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网王]梦幻之白夜 宁雁奴(上)

[网王]梦幻之白夜 宁雁奴(上)

时间: 2012-08-14 07:14:14

全文:
《犬夜叉》里的梦幻の白夜重生在网王的故事。

他被奈落创造,因奈落而死亡,

早已看透了注定的命运,却无怨无尤,平静地接受自己的结局。

如果能够给他一个自主选择人生的机会……

注:重生的白夜姓伊东。每天10:00定时发布。

本文汤姆苏向,CP未定,偏立海。

搜索关键字:主角:梦幻の白夜(伊东白夜Ito·Byakuya) ┃ 配角:网球王子 ┃ 其它:


  ☆、第一章:重 来

  
  盛夏。
  一个扎着长马尾的十三四岁少年(?),手里摇着一把折扇,踩着慢悠悠的步伐,走在炎炎烈日之下,抵达十字路口的时候,他停住了脚,面露犹疑。
  扇扇子的动作顿了顿,少年环顾了一圈后,苦恼地叹了声:“竟然……又迷路了?”
  说话时,手里忽然多了一张纸鹤。
  “嗯……”少年偏头看向路口的电子摄像头,“不太巧啊!”
  这个世界的科技,有时候真让人束手无策哪。擅长幻术的他,能欺骗的是人或妖的肉眼和感官,对这种一丝不苟的冰冷机械,除了人为破坏外,毫无办法。
  察觉到有人靠近这里,少年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转身,一眼看到一个面色黑沉、看起来就很古板的“大叔”,不远处还有几个少年在说笑打闹。
  直接忽视他们统一的服装,马尾少年慢条斯理地摇了摇折扇,笑对大叔挥了一下手:“哟~大叔,你知道伊东神社怎么走吗?”
  “大叔”的脸色更加黑沉了,双眼射出凌厉的光线,整个人看起来可怕极了。
  马尾少年显然没被吓到,只是有些困惑:“大叔你怎么了?”苦大仇深的样子,好凶狠……翻一翻记忆,确定刚回日本的自己没有得罪过谁吧!
  不过面瘫冷脸的家伙,就是伤人眼球啊……想起某只高傲冷漠的犬妖,少年在心里默默吐槽。
  “扑哧——”
  没等“大叔”回话,有点走神的少年,就听到几声喷笑声。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几个少年已经走到“大叔”身旁,各个忍俊不禁。
  马尾少年这才留意到这些人原来是一伙的,视线在几人衣服扫过:立海大附属中学……
  恍然大悟。
  啪地一声合上折扇,少年继续对“大叔”笑道:“大叔原来是老师啊,真巧呢,开学后我也要去立海大上学,到时候还请老师多多关照哦……”
  “哈哈哈……”原本还有所顾忌的少年们全部大笑起来。
  “大叔”捏紧双拳,咬牙切齿:“太松懈了!我、是、学、生。”
  这才看清“大叔”的学号牌:真田弦一郎,二年A组一番。
  有点话痨的少年不由得感叹:“原来立海大招生没有年龄限制啊……”
  其实,心里面想的是,这个可怜的家伙,是不是成绩太差了,一直被强迫留级……嘛,还是不要揭人伤疤了。他一向是个温柔体贴的好少年。
  “大……哦,真田桑,”瞥到“大叔”名字的少年,笑嘻嘻地重复问道,“你知道伊东神社怎么走吗?”
  拳头紧握的真田弦一郎努力保持着礼节,硬邦邦的嗓音很详细地为迷路的少年指引方向:“直往前走过两个路口后,右转,到下一个路口再左转……”
  对方位概念极其淡薄的少年听得头昏脑涨,目露两道蚊香圈。
  “好、好复杂……”
  这时,一个红头发少年蹿到了他跟前,一看就是个跳脱活跃的性格,笑着搭话:“哎呀,你真好玩……呐呐,不如跟我们一起走吧,我们正要去伊东神社呢!”
  马尾少年立刻同意了,要知道,他已经在这一带转悠了小半天。
  同龄人凑在一起很容易熟悉起来,尤其是对自来熟的家伙来说。
  “伊东桑刚才说开学要来立海大上学,你是转学生吗?”问话的是交换了姓名的丸井文太。
  如今姓伊东的白夜摇着折扇,点头应道:“是啊。”
  “伊东桑之前在哪里读书呢?”丸井文太好奇地问,“开学后你准备读几年级?”
  “家里让我读二年级。”白夜有问必答,“之前一直在国外,最近才回来,听说立海大不错,离家很近,所以择校的时候就定下它了。”
  丸井文太有些惊异,兴致勃勃地问道:“哎哎,你是在国外长大的吗?是哪个国家啊?”
  “美国。”没什么隐私感的白夜絮絮说道,“父母希望我能了解国内的文化,所以决定让我回国……”
  巴拉巴拉巴拉。
  “我喜欢犬夜叉,他用铁碎牙杀妖怪的时候很帅啊!”闲聊的话题莫名其妙地越扯越远了。
  “你不觉得铁碎牙很诡异吗?”少年吐槽,“那把刀一会儿很强,一会儿很弱……到最后要不是杀生丸,他能不能杀死奈落还说不定。”
  “……这么说也有道理。”丸井文太很高兴,“不过《犬夜叉》很好看啊。伊东桑最喜欢里面的谁啊?”
  “梦幻の白夜。”
  “哈?”丸井文太不解,“那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奈落分-身……”
  白夜抚着扇面上的白莲图:“他和我的名字一样。”
  红发少年恍然大悟:“真的呢……”
  不是很远的路途,两个刚认识的少年嘴上一直没有停。
  前方听到两人交谈的少年们,都有点无语。
  伊东神社到了。
  穿着巫女服的女孩在神社门口左右张望,看到踏上石阶的少年们,立刻松了一口气,迎接了上去:“白夜,你又迷路吧……手机也不带上,真是让人担心呢。”
  白夜笑盈盈地回答:“忘记了,纱酱。”
  优雅温柔的巫女顿时变身暴龙:“要叫、姐、姐!白酱!”
  “注意形象哦,姐姐,”白夜让开身,指了指与自己同来的少年,“会吓跑客人的!”
  猛然发觉了外人的存在,伊东纱雪一秒钟变为大和抚子,笑容可掬地欢迎少年们拜访神社。
  姐姐桑变脸的速度让白夜每次见了都为之感慨,不由得吐槽:“这就叫变脸比翻书还快吗?”
  巫女的额头冒出几个“井”字:“白、酱!”
  “嗨嗨!”白夜在嘴巴前做了个拉链的举动。
  与好心带路的少年们告别后,白夜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还算宽敞的屋子,布局得很温馨,风格略带诡异的卡哇伊。这里是知道弟弟回国长住后,伊东纱雪精心布置的。
  桌上摆着一个航空邮件,拆开一看,是母亲寄来的家信,在这个通讯极度发达的时代,这种通信方式显得古老了。但伊东妈妈的说法是,手写的书信能够更真诚地传达人们的感情。
  信的最后是一句伊东爸爸手抄的警言:
  “上天不会造人上人,也不会造人下人。——福泽谕吉”
  少年无意识地噙着浅笑,将看完的信件折回,仔细收好,坐在桌前,对着相框里的全家福微微出神。
  家人,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
  人类的情感,更是玄之又玄。
  却是因此,梦幻の白夜消失了,留下的只有伊东白夜。
  偶尔,感觉这一切真像是虚幻的梦境。
  尤其在他看过一部叫《犬夜叉》的动漫后。
  想到那个红发少年的评价,梦幻の白夜是没什么存在感的奈落分-身。
  不像神乐那样高傲刚烈的女人,执着地追求自由,最后惨烈地死去;不像神无那样“弃暗投明”,最后大放光彩,轰轰烈烈;也不像白童子、赤子那些背叛奈落的分-身们,各种算计,一方面摆脱奈落的控制,一方面利用追杀“主角”们,最终落得一场空……
  梦幻の白夜,奈落最后创造的分-身,没有背叛之心,不渴望自由,不在意权势,剧情里面,甚至连出手的画面都很少……有人说他,是个纯粹的没有自我的傀儡。
  对于这些评价,白夜只是一笑了之。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在那个世界里,自己该担当怎样的角色。
  没有自我,不过是因为,从一开始,他就看清了所谓的命运。
  他被奈落创造,为之死亡,只为偿还奈落给予他的生命的恩情。
  而且他找不到背叛的理由。
  自由,注定不可能得到。权势什么,更是虚无缥缈,何必费心费力。
  同样因为没有理由,他也不爱打打杀杀,只需要尽职地完成奈落的指令就够了。
  最后的死亡,是他早已预料的属于自己的结局。
  “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这是他在那个世界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也是他的真实心声。
  唯一没有预料到的是,他没有被犬夜叉的刀送到冥界,而是直接投生在一个人类女人的肚子里。
  成为人类,保有微弱的一点妖力。
  然后得到了神乐梦寐以求的自由。
  这个世界和平得让战国年代的人类和妖怪都无法想象。
  家人和睦,生活安稳。
  他和每一个青少年没有任何不同。
  一切如此美好。
  稍微让人觉得可笑的是,他投生的伊东家是历代神社的守护者,祖父是神官,姐姐是巫女……当然,完全接受并适应人类身份的白夜,对这点细枝末节的小事根本不在意。
  新得的生命,重来的人生……让他觉得相当的享受。
  ——即使本质上是“古人”的白夜,一直不太习惯现代社会过于发达的科技。
  能够拥有自我、掌控自己命运的感觉,真的太美妙了。
  在这时,他觉得可以理解神乐他们的叛逆之心。
  讽刺的是,得到自由的却是他这个最“安分”的奈落分-身。
  唔……也不一定。说不准,既然他能够重生,其他死去的人也可以有他们的新人生。
  嘛,反正与他无关。
  “白夜。”伊东纱雪的声音在门口响起,“快去做晚饭。”
  “嗨……”马尾少年对门外应了一声后,自言自语,“纱酱越来越不淑女了,哎,万一嫁不出去,我不就得一直给她做饭啊,这可怎么是好?”
  一直被伊东妈妈教导的少年,并不像大多数日本男性那样远离厨房。
  嘴里念叨着的白夜,面上浅浅微笑,没有半点不乐意:作为人类真不错,光是让人眼花缭乱的美食,就足够他慢慢享受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绝对·会·苏的】跳坑请谨慎!
  因为犬夜叉里,作者最喜欢的人物除了杀生丸,就是白夜了。
  --梦幻の白夜,感觉是犬夜叉里很酱油的角色,最后他死的时候,莫名觉得惋惜,所以开了这篇文,希望他能拥有真正意义上的人生,活得率真自我、潇洒恣意。
  白夜的性格,通过漫画里的描写,应该是有点散漫、偶尔俏皮的,时常会吐槽,有些话痨,然后不像其他妖怪那样好斗,应该是比较平和的。当然这是个人对角色的认知,和本来的人物肯定有出入。
  最后,本文应该是**·ALL·白夜·向,CP未定。
  

  ☆、第二章:立海大

  
  新学期是一个新的开始,二年A组来了一个转学生。班导为了照顾不熟悉学校情况的新人,将对方的座位安排在班长的旁边。
  扎着马尾的少年神采奕奕、笑意悠然,提着书包坐到位置上,偏头,很自然地朝班长挥了挥手:“哟,又见面了,大叔!”
  老师正要开讲了,打完招呼的少年,不等对方回应,便老老实实地坐正,拿出书本开始听课。
  真田弦一郎脸黑了黑,握在手中的笔快要被他的大力给折断了。
  “大叔,你的笔记能借我看看吗?”
  一节物理课结束后,听得满头雾水的白夜转而向身旁的人求助,他在美国的那所私立学校读书时,主要课程除了数学、语言和体育外,都是美术、音乐一些辅修课,物理和化学从没接触过——这样现代的学科实在有点为难一个“古人”。
  “我叫真、田、弦、一、郎!”真田弦一郎咬着牙纠正某人的称呼,表情虽然有点吓人,但是物理笔记还是借给了对方。
  白夜轻抚着手里的扇柄:“抱歉抱歉,一时没想起来你的名字。”
  他也不是故意要惹人生气,但谁会刻意记着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的名字,何况真田给他的第一印象有点深刻,“大叔”的称呼嘴巴快于脑子就这样叫出来了。
  作为正直善良的好少年,真田弦一郎虽然被某人“大叔”“大叔”地叫得欢,依然黑着一张脸,按照班导的交代,尽职尽心地为白夜介绍学校方方面面的事情。
  在日本第一天的学校生活暂告结束。
  现在正是下午社团活动的时间,白夜手里拿着班长给的社团申请表,在对方的带领下,一一参观起立海大的社团。
  大大小小的社团,足有几十个。
  没有特别偏好的白夜,一时也无法确定选择哪一个,直到他在一间活动室的门外,看到几张张贴的海报。
  “犬夜叉?”
  少年在海报前停住脚,目光一一扫过上面的人物,抽了抽嘴角:杀生丸变成了女人……最重要的是,为什么连奈落都有了,没有他梦幻の白夜?
  Cosplay这种东西,因为《犬夜叉》的缘故,钻研过各种动漫的少年,当然有所耳闻。
  扇柄敲着掌心,白夜当机立断:“我就选这个社。”
  话音刚落,有个三年级的学姐便热情地迎了上来,一看到与海报里众多角色站在一起的长发少年,双眼猛然发光:“神乐!”
  白夜怔了一下。
  “真是完美的长相,啊啊,气质也有点像啊。”看起来温婉端庄的学姐,扑到了少年面前,形象全无,“简直和我想象中的女神形象一模一样啊!”
  白夜回过味来,抿嘴一笑,白莲扇面倏然展开,扇骨轻抵着唇,头微微低下,做出一副嗅着花香的姿态,斜睨的目光带着一丝漫不经心的傲慢。
  名为松冈美惠的学姐被少年刻意展现的风采震住了。
  “呐,学姐,”白夜悠悠然地开口,“你不觉得我更适合扮演梦幻の白夜吗?”
  “可是……”松冈美惠迟疑,“梦幻の白夜的戏份有点少。”Cosplay不可能像动画一样将剧情一一呈现,《犬夜叉》各样人物非常多,他们表演的一般都是具有代表性的人气高的角色。
  “不过,”不等白夜回话,女孩浑身燃烧起汹汹气势,“我们可以调整一下出场的人物。”这么优质完美的人物形象,要是错过了也真可惜,“那个,”她看向少年的学号牌,笑得可亲,“……伊东桑,欢迎你加入Cosplay社。”
  自我介绍完毕的松冈美惠,迫不及待地拉着少年去换装了。
  带领白夜参观社团的A组班长真田同学,被两人不约而同地忽视了:“太松懈了!”
  刚开学的第一天,大多数人都不会缺席部团活动。
  Cosplay社更是吵吵闹闹,白夜被人拉进了屋里,还没来得及介绍,便受到一群人的热烈欢迎——可能是受立海大相对严谨古板的学风影响,本校愿意参加cos社的男生极其稀少。
  叽里呱啦的社员们在松冈美惠的要求下,纷纷向新成员自我介绍。
  “哎,伊东桑cos梦幻の白夜?”化妆师小林英子惊讶道。
  和松冈美惠一样,众人看到白夜的第一反应就是完美的神乐扮演者,毕竟神乐是人气非常高的配角,形象气质不太好把握,社团现有coser里真没人有把握演绎好这个角色——而白夜,就这样站在那里,不笑的时候,神态略带一点傲然,十分符合众人对神乐coser的设想。
  那个女人的人气真是高啊。白夜暗自嘀咕,面上露出一个疏懒的笑,优雅地弯了弯腰:“我是白夜,梦幻的白夜。”
  “啊啊啊——”
  一群女生夸张的叫声快要掀掉屋顶了,一个个捂着通红的脸,花痴的目光聚焦在少年清隽中透着妖娆的面容上。
  Cosplay社的女生们大多是痴迷二次元的,在喜爱的东西面前,比一般的人都要狂热许多。
  女人真是神奇的生物……被突然爆发的叫声险些震破了耳膜的少年,一时没了淡然,嘴角轻微地抽搐了一下。他开始怀疑自己加入这个社团的正确性了,毕竟,原本只是冲着“自己扮演自己”的好玩去的。
  这一天,cos社分外地热闹。
  到部活时间结束,一群少女已经由“伊东桑”改口,亲切地喊着少年为“白夜”——并非是伊东白夜的白夜,而是梦幻の白夜的白夜。
  白夜是个喜欢凑热闹的家伙,虽然觉得这些女生太闹了,但同样又觉得十分有趣,以他自来熟的性格,很容易与社员们打成一片。
  不过由于缺少梦幻の白夜的道具和服装,试装一事不了了之了。看到其他角色的服装,白夜果断表示服装由他自己解决——毕竟只是角色扮演,cos社能凑齐各种各样的服装和五花八门的道具,已经是相当的用心了,白夜却完全看不上眼,这些普通人手工做的衣服,太粗糙了,怎么能比得上他妖化的道袍精美飘逸。
  离开cos社的白夜,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去了立海大海量藏书的图书馆。性格略显跳脱的少年,喜欢凑热闹的同时,又时常矛盾地享受沉静孤独,空闲了就会捧着一本书细细品读。
  直到天色将黑,图书馆闭馆,白夜带着未看完的小说离开。
  “伊东桑!”
  踩着黄昏拉长的影子,白夜听到一声熟悉的叫唤,下意识地转身:“哟~”是上次和他聊得很开心的丸井文太。
  少年的视线一一掠过其他几个人,看到他们背上的网球包,猜出这些人应该就是备受同学们欢迎的网球部部员——转学的第一天,白夜就见识到网球部少年们的人气有多旺,尤其cos社的花痴女们,谈及这正选们,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这群少年,上次迷路时,大多见到过,也互相介绍过姓名。
  白夜有点纳闷,以前听说过日本人的平均身高很矮小,个子一米六六、未满十四岁的他,在美国时没少被取笑——更因为中性化的长相,以及格外红艳的唇色,经常被当成小女孩——他还以为回国后自己在同龄人中算高个子了,现在妄想破灭了,这群少年里,他勉强就比丸井文太高一点点。
  “哈哈,你果然来了立海大啊。”上次的相谈甚欢让红发少年对白夜的印象十分不错,“你被分到哪个组了?我之前还在想你会不会跟我同班呢!”
  对着少年们礼貌地点头,白夜摇了摇扇子,注意力放到丸井文太身上:“我在A组,和大叔,哦,不对,和真田在一个班。”
  “大叔……噗!”丸井文太猛然捂着嘴,悄悄回头偷看了一眼走在最后面的副部长。
  “哎?你参加了Cosplay社?和仁王一个社呢!”
  白夜表示不知道,实际上,仁王是哪个他还没记住。
  “不过仁王应该很少参加你们的部活吧,毕竟网球部的训练很紧张。”
  “网球……”少年若有所思。
  他总觉得有点奇怪,不论在美国,还是回日本,网球这项运动简直是全民追捧啊!更诡异的是,他之前看过一些网球比赛,那些招式,用现代人的话,实在有点不科学……一度,他以为打网球的人都有什么特殊能力呢。
  谈起网球,丸井文太真是滔滔不绝,最后好奇地问向安静地听他谈论的白夜:“伊东桑会打网球吗?”
  白夜只是说了一句:“在体育课上,老师教过挥拍。”
  红发少年略显失望。
  穿过偌大的校园,一群人走出了大门,回家方向不一致,聊得尽兴的两个少年不得不挥手告别。
  白夜踩着闲适的步伐,轻摇着折扇,听到有人“凄惨”的叫喊声,下意识地侧头看去:是那位网球少年的一员,好像是一年级的。
  “啊啊,可恶,我还没上车啊!”海带头的少年正追着一辆电车疯狂地跑着,扯着嗓子大呼小叫,“快停下来!!”
  白夜愣了一下,然后扑哧笑了:这个孩子好逗啊!
  说来,那班车好像也经过伊东神社的,不过白夜一般偏好步行,他最喜欢的还是乘着纸鹤在空中飞翔的感觉,挤在这种现代化的封闭的代步工具里,让他觉得不是很舒适。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迷 路

  
  白夜在立海大老老实实地上了四天的课了,每天要做的事情和大多数少年没有多少区别,或许,这种平静安稳的普通人的生活,才是真正适合他的。
  周五。少年没有如往常一样准备午餐便当,他记得通往学校的路上,有一家不错的寿司店,那里的寿司口感和味道十分独特,便打算绕点路去买一份当做这天的午餐。
  事实证明,方向感不好的话,还是不要随意去自己不熟悉的地方。
  战国年代没有这么发达而复杂的道路,作为妖怪,白夜都是乘坐纸鹤飞行在空中,习惯了俯视地面,根据气息与味道确定路线。现在变成人类的他,即使保有了部分妖力,感官完全没有那么发达了,而且人类不像妖怪,有明显的妖气可以追寻。
  于是此刻,提着便当的少年,站在整齐交错的、格局看起来一模一样的街道上,有些苦恼。即使东南西北不难辨认,实际上,他朝着学校的方位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到最后,面前完全没了路。
  在右手方向的十几米外,有一条窄小的巷子。
  白夜刚靠近,就发现了不妙,是一群不良少年在打架。不想管闲事的少年正想离开,意外地发现被不良少年们合伙狠揍的人,是网球部那位海带头学弟。
  虽然与这个学弟不熟,但到底是认识的人,而且他还记得对方追在电车后的搞笑场面,对这个学弟的印象蛮深刻的。
  根本不还手的少年跌倒在地,而那群不良少年还不依不饶,有一个人甚至很猖狂地说要打断他的手。
  白夜觉得这群家伙太讨厌了,身体一跃,在其他人根本没发觉时,一脚将那个正得意笑话人的家伙踹飞了——即使变成了人类,妖怪的反应力和战斗本能并没有就此消失。
  “没事吧,海带头?”少年十分好心地问道,“你看起来好惨啊……”擦伤的脸上,青青紫紫的一大片,鼻血拖到了破碎的嘴唇上,啧!
  趴在地上哼了两声的切原赤也,低吼道:“不要叫我海带头。”
  “嘛,我又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白夜无所谓地笑道。
  切原赤也双手撑起身体,站了起来,抹了把脸,擦掉鼻子和嘴巴上的血:“我是切原赤也。”
  被白夜突兀的一脚震住的不良少年,看到学长学弟亲善友好的一幕,有点迟钝地回过神。
  “喂,你这家伙,是谁啊?”一个看起来很凶的人叫嚷起来。
  另一个人扫了眼白夜的校服,眼神不屑:“又是立海大的!”
  白夜完全无视这群人,不解地问着切原:“他们打你,你怎么不还手?”看得出来,切原赤也的身体素质和反应能力很不错,应该不至于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啊。
  海带头少年对这位出面相救的学长观感不错,乖乖地回答着他的问题:“在校外打架,如果被发现了,会禁赛的。”
  白夜了悟,手中折扇轻抵着下巴,扫视着这群不良少年,嘴角上扬:“唔,还好我没有这个顾虑呢!”
  切原赤也一边警惕地看着将他们团团围住的人,一边分心担忧着身旁这位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学长。
  “弱不禁风”的少年完全不给对方发作的机会,干净利落地直接将一群十几个人狠狠地打趴下。
  海带头少年吃惊地瞪大了眼。
  白夜打开折扇,摇了起来,嘴里发出感慨:“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和平交流的方式。”
  对手太厉害,不良少年们都害怕了,眼见对方没有纠缠不休,大家相互看了一眼,手忙脚乱地爬起来,朝着巷子的另一个出口,一哄而散。
  白夜没打算追上去,回头看着目瞪口呆的学弟,抽象画一样的脸色,让他忍俊不禁。
  “我说,海带头,你怎么惹上这些家伙的?”
  和普通的中学生打打闹闹不一样,这群家伙下手很黑。
  “不是海带头!”切原瞪眼反驳了一声,不忘解答对方的疑惑,“他们是那什么中学网球部的,是我们的手下败将。”
  “难道他们不担心禁赛?”
  海带头少年不屑地开口:“就他们那种水平,根本没比赛能打!”
  白夜轻笑,暗想,这个学弟嚣张的模样,确实有点欠揍啊!
  满足了好奇心的少年,心思再度转到先前纠结的问题上:“呐,海带学弟,带路吧!”
  “是切原赤也。”海带头少年低声咕哝了一句,“带路?带什么路?”
  白夜语气无辜:“我迷路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