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变帅的** 火希真打

变帅的** 火希真打

时间: 2014-04-04 00:11:08

一个很丑的小受翻身的故事

禁在这里也不用自己的本名,他本名王天禁,在这里他的名字是静,老板都叫他静,

同时也是他是个最趁职也最安静的保镳。因为他长的很丑,一凶起来就非常的有魄力,

只要他一个眼睛扫过去,全场的人都会吓到寒毛竖起,所以他的身材又孔武有力虎背熊腰,

所以当了燃焰的贴身保镳已经六年了。算是非常的熟稔。


变帅的**01

禁在自己的观察日记写下自己今天一整天当保镳的心得,现在他的主人燃焰可是在享受著日光浴,在这个私人的海滩,周遭都是各国的顶尖美女,到处都是惹火的性感炸弹,只要是男人都会觉得这里是天堂。

只可惜有一个人不这麽认为,那就是禁。

禁在自己的日记本写到。

「你应该玩的很开心吧!你周遭都是你喜欢的妹,而且他们又穿的很少,而且一个比一个更想要**著你,你不但是个人见人爱的家伙,出色的外表,还有多金的身分背景,真的让我很羡慕又很忌妒。而我只是你的保镳,一个长的难看,很像一只黑熊的男人,而且身体上还带著有被火舌烧伤的痕迹。我真的只能羡慕你得到的一切,为什麽我长的这麽丑,女人都不敢靠近我,除非我戴墨镜,要不然他们真的觉得我是只站著的黑熊,虽然我孔武有力,但是就是没有女人敢接近我,难道我需要女人就只能靠金钱,才有女人愿意靠过来吗?就算有了金钱,但我每次去消费的时候,都可以感觉到小姐希望块点拿到钱离我远远的。长的丑真的是一种错误吗?」

禁迅速的用著中文写著自己的感想,他的老板燃焰是个外国人,燃焰是中文名字,英文是flames,而且他的老板还有一头很显眼的金发蓝眼,又高状又帅气,一百八十二公分,还有高学历,从小家庭里就很富庶,所以算是企业家第二代,现在才二十四岁刚从学校毕业回来就开是来到私人海滩享受著夏天美女和比基尼,还有香槟。

你说一般人看到这种含著金汤匙出身的男人,都会恨的牙痒痒的不说,可是身为他的保镳禁对於主人的一切隐私都签了保密条款,要保密到家。

禁在这里也不用自己的本名,他本名王天禁,在这里他的名字是静,老板都叫他静,同时也是他是个最趁职也最安静的保镳。因为他长的很丑,一凶起来就非常的有魄力,只要他一个眼睛扫过去,全场的人都会吓到寒毛竖起,所以他的身材又孔武有力虎背熊腰,所以当了燃焰的贴身保镳已经六年了。算是非常的熟稔。

但是每次的**节还有七夕,还有新年就是禁最难敖的日子,禁其实是个很专业的保镳,因为家里非常的缺钱,所以送他去做保镳,他在训练所敖过了十八般武艺的训练,最後脱胎换骨的从训练所毕业当起合格的保镳。他一开始进来这个职务就被老主人法利特指派为他儿子燃焰的保镳,所以他当保镳已经六年了,其中的三个月是训练服务法利特,经过法利特的核准,他开始成为燃焰的保镳。

但是禁却犯了所有保镳的禁忌,那就是他喜欢上他现在的男主人燃焰,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喜欢,因为是贴身保镳,所以两个人可以说是朝夕相处不说。甚至双方连彼此的身体都看过了,所以可以说是感情就好到像拜把兄弟是的。

甚至是每回燃焰和其他有的时候不只是一个而且是好几个女人一起饮酒作乐,甚至是上床的时候,禁都要很辛苦的站在门外不准有任何人靠近。

更不要提要是燃焰和那些美女搞在一起的时候,他是怎麽新乱如麻,还有心痛的像是在滴血一样,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是他的保镳,所以他爱著他不愿意说。

但是这一切的一切有了个转机,因为禁想把存了四年的钱,因为有两年是在帮家里还债,所以只有四年的钱,他想去动整容手术!想来个脱胎换骨,这样子不但有女人愿意追他,而且他也可以展开不一样的人生和待遇。

他也曾想过可以变成如此受到众人的欢迎那就好了,他喜欢的男人燃焰也能喜欢他那真的感觉会像是在梦里一样,但是这就是禁割舍不下的理由,因为要是变帅了,他想一个人重新开始新生活,不要再做保镳,做个普通人,所以他势必要一个重新开始的人生,只是这个样子他就不能在和燃焰见面了,因为他要彻底变换著另一个人,谁也认不出他来。

但是他又对燃焰的感情不是好几天而是好几年,想要忘掉他真的谈何容易,更不要说是彻底让他们两个分开,所以禁对於此还是游移不定的。


变帅的**02

禁在自己的观察日记东写西写的,他的写作不间断,燃焰注意到禁似乎写的很专注,是有什麽事情那麽的有趣,可是这里明明就只有一堆美女和自己,那麽该不会是禁在写一些对於美女的感想吧!禁这样禁欲的男人,长的就像是头野兽,说是熊还是好听一点,但也因为他长的这麽凶恶,所以要趋赶观众的时候他的出现真的是有够好用。

「你写什麽啊静,拿来给我看看。」

禁完全不感违逆著自己的主人,他的主人就是天,就是地,老主人法利特更是太上皇,再加上他是个称职的保镳,所以对於主人的要求他一像是有求必应的。

禁把自己的观察日记递给他看。

「你写什麽东西啊!都是中文字我看不懂,你念给我听。」

禁假装听话的用中文一句一字的念。

「静,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你念英文我怎麽会懂,要不是你把这些字翻成中文跟我说。」

禁只好念英文,但是他翻译的却变成。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适合来度假,能和主人一起来私人海滩享受这样的日光浴,真的让我感觉的好感谢。」

燃焰觉得这些话静竟然写了这麽久,於是他拂袖而去的说。

「不用念了,你怎麽连写感想都这麽八股呢,我还以为你是对什麽有兴趣,你要的话可以我赏给你啊!结果你竟然写一些很无聊的东西。」

禁是故意惹怒主人生气的,因为他知道他要的东西主人永远都不会给的,可是那却是自己这一辈子所渴望的。

「那如果我喜欢··主人···的女人,主人你也会赏给我罗!」

禁大声的喊出这句话。

燃焰转过身来他没想到他的禁始终是那麽忠心保护自己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麽过分又有胆量的要求。

「不错!你很有胆识,我欣赏你!」

燃焰走了过来向美女群说。

「你们哪一位愿意今天晚上陪伴我的保镳的。」

所有的美女看到禁的丑陋的长相和魁梧身材全部都静偌寒蝉的没有人敢说话,虽然这是燃焰的要求,但是出乎意料燃焰的意料没有一个女人愿意。

燃焰看到了有点生气。

「你们这群女人,都是以貌取人,是不要要是我有一天也变的像静这麽丑,或这麽穷,你们是不是就不会陪伴在我身边了,可恶!你们全都是吃里扒外的家伙,静,我不玩了,我们回去了。」

燃焰因为没有美女肯配合觉得有点拉不下面子,所以就扬言就要走,开玩笑静可是他的第一贴身保镳,他和他是真的有交情的。

禁其实心底很沉重,他说这些话只是想知道主人的心理有没有他,不是真的要主人的女人,结果燃焰的回答竟然是愿意让他拥有他的女人,这点让他很开心,可是看到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和自己有关系,用让他整个人是非常的心寒和难过,自己真的长的这麽丑吗?

难道没钱没势,就真的没有人要吗?

燃焰要走的时候,有一个酒店妹被推出来对著燃焰说。

「焰不要走吗?大家都知道这个派对是为了要迎接你,现在你走了,又有什麽好玩的呢!」

「你们全部都以貌取人,看不起我的保镳就是看不起我,这个道理你们懂吗?打狗也要看主人。」

虽然前半段禁听了很感动,但後半对被比拟成是一只狗,他也觉得很悲惨,原来自己在主人的心目中只是他的狗,只是一只狗而已。

这样的打击让沉稳的他也觉得非常的难过,但是他不是哪种表情和动作会透露出情绪的普通人,所以他选择默默承受。

「焰,不是我们以貌取人,而是你的保镳真的长的太丑了,要市比普通人还差还可以接受,可是长的像熊,那他再玩乐的时候,是不是连叫声也像黑熊一样。」

酒店妹口不择言的说。

全场的人到是因为她这样说,整个就是笑翻天了。

燃焰很生气,但是大家都在笑,就连其他的保镳都在憋笑他看的出来。

但是让他不解的是为什麽禁也在笑。

禁故意笑的很大声,虽然他内心其实滴血如注。

「主人不是他们不愿意,是我真的长的太丑了,主人你还是继续玩乐,我区区一个小人物小角色保镳,不应该打扰到你的玩兴的,这点是我失职了。」

禁压抑的说。

燃焰不是不懂他内心一定有受到创伤,但是他却没有办法帮他。

所以燃焰那天晚上并不是很愉快。


变帅的**03

禁一大早就去叫醒著燃焰,因为昨天狂欢的时候,燃焰喝了很多的酒,所以应该还是在宿醉中,女管家送来禁所吩咐的醒酒汤。

禁知道会又这麽样的状况发生,所以很早就准备了这道精心烹调的醒酒汤,要让主人醒酒也醒胃,才有胃口和主人的朋友相约去吃饭。

燃焰低头低咒了一声,昨天晚上因为禁的事情,所以他没有很愉快,所以他就没有和里面的美女上床,倒是因为在派对前喝了不少酒,所以感觉到有点难受。

禁一脚敦著另一脚跪著把醒酒汤送到主人面前,还很细心的拿著汤匙问著主人说。

「主人有需要我喂你吗?」

听到这句话,燃焰张开眼睛,迅速清醒了过来。

「不要我要自己吃,管家把我的衣服拿过来。」

听到燃焰这麽说,禁知道自己的主人恢复了精力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燃焰很快的就著装完成。

他一口气辜噜辜噜的灌了醒酒汤。

然後把盘子还给管家,命令她退下,所以在这个房间只有燃焰和禁。

「静!你老实说你昨天有没有很受伤,他们竟然没有任何一位美女愿意陪你,因为这不是我的私人海滩,是雷斯的地盘,所以要是回去了,我就随你高兴的找你喜欢的美女送你。」

「主人不用了啦!反正我早就习惯了,而且回到国内搞不好还是一样没有女人愿意陪我。」

「你怎麽这麽说,虽然你很丑,但是我看的出来你有很多的优点胆大心细,做是认真,而且又从来不出差错,像你这样正值的随身保镳,世界难寻啊!」

听到主人燃焰这麽说,禁其实是非常的感动,主人竟然还会称赞他,只要这样就够了,他就新满意足了。

「对了,静,你现在已经二十九岁了吧!因为明年你就要满三十,所以我有印象,是说静,你想不想要有老婆,或是想交往的对象,我可以帮你徵婚,因为在国内我相信一定还是会有不会在意你的长相的美女,所以你不要放弃对自己的希望。」

一听到主人要帮自己婚配,禁内心又更沉了,但是他没说什麽,只是静静的说。

「可是要找这样的女人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我自己很丑,我自己知道,所以要是真的有这样对象的话,搞不好我也不喜欢。」

「为什麽不喜欢?」燃焰迅速的问。

「因为他搞不好比我还丑。」

燃焰听到这个笑点笑的直流眼泪。

「不错啊静,你也会讲笑话,这是你讲的少数不是笑话的笑话,这个真的好好笑。对喔!我还没料到有可能对方长的比你还丑。」

禁只是安静的陪笑,因为他内心有多麽的伤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燃焰笑完之後,迅速的为自己打理好仪容,然後和禁一起离开房间,去拜访雷斯的家。

///////////////////////////////////

雷斯喝著下午茶听著燃焰抱怨著昨天再他的海滩就是没有美女愿意陪禁的,所以他觉得很扫兴。

雷斯看著禁的长相,缓慢的说。

「你有没有可能太急躁了一点,你对静很熟,可是其他人见过他没几次,就要其他人喜欢他愿意和他上床,太抢人所难了。」

燃焰不爽的说。

「可是静是我的保镳耶,竟然没有人愿意以身相许,要是我的话,她们每一个都愿意啊!」

「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想要把静推出去给别人,却又推不出去,这样子不是让场面很难堪吗?」

「可是··这次是静自己开口要求要我的女人,你不知道静平常有多安静,这是他第二次跟我开口要求东西,我怎麽可以不给,静就像是我的拜把兄弟,他说什麽,我就一定要办到。」

「燃焰你这样的个性太不圆滑了,你将来可是会成为重要的大人物,可能是下个商业钜子,所以太过於讲义气的行为很有可能会害到你自己,你知道吗?」

雷斯是房地产商人,比燃焰大好几岁,所以个性也比较老练和纯熟。

燃焰张大眼睛看著雷斯说。

「可是静跟了我六年耶,这段时间我和他已经是像亲兄弟一样。」

「那要是你破产,没钱请静来做你的保镳,你问问静还愿意当你的保镳吗?所以你别傻了。」

「可是··那不一样!」

禁主动开口对著燃焰说。

「雷斯先生说的很正确,我毕竟是雇佣的关系,所以还是谨言慎行比较好,主人不用再议我,都关心一下自己的言行吧!」

「静,怎麽连你也这麽说。」

「我说的和雷斯先生说的一样是实情啊!」

禁不慌不忙的说。


变帅的**04

结束了与雷斯的下午茶。

禁和主人漫步於雷斯的花园里面,里面有很多很香的花草。

燃焰其实是很在乎禁的感受,因为对他来说禁就像是家人一样,所以就算雷斯这麽说。

他还是打定主意要对禁好。

「静你有什麽需要,尽管告诉我。我会两勒插刀站在你这边的。」

禁其实很感动,但是主人要是知道自己这个又丑又穷的男人竟然对於他自己有非分之想的话,他很有可能会被主人一辈子厌恶,所以他探视性的说。

「我要的主人给不起的,因为我要的就是主人要的,如果主人有什麽吩咐的话,我会尽全力来完成的。」

「静,我就是喜欢你的忠心耿耿,再者麽样你都不会忤逆我的意思,让我感觉到很自由。」

「主人你是天之骄子,想要的东西都可以得到,而我只是为不足到的奴才而已,只是要是有这麽一天我不在主人身边,希望主人可以不要学坏,因为主人毕竟还很年轻啊!」

「静,你说这句话是什麽意思啊!我当然不会学坏,为什麽你会这麽说。」

「我的学坏是只去做坏事,例如去豪赌,要不然就是强迫别人发生性行为,要不然就是看别人不爽就去攻击别人。」

「····,静我觉得你在对我说教,因为这些事情我都有做过。」

「····,我只是个奴才,要是主人真的想要做,我是无力阻止的,不过主人现在还太年轻,所以年少很轻狂,只是希望主人成熟之後不要在这麽做就是了。」

「静你喜欢我吗?我说的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作为主人和顾佣的那种喜欢。」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边缘的问题。

但是禁迎刃有馀的说著机械似的话。

「喜欢是喜欢,可是主人你有的时候真的是很残忍。」

「我哪里有,我对你超好的。」

「但是要是我一天背叛主人,或者是不再主人的身边,依您的个性一定会暴跳如雷吧!毕竟你就像是个皇帝,只允许自己放纵,不容许别人出轨。」

「静你是怎麽了,老是说要离开的话,不过你是我的顾佣,没有我的命令我不准你离开任何一天听到没有。」

这样霸道恨行,也只有自己的主人燃焰才做的出来吧!不过他其实喜欢的就是主人对带著自己喜欢的对象就会无比对他好,但是他又很怕主人的生气,因为主人也是赏罚分明的,要是做不好还是会处罚他。

「可是主人注定有一天还是会和别人结婚生子吧!」

禁脸色一沉,缓缓的说。

「那又如何,只要我不解除你的顾佣身分,你还是我的保镳。」

「可是那个时候,我可能无法在待在主人身边了。」

禁沧凉的说。

「怎麽会,你是怕新的女主人也就是我老婆会不喜欢你吗?你放心绝对不会的。」

「可是我长的这麽丑,主人你是从小看到他,所以已经有免疫了,可是其他人可能没有办法接受我的长相。」

「静要是你一辈子都在担心这种事情,你是不会快乐的,所以放轻松吧!这里的花草真的很香,还可以提炼精油,我真羡慕雷斯这麽的有钱,我现在要用钱,还要被管教,真是有那麽点不自由。」

「等主人正式继承集团之後,这些束缚就会取消了,所以请主人好好加油。」

禁只好把话题转到比较轻松的方面。

「不过主人不是还要参加今天晚上的舞会,很多名流都会参加,我也会好好看顾你的。」

「嗯!我也没想到到雷斯的海滩渡假,行程会这麽晚,还好我从小就有锻鍊舞蹈,所以这种事情没有问题的。我会跳很好看的舞给你看。」

禁想了想说。

「主人的舞蹈基础很好,不会被女人的高跟鞋采到,要是我就常会碰到这样的情况。」

其实不是禁的跳的舞很差,而是他长的太丑了,所以他的舞伴都想离他远一点,就会故意踩他,假装不会跳就带过去了。

「静其实你是个很忠心的男人,要是你真的长的再好看一点,我就做你的兄弟,带你吃喝玩乐游山玩水。」

禁感动的说。

「现在能陪主人这样一起参加活动,我已经很感谢了,主人不嫌弃我的长相,还对我这麽好,我已经铭感五内了。」

「静,有的时候我觉得你因为长相受到这麽多的不方便,真的是很可怜,你有没有想要动整容手术过啊!」

「我长的很丑,在怎麽整也不会多漂亮到哪里去吧!」禁没想到主人会问这样的问题,赶紧乎巄过去。

「是吗?你要是真的有需要,我可以派人去打听哪个名医给你动手术,毕竟你是个好人,我也会尽量对你好的。」

虽然是主人的好意,但是听到主人也想送他去动手术,感觉上主人也是嫌弃他的丑,让禁有些心灰意冷。


变帅的**05

到了晚上参加雷斯的舞会的时候,禁看到主人走进去舞会池开始要挑选舞伴的时候,他也想走过去护卫,但是就是有一帮人围著他说。

「你不准进去,雷斯的舞会条件都是要俊男美女的,像你这麽丑的人,不要进去里面吓坏大家。」

舞会的守卫这麽说。

禁一愣,他说。

「可是我是燃焰的保镳,应该可以护卫他待在他的身边啊!」

「你可以去站在观景台当个称职的守护,总之你不准去参加,因为这次舞会媒体会拍摄,还有许多大人物要来,你就去观景台吧!」

守卫强硬的把他给推了出去。

禁真的没想到因为自己的长相竟然吃到这麽多的闷亏,现在如今又没有办法进入舞会大厅,真的是让他觉得很屈辱。

燃焰在舞会当中发觉自己的保镳不在了,但是他想出去舞会的时候,又有许多人把他团团围住,开始和他聊天攀谈了起来。

燃焰最後始终没有过去找禁,因为实在是抽不开身。

禁就一个人在观景台看著燃焰独自的和一群男男女女聊天聊的很高兴,禁不经觉得有点酸楚,但是他还是尽忠职守的看顾著燃焰的一举一动。

雷斯来到燃焰的身边跟他介绍著他的好朋友,其中有一名特别美丽妖媚的女人叫红牡丹,她穿著著跳舞的礼服看起来既高雅又性感,丰满的好身材在在吸引著燃焰的眼光和注意。

燃焰对著红牡丹笑笑,没想到红牡丹倒是露出一个很妩媚的笑容,光是那样的笑容就抓住了燃焰的注意力。

红牡丹又很有肉感,在他身边不断的对他笑,简直就是在说。

「快来追我吧!」

在燃焰身边是不缺乏想要追他的女人,但是这个红牡丹特别的豪放,她一开始就选择要和燃焰跳舞,而且在舞蹈的时候,身体一直摩赠著燃焰。

最另燃焰受不了的是这位美女不但笑起来漂亮,舞蹈动作也是甩的很漂亮,而且不管自己说什麽,他都会专注露出他笑盈盈的笑容面对著燃焰。

有其是这个女人了解燃焰的幽默感又很大器,燃焰故意选择要和别的女人跳舞,她也是顺服的闪到一边,但是眼神勾勾的还是瞄准著燃焰的目光。

禁不是没有看到这一幕,但是他第一眼一就认定那个女人是非常难以对抗的狠角色,因为他没有看过燃焰身边的女人是多麽的闪亮又尽一切想要抓到燃焰的目光,而且感觉起来这样的女人很工於心计,最让他受不了的是燃焰和那名不知名的美女再跳舞的时候,脸上尽是痴迷的表情,那种表情他曾经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在燃焰的脸上看过,那是燃焰渴望想要结束自己是处男的时候,对著某一个贵族学院的女子展开追求就是这个表情。

虽然那个时候的恋情,禁只是在旁边观看,虽然那个贵族学院的女子最後被燃焰追到觉得没什麽就又甩了对方。但是自己喜欢的人是这麽样的风流,有的时候也是让人很受不了的事情。但是这些禁就还是默默的一个人承受,天知道他是多麽有渴望希望自己能有青蛙变成王子的一天,要不然他苦心追求的一切却没有得到回报的一天。

只是这样的机会只是自己的奢望,要是自己有一天真的去整形了,他一定会选择离开现在的主人身边。因为实在是太痛了,再主人身边每次都要跟著他新恋情的起起伏伏,然後自己的心情又落到没有人知道的痛苦,实在是太惨了。

燃焰对著红牡丹表演著自己的拿手舞技,两个人就像一对蝴蝶在舞会中翩翩起舞。男的帅,女的美,任谁看了都会认为是一对很配的佳偶,也就是这个时候,禁动起了自己去整形然後消失在主人身边的念头,但是他还是希望可以待到主人继承集团的那一天,因为禁总觉得主人继成集团之後,就会有新的保镳来带领他,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功成身退,只是这样子不知道还要等到什麽时候,不管如何,禁因为燃焰让他心痛的时期,真的是数也数不完。

你问他会不会恨自己的主人,禁说他只恨自己的命运,但是命运又是自己一手造成,所以他决定还是自己的问题,但是就是因为他这种不卑不抗的态度,造成了他不狡辩的个性,但这就是他的个性太刚,所以很容易被别人陷害。

禁看到燃焰吻了红牡丹,而且两个人边吻边笑,就像一对恋人一般。禁只能静止的看著燃焰的侧脸,若是他身上有手枪的话,他真的想结束这一刻,别误会他不是要自杀,也不是要杀人,他只是想弄出点声响,阻止这两个人在一起亲亲我我的。

但是他只能像是一个大黑熊般的站著不动,远远看著燃焰牵著红牡丹的手,很热切的模样,禁就觉得很想笑,笑自己的苦还有自己的命运。


变帅的**06

当天晚上,禁看到燃焰初奇的没有回到红牡丹的身边,竟然乖乖的回到自己的房间睡觉。

禁不得不承认他的内心是有高兴一下子,但是他小心翼翼的询问著燃焰。

「你不是在舞会看上一名女子吗?你怎麽没有和她··?」

「你说红牡丹,他是很辣很正没错,但是我问过雷斯了,雷斯说她是自己的女人,如果我想要的话,他可以把她送给我。」

「什麽?」禁当场非常的震惊。

「这很正常啊!雷斯有很多美女,他不在乎少一个给我!」

禁只是欲言又止,他知道他要是说多了,一定会变成他是逆麟的举动,一定会自己招致不幸。但是他真的觉得主人要是跟这些只会玩乐的家伙太近,很有可能会毁了自己的一生。

「那主人觉得这样好吗?巧夺别人的女人。」

「嘿!你想到哪去,我还没有真的要收他,因为雷斯说只要我愿意就可以了,但是我还要问过红牡丹的意见,我还没有到会因为对方要送我大礼,我就傻傻的接受,我也还是有自己的自尊好不好。」

「主人,其实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只是因为我自己长的很丑,所以我认为对方是不会答应我的邀约,所以跟我比起来主人已经是很幸运,我希望主人可以不要用玩乐的心情来面对女人,而是用谈著感情的心情,这样子恋情才会持久。」

听到自己的保镳竟然有喜欢的人,燃焰张大眼睛,说不出有什麽样的感觉,但是他其实还瞒震惊的,因为自己一像是禁的唯一奉命关心和照顾的人,现在听到他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语,当然会让自己吃惊和惊动。

燃焰思索了很久才开口说。

「你喜欢的人是谁?我认识吗?是说你的生活圈子都在我身边,你哪有时间认识女人啊!」

「我喜欢的人不知道我喜欢他,所以主人就和我共同的一起保守这个秘密吧!」

禁兜圈子的说。

燃焰是乎不太高兴。

「我们不是最好的主人和仆人吗?为什麽不愿意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谁?」

「我说了请主人不要责怪我,请问主人有好好的喜欢过一个人,到这辈子不离不弃的态度吗?如果主人没有这样的心情和感觉,请原谅我对主人隐瞒。」

「你说的是结婚的心情,但是这个离我还很远,我现在只想玩,趁著年轻有精神和体力竟然的玩,这样才是享受人生啊!」

「主人你是不知道单恋的苦,因为主人一像是像骄阳一般厉害的人物,而我只是个奴仆,要是有一天我不是主人的奴仆,那麽我会告诉主人我喜欢的人是谁?」

「好吧!好好干,只到你退休,这样我才会知道你喜欢的是谁,是说那时候稿不好你喜欢的女人已经被人追走,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不开口,我就没办法张罗帮你追他的缘故。」

听到燃焰这麽说,禁愣了一下,但随即就感到这其实是有点在他的伤口洒盐,他真的可以如同燃焰所说的做到退休吗?可能没有那个办法。

但是竟然是自已选择要喜欢上主人的,所以自己就要做到最後一刻。

「如果我喜欢的人先嫁人了,我可能会受不了打击,而选择离开主人的身边。」

禁小声开口的说。

燃焰并没有听到这句话,因为禁只是讲在自己嘴边的。

「你说什麽啊静!」

「没什麽。只是希望主人可以保重身体健康。」

「对了,静今天他们不让你参加舞会进入会场真的很过分,我已经说他们一顿,可是雷斯说他是故意的,因为他觉得我要玩乐,就应该尽情的玩乐,要是有保镳在,有的时候就不能这麽疯狂的玩乐。」

这句话在禁的心头如雷般大响。

「雷斯到底想要做什麽,先是把自己的女人给予了主人,又要主人尽情的玩乐,要是雷斯真的是另有计谋的话,那主人还年轻是很容易上当的年龄,自己是不是该提醒主人呢?」

燃焰完全不知道禁的心思,只是坐在沙发上享用著美味的陈年葡萄酒。

禁认为自己的担心可能不是空穴来风,但是面对著主人他真的讲不出口,有太多的心事压垮在他的内心,所以虽然他内心底非常的难受,却什麽也没有透露。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