄,我要那个人好么?”柳玲儿指尖一点,笑容满面道。
  
  “……嗯?”秦开奕顺着柳玲儿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少年,少年看上去只有七八岁的模样,身体明显严重发育不良,秦开奕在心中暗暗叹气……他真不该把沈飞笑的身世写那么悲惨的,写的时候还不觉的,这会儿真看到了,说心里没有不舒服那是假的,毕竟他就是让沈飞笑受苦的根源……不过也不怪他啊,秦开奕心念一转,哪个主角能不受点苦就光芒大开啊?现在流行的可是草根主角……
  
  “师兄,师兄你想什么呢!”见秦开奕一副走神的模样,柳玲儿娇嗔道:“我问你话呢师兄。”
  
  “……随便你吧。”秦开奕迟疑道,原著里就是因为他死活要阻拦柳玲儿收下沈飞笑才和沈飞笑恶交的,到最后不也没改变结果么,现在若不是心里还念叨着那个系统提示音,秦开奕简直恨不得拍手赞成。
  
  一听秦开奕同意了自己,柳玲儿急忙道:“那边那个,对,说你呢,给我过来。”
  
  沈飞笑倒也没说什么,乖乖的走了过来。
  
  “你叫什么名字?”柳玲儿问道:“你愿意当我师弟么?”
  
  “沈飞笑。”说话异常的简介,沈飞笑瘦弱的脸上一双黑色的眼睛亮的吓人:“有饭吃么?”
  
  “当然有,顿顿饱饭。”柳玲儿显然没想到沈飞笑能问出这个问题:“你就只关心有没有饭吃?”
  
  “……”沈飞笑不说话了。
  
  秦开奕自然清楚沈飞笑为什么会这么问,在小说设定里,他的母亲是个妓子父亲是个官家老爷,按照最狗血的剧情自然是母亲早逝的他各种经受继母的虐待,若不是由着这次修仙的机会,说不定连成年都活不到就夭折了。
  
  “有饭吃就跟着你。”眼见着气氛冷了下来,沈飞笑又说了一句。
  
  “……怎么找了个这么没出息的。”嘴里又开始小声嘟囔,柳玲儿有些不满意了。
  
  “……玲儿。”发觉剧情似乎有歪掉的迹象,秦开奕急忙道:“你这个三心二意的模样,还想找小师弟来教?我看你就别耽误人家了。”
  
  “师兄你胡说什么呢。”柳玲儿听到秦开奕这话就不开心了,她和沈飞笑可不一样,一直是家中独女,被爹娘当做心肝宝贝捧在手心里疼的,性格虽然说不上刁蛮任性,但是也绝对和温婉挂不上边,一听自己的大师兄怀疑自己,立马就撇嘴了。
  
  “要选就选,不选就走。”秦开奕故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有些冷:“有这会儿工夫还不如多修炼修炼,看看你那不长进的境界。”
  
  “好了,就你了。”被秦开奕抢白的柳玲儿心情有些不妙,连带着沈飞笑也躺枪了:“真是扫兴,哼,还以为能遇到什么好玩的人呢。”
  
  “走吧。”秦开奕没有去哄柳玲儿,说实话……他在看到沈飞笑的时候心情就微妙的很,若是说之前还对这个世界抱着一种旁观的态度,那么现在就已经接受残酷的事实了,毕竟连主角的出现了,还有什么可以自欺欺人的?
  
  带着沈飞笑到了住所,柳玲儿对这事明显就是三分钟的热度,见沈飞笑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好玩,语气也变得懒洋洋的:“你以后就住这里了,有空的时候我会来教教你,我忙的时候,你就自己修炼吧,哝,这本书你拿去看着。”
  
  “好。”伸手接过柳玲儿递来的书,沈飞笑对于柳玲儿冷漠的态度并不在意,他从小到大身边最多的就是这样对他的人,若是柳玲儿态度热情,反倒会让他不习惯。
  
  “……”虽然沈飞笑是无所谓,可是柳玲儿的行为却让秦开奕皱起了眉头,原本按照剧情应该是他和柳玲儿大吵一架,由此却勾起了柳玲儿对沈飞笑的兴趣,现在他没有和柳玲儿吵架……所以……柳玲儿对沈飞笑没什么兴趣?
  
  ……这样都不算改变剧情么?秦开奕脑海里转过了无数个想法,总感觉自己好像发现了点什么却又一时间想不起来。
  
  不过柳玲儿可不知道秦开奕在想些什么,她见沈飞笑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早就失去了兴趣,急忙对秦开奕道:“师兄,你前些天不是捉回来了一只紫貂么?快带我去看看吧。”
  
  “紫貂?”秦开奕闻言一愣,嘴里的话差点就脱口而出——紫貂不是沈飞笑的宠物么。当然将话咽下了喉咙的秦开奕很快就想起……在小说里给沈飞笑开了金手指的紫貂现在还是自己的宠物!
  
  “……嗯。”秦开奕的眉头微微皱起:“走吧。”
  
  然后他就带着蹦蹦跳跳的柳玲儿离开了,出门之前回头看了一眼依旧很沉默的沈飞笑,秦开奕不知怎么的心中出现了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就好像看见自家孩子被欺负了一样。
  
  好吧,秦开奕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不幸的穿成了反派,可是心中还是没有将沈飞笑当成敌人来看,毕竟是他笔下的主角,怎么看都有几分感情在里面,况且……秦石这家伙悲惨的下场不得不说含了几分自作自受的成分在里面,要是他不去招惹人家沈飞笑,也不至于落得那么一个凄凉的结局。

3、系统

  柳玲儿显然对于秦开奕抓住的紫貂非常感兴趣。
  
  她将还是幼崽的紫貂抱在怀里,用渴望的眼神看着秦开奕,撒娇道:“师兄,你把它送给我好不好?那么可爱~”
  
  秦开奕看着柳玲儿的样子正想说什么,就被一阵熟悉而刺耳的声音打断了【系统提示:任务发布——请将紫貂在三日之内转移至沈飞笑手中,请将紫貂在三日之内转移至沈飞笑手中。奖励提示:0.5%】……听到这坑爹的系统音,秦开奕眼前一黑,尼玛那奖励0.5%又是什么玩意儿?
  
  而且没搞错吧,这系统要逆天啊,居然要他亲手把金手指交给沈飞笑,这不是给他以后的结局做铺垫么!!一时间秦开奕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连带着笑颜如花的柳玲儿也变得不顺眼了起来。
  
  “怎么了师兄?”见秦开奕的脸色有些不对,柳玲儿疑惑道。
  
  “这紫貂我不能给你。”秦开奕觉的心情异常的烦躁:“玲儿你现在才练气期中期,怕是养不活这紫貂。”
  
  “可是……”自然也清楚自己的实力,柳玲儿还是有些不甘心:“以后我会变强的啊。”
  
  “那就以后再来说。”没了哄着个娇娇小师妹的耐心,秦开奕直接下了逐客令:“我有些不舒服,你自便吧。”
  
  “师兄……”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冷遇,柳玲儿眼眶一红:“你沾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太过分了。”说完就呜呜咽咽的跑了出去。
  
  ……一个两个怎么都那么麻烦,捂着头倒在了床上,秦开奕睁着眼睛看着屋顶上的房梁认真的思考起对策来,从刚才他就觉的有哪里不对劲,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是有奇怪的地方。
  
  若是说系统的存在是为了让他不改变剧情,那么在柳玲儿提出要收沈飞笑而他却没有反对的时候,就应该会听到系统提示音,可是事实却是他并没有得到提示,而在走紫貂剧情的时候,却再次出现了提示……这……
  
  脑海里灵光一闪,秦开奕终于抓住了隐约的线索——难道系统要的只是结果,而不是过程??只要沈飞笑得到东西和小说里一样就符合系统要求,至于是怎么得到的,谁让他得到的,系统都不会做过多的限制?
  
  这么一想,秦开奕就觉的自己抓住了一线生机,原著小说里他抓住的这只紫貂幼崽是自己跑出去而被沈飞笑无意中捡到的,由此打开了沈飞笑的金手指之路,谁能想到在山中无意中抓住的紫貂是上古神兽?尼玛啊……这概率就好比你在路边捡了张彩票就中了一千万一样,除了主角光环缠身的沈飞笑,谁能有这么好的运气?
  
  秦开奕把眼神投向缩在笼子里一副楚楚可怜模样的紫貂,除了苦笑就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了,也不知道违反系统会遭受怎么样的处罚,秦开奕在床板上敲击着手指,不过他现在要考虑的最重要的事是……怎么将紫貂送给沈飞笑。
  
  他当然不可能直接拿着就这么送过去,且不说沈飞笑会不会收,就算他收下了,若是被柳玲儿看见了肯定又是一番腥风血雨,鬼知道这个才开的金手指会不会直接被剁了,而且万一系统要是傲娇起来给他点什么惩罚,他肯定是哭都哭不出来。
  
  “怎么办呢?”口中喃喃,秦开奕突然有了点子——让沈飞笑再捡一次不就完了,反正小说里不就是这么写的么,他按照这个方法来,也不容易出现什么突发状况啊。
  
  系统要求的是三天之内给沈飞笑送过去,事不宜迟,秦开奕提着装着紫貂的笼子就出门去了。
  
  手中被关在笼子里的紫貂是秦石无意中在山中捕获的,紫貂这种宠物也不算太过名贵,况且又是只没有成年的,除了送给妹子们当礼物,还真是没什么大用处,因为这个原因,秦石当时把紫貂弄丢了也没太心急,却没想到自己不在意的东西被沈飞笑捡到之后成为了他修仙之路的一大助力,这就是炮灰和主角的差距啊,边走边在心中摇头,秦开奕无比的感叹,一只紫貂在炮灰手里就是宠物,在主角手里却变成了神兽,真是什么人什么命啊。
  
  沈飞笑的住所很破旧,只是一间搭的不算结实的茅草房罢了,房子的背后有一亩药田,右边有一条小溪。
  
  秦开奕没有走近,他想了想,将紫貂笼子里抱了出来。
  
  其实这紫貂长的还是挺可爱的,因为没长大的缘故,长相和小猫差不了多少,偏偏皮毛又比猫的光滑柔顺了许多,还有那紫葡萄一般的眼睛,湿漉漉的让人看着恨不得亲两口。
  
  不过秦开奕又不是女孩子,对于这种小萌物的抵抗力还是很强的,他在脑海里挑选出了合适的咒语,嘴唇微动,就朝自己手里的紫貂施了个小小的咒术。
  
  “乖,去吧。”将紫貂放到了地上,秦开奕开着它被符咒控制着朝沈飞笑的屋子跑去。
  
  “碰。”坐在床上的沈飞笑突然听到了一声敲门声,他放下手中的书,慢慢的推开了房门:“哪位?”
  
  自然没有人回答他,沈飞笑疑惑的低头,看见了一只表情可怜兮兮的紫色小动物。
  
  “……这是?”将小动物抱进了怀里,沈飞笑环视周围,没有发现其他人的踪影。
  
  “你是自己跑出来的么?”沈飞笑挠着小紫貂的下巴,看着他舒服的眯起眼睛:“你还会跑走么?”
  
  “吱吱。”小声的叫了一声,小紫貂歪着脑袋看着沈飞笑,显然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