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铁马冰河入梦来 静水边

铁马冰河入梦来 静水边

时间: 2014-05-25 11:11:32

全文: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教主是攻哦,CP不要逆了~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洛,蒋梦来 ┃ 配角:任西顾,青稞,辟邪,哈日查盖 ┃ 其它:

☆、第 1 章

  江洛纵身一个提气,脚尖垫着山间嶙峋峭壁,几个来回就到了谷底溪边,他背上背着药篓,装的满满当当却丝毫不显累赘。
  峡谷的溪水清冽见底,河道边堆着乱石,几只母鹿正小心翼翼的伏低了颈子喝水,听到踏足的风声警惕的抬了抬脑袋,看到来人时又放松下来,轻轻的抖着耳朵。
  江洛轻啸一声,他足尖一点,踩过了就近的几只母鹿背上。
  
  一只年轻雄鹿在溪流的最高处静静的站着,他有着漂亮的麋角,弯曲的形状像两朵云彩。
  江洛发出一声低沉的鹿鸣,雄鹿回应一声,前蹄在原地轻刨了几下土。
  鹿群犹如老友一般,陆续围到江洛周围,雄鹿从高石上一跃而下,低头用角供着江洛的背篓,惹得江洛唬了几声都没把他赶走。
  “没几株不带毒的,吃了可得去见阎王。”江洛笑着哄开几只将嘴凑到背篓里的小鹿,他卸了篓子,挑了几颗刚采的把根部的泥土去干净,就着溪水洗了又洗,对着日光细细打量。
  雄鹿也低下头嗅了嗅,有些嫌弃的喷了口气。
  江洛伸手弹开他的鹿角,捻了一根掐断了半片叶子含进嘴里,嚼了几下,又呸呸吐了出来。
  他掬了捧溪水过嘴,刚擦干净,抬头便见十几人沿着峭壁徐徐而下。
  
  鹿群警戒的退到江洛这一边,雄鹿来回走了几步,发出一声威胁的鹿鸣,雄姿昂首而立。
  江洛蹲着没动,他眯起眼,盯着领头的青衣男子。
  “江真人。”顾渊拱手,他扫了一圈鹿群,犹豫道:“不知真人可有看见蒋教……蒋梦来?”
  “顾堂主客气了,我不是什么真人。”江洛淡淡道:“既然是你们教的叛党余孽,我自然是未见过的。”
  顾渊并不死心:“蒋梦来身重剧毒,内力也废了大半,如遇其到仙谷求医,还望真人交予我教处置。”
  江洛笑了笑:“魔教教主人人得而诛之,江某也绝不会姑息。”
  顾渊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他毕竟也是魔教中人,江洛这话说的并不客气,但说到底为了拉拢江洛,顾渊也只能厚着脸皮忍气吞声。
  
  毕竟蒋梦来在位时魔教都不敢去招惹仙谷,更遑论现在?
  
  顾渊悻悻的又一拱手,带着手下众人匆匆离去,江洛连送都懒得送,站在一旁慢条斯理的来回安抚着雄鹿的颈背。
  他等顾渊走远了才又重新蹲回溪边,皱着眉似乎在看什么,鹿群围拢上来,却不再饮溪水,母鹿则具是一副焦躁的模样。
  江洛的表情凝重,他沾了溪水点在舌尖上,细细咂摸出一丝铁锈的味道来。
  
  雄鹿慢慢溜达在前面,江洛背着篓子,他摸着峭壁查探的并不仔细,虽然心中怀疑,但他也不信蒋梦来真会被逼至如此境地。
  雄鹿抖着尾巴,回头瞥他的眼神很是不屑,江洛哭笑不得的揪他尾毛:“好好领路,当心我切了你尾巴风干泡酒。”
  雄鹿似乎听得懂人话,撅着后臀往后踢了一脚,江洛下意识让开,一不留神踩进了浅泥坑里,于是整个人突然就定住不动了,雄鹿低吟一声,甚是得意,正待扬颈站立抬起前蹄再补一腿,却在瞬间被江洛的内里硬生生震了开去。
  雄鹿委屈的抖了抖耳朵,弯下脖子用麋角蹭着江洛的手背,对方回头对他比了个嘘的手势。
  江洛矮下身,他尝试着动了动腿,从泥沙里慢慢拔出。
  
  一只刺目细白的手,正紧紧的握在他的脚踝附近。
  
作者有话要说:  

☆、第 2 章

  江洛低头看着那只手,白皙纤长,指甲乌紫新伤累累,雄鹿不耐烦的刨着蹄子,它俯下身嗅了一会儿沙泥,用麋角轻轻点着地面。
  江洛任由那只手拽着自己,蹲下身照着雄鹿划拉的地方摊开手掌。
  他掀开一层薄薄的泥沙,看见了露出来的半张脸。
  “是蒋梦来。”江洛笑着看了一眼雄鹿:“真是狗鼻子。”
  雄鹿昂着首喷了口气,得意的晃了晃麋角。
  江洛低下头仔细打量蒋梦来的脸,他埋的时间显然不长,脸上狼狈不堪,连鼻孔里都灌进了沙土。
  雄鹿好奇的将鼻子凑过去,被江洛皱着眉头的推开。
  “他毒中的深了,当心别碰到血。”江洛探过对方鼻息,望了望天色自言自语道:“死了倒是能当没看见,活着就不好办了。”
  雄鹿低吟了一声,江洛扶着它的鹿角站起身,他手臂微微用力,弯下腰将蒋梦来拉到了背上。
  
  青稞在地上竖了根小棍,撑着个簸箕准备逮只野鸡。
  他躲在灌木丛的后面,屏息凝神的等了有大半柱香的时间,才见着一只花尾巴山鸡慢悠悠的一路啄着米过来。
  青稞拉着绳子,一脸紧张的要命,好不容易等山鸡吃到了簸箕的下面,突然树上头哗啦一声落下了个人影。
  青稞气急败坏的扔了绳子,一抬脑袋看见江洛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
  “都是你!”青稞指着江洛的鼻子:“你赔我的鸡!”
  江路挑了挑眉,他背上还挂着蒋梦来,往四周堪堪的扫了一眼,揪了片树叶看也没看的扔了出去。
  远处传来一阵扑棱翅膀的声响。
  青稞大喜,循着方向的跑了过去,回来时喜气洋洋的提着刚才的那只大花尾巴。
  他看到跟在江洛身后的雄鹿吓了一跳:“吓!大牛怎么跟着你回来了?!”
  雄鹿傲慢的昂着脖子,转过脑袋拱了拱江洛背上的蒋梦来。
  “他是谁?”青稞好奇的绕到江洛身后,他皱着眉捂住口鼻:“好多血,臭死了。”
  江洛撸了一把他头顶:“不是什么好人,你去烧缸水,把我昨天采的那些草药一起扔进去,越多越好。”
  青稞做了个鬼脸:“不是好人你为什么要救他。”他又凑近了仔细瞅了瞅蒋梦来的脸,勉强道:“好吧,长的还算漂亮。”
  
  烧水的时候青稞又犯了愁:“都要放进去么?有些药还没试过呢。”
  谁说没试过,老子都吃过了,江洛心想,嘴上却淡淡道:“那正好,拿这个大恶人试药,反正死了也是为武林除害。”
  青稞不怎么高兴:“嗨你这人!师尊可没你这么坏!”
  江洛笑了起来:“师尊是好人我可不是,废话这么多,还不快把药倒进去。”
  青稞嘟着嘴,他拄着棍子在缸里搅合,草药被江洛剁的烂碎,没一会儿便熬成了厚厚的一层,江洛把火撤了提了桶冷水匀进去,他试了试温度,指挥着青稞把蒋梦来搬过来。
  “他中的什么毒?”青稞扒在缸边,看得出蒋梦来很是痛苦,脸色煞白眉头紧皱,唇边溢出的黑血几乎流到了下巴上:“怎么这般霸道。”
  “魔教能有什么好毒。”江洛冷笑了下,他给蒋梦来把了脉,正如顾渊所说的,内功废了大半,倒是手脚筋完好,回头还能重新练起。
  青稞看着江洛给蒋梦来扎针,不忍道:“你怎么也不给他弄弄干净。”说着自行去取了帕子给蒋梦来擦脸。
  等到把满脸的泥巴血渍擦掉后,蒋梦来的五官终于清楚的显现了出来。
  “他真的是魔教教主?”青稞好奇的凑近了打量:“看着真是文雅。”
  江洛已经扎完了一遍针,正捏开蒋梦来的嘴强行塞进几片雪莲花花瓣。
  “恩,眉目倒挺疏朗。”江洛看了几眼,随意的附和道。
  青稞叹了口气:“不知道他睁开眼长什么样。”
  “人样呗。”江洛撇嘴,他仔细检查了遍蒋梦来的指甲,有几只颜色已经淡了不少,他估计着对方大概晚上就能醒过来。
  “今儿睡觉把房门锁好了。”江洛拍了拍青稞的头:“我在这儿守夜,有任何动静都别出来知道么?”
  
  月亮上到中庭的时候青稞睡得真香,梦里还咂吧着嘴回味大花尾巴的味道,他翻了个身迷迷糊糊间听到几下碰碰的声响,嘟囔了几句梦话将被子扯到头上盖严实了继续呼呼大睡。
  江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蒋梦来的眼珠子颜色极淡,在黑暗里像一颗鹅黄琥珀,他j□j着身子,四肢以诡异的姿势趴伏着。
  “传闻……”江洛慢慢道:“魔教教主曾被狼群抚养长大。”
  蒋梦来咧着嘴,他做出了一个狰狞的龇牙表情,猛的一跃而起跳到角落,弓着脊背低吟出一声清越的狼啸。
  江洛挑了挑眉,他笑出声来:“看来传闻也不一定都是假的嘛。”
  
作者有话要说:  

☆、第 3 章

  青稞哇哇大叫着从药房里跑出来,举着手去给江洛看:“他又咬我!又咬了!这都第几次了!第几次了啊!”
  江洛正蹲在地上晒麻薯,头也不抬的安慰了句:“找根绳子把他绑好。”说完,翻了青稞的手背来看:“牙印又不深,叫那么凄惨?等把他毒解了就随他去好了。”
  正嘟着嘴吹痛痛的青稞动作顿了顿,他小心翼翼的蹲下身犹豫道:“直接扔了么?他现在就像个狼的样子,一个人活得下来不?”
  “师尊的训诫只有救人一命,可没养人一生,更何况。”江洛拍着腿上的泥灰淡淡道:“蒋梦来根本不是什么善类,养熟了反咬一口倒说不准。”
  
  落云谷四面环山,除了南边的一片竹林,其他地方都被青稞设了阵法和机关,江洛的师尊还在时不少人慕名前来拜山,无一例外的连门都摸不进去。
  江洛是个弃婴,当年师尊被一头雄鹿指引,发现他时他正被母鹿群小心翼翼的围在中间。
  他随了师尊的姓,名字取了落云谷第一个字的谐音。
  师尊从未创立门派,弟子也只有江洛和青稞两人,但却因功力深不可测而被武林极为忌惮,从此落云谷也就成了传说中的仙谷。
  
  江洛跃至高树,穿梭林间如履平地,鹿群因他的足声而动,雄鹿首当其冲,昂首鹿鸣好不威风。
  任西顾立于竹林里,朗声道:“人未至声先到,也就你江洛能这么大动静。”
  回答他的是一阵绵延粗犷的笑声,乍一听犹如近在耳旁,细闻才觉出人遥声远,来者内力刚劲真真是深不可测。
  任西顾嘴角噙笑,不动声色,其实背上早已发了一层薄汗,好在有罡风护体,才不至于被区区笑声扰乱了内息。
  
  “是你上次说想要见鹿群,我难得哄来一回你还嫌动静大,你真跟娘们似的难伺候。”江洛笑骂,他低吟一声鹿鸣,引着雄鹿踱到任西顾面前:“最多摸摸脖子啊,麋角可碰不得。”
  任西顾点点头,他抿着唇,摆开马子步,试探着慢慢伸出手去,快要碰到的间隙雄鹿突然昂起了脖子,让任西顾摸了个空。
  “……”任西顾讪讪的收回手摸了摸鼻子:“我还是不碰它了。”
  江洛哼了哼:“动作那么慢,活该摸不到。”他拍了拍雄鹿的背,将它赶回鹿群,对着任西顾道:“你家的事解决了?”
  任西顾笑了笑:“我登基之日你可愿意赏脸过来?”
  江洛想了想:“不要,你家规矩太多,几个哥哥姐姐也不好相与。”
  “有我在他们不敢放肆。”任西顾的笑容仍是淡淡的,江洛看了他几眼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撇过头仍是拒绝道:“还是算了……把手给我。”
  任西顾未再逼他,笑容不减的递过手去,江洛手腕一翻扣住脉门,仔细把了一会儿。
  “余毒已经干净了,你最近内力精进不少,不过不能操之过急。”江洛松开手,挽起袖子摆了个鹤姿:“你用剑,跟着我练完这一套,引内力至丹田,每日坚持晨昏两次,不出半年世间难逢敌手。”
  任西顾打趣道:“那比你如何。”
  江洛不屑的嗤了声:“我自不会把你放在眼里。”
  任西顾苦笑,摇着头乖乖学动作。
  
  江洛总是让他持剑,自己却从来都是赤手空拳,他教的剑法深诡,似拳又似剑,开始时任西顾在他手下根本接不下十招。
  “你这到底是拳法还是剑法?”任西顾问道。
  江洛:“自然是剑法。”
  任西顾:“那你的剑呢?”
  江洛不甚在意:“埋在后山,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
  任西顾不便再问,他收敛心神跟着江洛学完最后几式,还剑入鞘的时候突然从旁边窜出个人影直奔他腰间。
  任西顾微微皱眉,他广袖一震,内力夹着风将来人甩了出去。
  
  蒋梦来四肢着地,披头散发的瞪大双目,龇牙咧嘴的长啸了一声。
  任西顾面沉如水,他低头看看自己衣服下摆被撕出的口子微微眯眼,他位及至尊,本就端的极尽妍丽,更何况今天还是在江洛面前。
  蒋梦来双掌撑地,指甲都陷进了土里,他脚腕上绑着根断了的绳子,皮肉都绽了开,磨得血迹斑斑。
  “他居然跟着鹿群跑出来了。”江洛叹了口气,他往前走了几步,逼得蒋梦来连连后退,狼崽子虚张声势的弓着背,啸声越来越凄厉,如果有条尾巴,那必定是夹的紧紧的模样。
  鹿群因为狼叫骚动起来,雄鹿最先沉不住气,低着头暴躁的用前蹄刨着土。
  江洛心道不妙,猛地提气飞掠过去,一手擒住鹿角,一手护着蒋梦来在自己怀里,他不敢用内力怕折断麋角,唬了几声才让雄鹿安静下来,人却已经被硬生生的顶到了几丈开外。
  蒋梦来抓着江洛的衣襟,瞪圆了一双鹅黄琥珀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他。
  
  任西顾焦急的喊了一声:“江洛!”
  “我没事。”江洛答应道,他一抬手,发现自己被蒋梦来垫在身下的胳膊早已磨的血肉模糊。
  江洛苦笑了一下,晃了晃手臂道:“好家伙,我都几年没流过血了。”
  蒋梦来不发声,他趴在地上,匍匐下脑袋往前蹭了几步,然后抬起下巴用头拱了拱江洛的胳膊。
  江洛眨了眨眼,没有动作。
  蒋梦来歪了歪脑袋,他又匍匐下身子伸长了脖子,小心翼翼的用鼻子嗅了嗅江洛的伤口,然后突然伸出舌头,轻轻的,舔了舔。
  
作者有话要说:  

☆、第 4 章

  青稞看到任西顾的时候下意识往后一跳,摆了个唱大戏的姿势,举着棍子大喝一声:“狗皇帝!”
  任西顾:“……”
  江洛:“瞎叫唤什么?!狗皇帝是他爹!”
  青稞开始唱戏文:“上梁不正下梁歪!有其父必有其子!”
  江洛直接脱下鞋扔了出去。
  原本趴在地上的蒋梦来猛的起身飞扑。
  青稞吓了大跳:“他怎么逃出来了?!”他望了望药房的方向,赶紧澄清道:“不是我放的啊!”
  江洛压根没工夫理青稞,他的鞋正被蒋梦来叼在嘴里,拽了半天没拔下来,气的骂道:“好好的学什么狗!”
  任西顾冷笑道:“有甚差别?都是畜生。”
  蒋梦来停下了咬鞋子的动作,他伏低了颈子,摆出攻击的姿势裂开嘴对着任西顾猢了一声。
  江洛趁机从他嘴里抢回了鞋子,低头一看,连底子都给咬变形了。
  
  “这牙口好啊。”江洛气的直乐,他胡撸了一把蒋梦来的头顶,被对方抓紧了机会,蹦跶着去舔他手掌心。
  青稞还想找根粗点绳子将蒋梦来绑起来,被江洛摆了摆手拒绝了:“别拴着了,让他四处动动也好,看着点药房和菜园子。”
  任西顾皱了眉:“你就打算这么养着他?”
  “他中了毒。”江洛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你中毒的时候我也养着你。”
  任西顾气窘,但又找不出话反驳来,就算身为皇亲国戚天骄贵胄,在江洛眼里也不曾在乎分毫,反而往往折腾的自己低三下四,狼狈不堪。
  青稞已经下了逐客令,任西顾本想着慢慢劝说登基大典的事儿,情急之下扯着江洛的袖子不肯放。
  
  “我……我下个月就登基了。”任西顾绞尽脑汁想着吸引人的办法,语无伦次道:“宫里当晚会有凌霄九天舞,我还会亲自狩猎……你不是一直说想要匹整的狸子毛么?”
  “狸子毛啊?”江洛按着蒋梦来的脑袋总算分出了一点心思,结果刚一转头就被狼崽子在虎口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江洛嗷的一声叫了出来。
  任西顾脸白了白,咬着牙看向趴在地上的蒋梦来,后者冲着他弓起背的哈了一口气,立马转过身四下逃窜。
  江洛撩起袖子打算去追,回头对着任西顾笑道:“我先恭贺皇上万万岁,登基大典就不去了,记得下次把狸子毛给我带来啊。”
  
  蒋梦来光着身子被江洛按在泥里的时候很是不安分,四肢踢打乱挠,还吐着舌头往江洛脸上撒口水,气的江洛狠狠打了他屁股蛋儿几巴掌。
  大概是被打疼了,狼崽子呜呜咽咽的好不委屈,一个劲儿的用头蹭着江洛下巴。
  “噗!”江洛忍不住大笑:“傻狗样儿。”
  青稞站在远处,急急忙忙的大声道:“你快带着他出来啦!鹿群刚在那下过粪……哎呦喂!熏死了唷!”
  
  合着青稞两个人才把蒋梦来彻底洗干净,江洛哄了半天蒋梦来也不肯穿衣服,光着身子趴在屋顶的草垛上晒太阳。
  青稞手里排着一把木刷子:“狗皇帝又想骗你去干吗?”
  江洛削着竹简递过去:“都说他不是狗皇帝了……不过他快登基了。”
  “哼。”青稞皱着鼻子嘟囔道:“庙堂险恶!”
  江洛:“江湖也一样。”
  青稞:“狗皇帝!”
  江洛:“……都说了那是他爹。”
  青稞:“虎毒不食子!”
  江洛:“什么跟什么啊……”
  蒋梦来从屋檐上探下脑袋对着絮絮叨叨的两人不满的呜了一声,青稞举着刷子哄他:“阿来乖,下来哥哥给你梳小辫儿。”
  蒋梦来龇牙:“哈——”
  青稞:“呼!”
  蒋梦来:“哈!”
  青稞:“呼!”
  蒋梦来:“哈——!”
  江洛直接拿了刷子跃上屋顶,把哈到一半的蒋梦来连人带脑袋的拍进了草里。
  “呼哈没完了?气多是吧?”江洛压着四肢乱扑棱的蒋梦来,坏笑道:“来,哥哥给你扎小辫儿了。”
  
作者有话要说:  

☆、第 5 章

  蒋梦来还是魔教教主的时候江洛就见过他,那年十j□j岁,还是个少年郎,西湖的烟雨朦胧天,湖中碧波荡漾,蒋梦来站在船坊头,身后有歌姬为他撑着八骨伞。
  江洛带着斗笠,和师尊两人一叶扁舟垂钓,看着蒋梦来以一己之力连破江南七十二坊。
  师尊扶了扶斗檐抬头看天色:“江南气数已尽,这水怕是要红上几天。”
  江洛遥望蒋梦来掠回船坊,一身干干净净,只留几点涟漪晕开了湖心。
  师尊叹了口气:“天赋异禀,狼子野心。”
  江洛问道:“武功比我如何?”
  师尊:“不分伯仲。”
  江洛撇了撇嘴。
  师尊莞尔:“你一向胸无大志,怎么此番倒计较起来了?”
  江洛不答,他甩出鱼线,表情平静的看着不远处留下的不少魔教教众。
  蒋梦来早已离去,留下一群杀红了眼的强盗土匪,纷纷强抢着七十二家的年轻男女,场面惨烈如炼狱,惊哭之声响彻天野。
  
  “那一晚真是日月无光,鲜血染红了西子湖啊,冤混遍地,差点踩破了阎王老儿的殿门槛!” 茶棚里说书的踩在高椅上,挥着袖子摆了个剑姿:“要不是之后江真人赶到,呔!长剑一出!大杀四方!破的魔教匪类屁滚尿流!哭爹喊娘!好不痛快!”
  底下有牛角小儿插嘴道:“那蒋梦来呢?怎么没有打败蒋梦来呢?”
  说书的继续胡诌:“还不是那蒋梦来跑的快!事后蒋教主那个气啊!布下天罗地网捉拿江真人……”
  “抓到了嘛?抓到了嘛?!”小孩们围着说书的问。
  青稞抛了个花生米到嘴里,嘟囔道:“哼,怎么可能。”他瞅了一眼喝茶的江洛:“你那晚真动手了?”
  江洛淡淡的嗯了一句。
  青稞神秘兮兮的小声道:“用剑了?”
  江洛老老实实点头:“恩,他们人太多。”
  青稞:“……就这理由?”
  江洛:“没办法,我得速战速决,师傅年纪大了,到了晚上就容易瞌睡。”
  
  师尊到了晚上就容易瞌睡这真是一句大实话,不过之后蒋梦来也没布什么天罗地网要抓他,那一晚就像西湖碧波上的涟漪,圈的越大反而越不留痕迹。
  
  蒋梦来自从不再被拴着后,青稞打理的菜园子就被他彻底折腾个遍。
  青稞整天被气的哇哇大叫,却奈何不得,追了半天,等蒋梦来一窜上房顶他就没辙了。
  当然倒霉的还不止菜园子,江洛的鹿群也受到了波及。
  没过多久蒋梦来就已经能攀着麋角挂到雄鹿背上,任对方跃高跳低也能贴的紧紧的甩不下来了。
  
  青稞将烂了的几棵鸡毛菜摔倒了江洛面前,气的说话都不利索:“你、你看看!管管!管管啊!”
  江洛正坐在小凳子上帮蒋梦来梳头发,狼崽子学着狗的样子蹲坐着,看到地上的鸡毛菜低下颈子嗅了嗅,发现不是荤的,很是嫌弃的唔了一声。
  青稞大叫:“你还嫌弃!你还有脸嫌弃?!”
  蒋梦来弯下脑袋,抬起左手,反蜷着抓了抓脖子。
  江洛被他这狗挠痒的动作逗的直乐,他给蒋梦来梳了个大麻花,末端跟个尾巴似的荡在屁股后面,蒋梦来看着好玩,翻了个身躺在地上抱着“尾巴”打滚。
  “走了。”江洛站起身拍了拍蒋梦来脑袋:“给你猎张狐皮,衣服可以不穿,不过屁股总得兜着。”
  青稞巴不得江洛快些带蒋梦来出门,递了弓箭上去还不忘嘱咐:“多打几只兔子回来,菜没了好歹拿肉来填。”
  蒋梦来似乎听得懂肉这个字,兴奋的嚎叫着窜出门去,他四肢着地还跑得飞快,一阵风似的将门口的鹿群一哄而散,转头又跑回了江洛面前拼命晃着脑袋。
  江洛起初还没明白对方什么意思,等仔细看了半天才终于了悟。
  蒋梦来这脑袋啊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带着那条大麻花辫子在屁股后面甩啊甩,活脱脱就是对着他摇尾巴嘛!
  
作者有话要说:  

☆、第 6 章

  落云谷四面环山,形状类似一柄汤勺,勺柄密林郁郁葱葱连着后崖,直耸云端望不见底,江洛轻功卓绝,几乎是脚不沾地的穿梭于乔木之间,他稍稍低头就能看见用狼姿奔跑的蒋梦来。
  就算没了大半的内力这人的功夫仍是不容小觑,江洛心里暗想着,渐渐也起了争胜的脾气,他轻叱一声,又提了半分脚程。
  身后隐隐传来狼啸,江洛一回头,发现蒋梦来不知何时居然跳上了高枝,离自己不过就几棵树的距离。
  
  晨光透过叶缝的脉络斑驳陆离的照在蒋梦来的脸上,几乎与他那鹅黄琥珀的眼瞳混为了一体。
  
  江洛已经好久未曾如此**奔过了,他踏过枝桠树顶,畅快淋漓的大笑起来,蒋梦来被他吓了一跳,呜咽一声,歪着脑袋好奇的瞅着。
  江洛指着悬崖最边上一块隆起的土坡:“那里埋着我的剑。”
  蒋梦来甩着他的大麻花“尾巴”。
  “我曾用它恣意快活,被师尊训诫不学无术。”江洛笑着自嘲道:“他命我把剑埋了,于是我就埋了。”
  江洛又说:“师尊让我跟着鹿群,说鹿寓祥和瑞安好磨我戾气。”
  蒋梦来打着呼噜,用头去蹭江洛的手背。
  “我不曾为了杀人而杀人,但会为了救人而救人。”江洛用指尖梳过蒋梦来的刘海,又突然猛的抓乱:“你听得懂么蒋梦来?“
  蒋梦来歪着脖子抬起后腿挠着痒痒,他在地上磨蹭了几下屁股,突然抽着鼻子立起身来,他冲着不远处的灌木呼了几声,四肢划拉着摆出了扑的姿势。
  江洛静静的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到蒋梦来等不急去咬他的裤腿才摇头笑了笑。
  
  江洛弯起了弓,简羽裹着内力破空而出,蒋梦来呼啸一声紧跟其后,回来时嘴里叼着一只火狐只有肚子上一水儿的白毛。
  江洛掂在手里,打量了一番蒋梦来的屁股为难道:“啧,一只貌似不够。”
  蒋梦来也想弯腰去闻自己屁股,被江洛轻轻的踢了一脚,蒋梦来回过头委屈的看着他,江洛故意问:“臭不臭?”
  蒋梦来呜呜着抽鼻子。
  江洛故意逗他:“那你给我闻闻好不好?”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