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网游之基三情缘 D.Lan

网游之基三情缘 D.Lan

时间: 2014-03-22 04:14:54


全文:

剑侠情缘三=剑三=基三,纯阳=蠢羊=呆咩咩

所谓**羊卓大少的末路是,遇上已婚呆咩叔,为爱抄起小剪刀,为爱离经又叛道;

而所谓天然黑羊小叔的成功是,后有虐攻渣作者,呆咩只需平躺好,妖秀各种逃不掉╮(╯▽╰)╭

总结:这就是个作者一口狗血喷出来后,渣货煎熬成忠犬奶、呆咩被三鹿成暴力羊的故事……

过程是曲折的,结局是美好的;征途是略长的,光明在前方的~

  与君初相识

  第1章 **羊与呆咩咩

  “叮”。

  [密语][一剑破苍雷]对你说:又在洛阳门口打架?

  这条密聊随着消息提示音出现在频道里的时候,卓凌骁正操控着自己的人物砍掉对手的最后一截血。

  切磋结束,他敲字:

  [密语]你对[一剑破苍雷]说:19胜,1负

  [密语][一剑破苍雷]对你说:得瑟你妹!

  [密语][一剑破苍雷]对你说:被你一脚踏两船那两个都找上门来了,赶紧给我想办法弄走,  老子毕业论文还没搞完呢,烦死了。

  卓凌骁不由勾起嘴角:

  [密语]你对[一剑破苍雷]说:帮我搞定。

  频道里静了一会儿,卓凌骁趁机吸了管汽水,果然提示音再响起时直接就响成一串:

  [密语][一剑破苍雷] 对你说:帮你妹!劳资都帮你多少次了!

  [密语][一剑破苍雷] 对你说:我就说你又丢下自己电脑往网吧钻,果然又是!

  [密语][一剑破苍雷] 对你说:再帮下去他妹的全校人都要以为劳资才是你正牌CP了!

  ……

  又过了片刻,这人似乎骂够了,终于歇了会儿发过来最后一句:

  [密语][一剑破苍雷] 对你说:死骚货,接电话!

  卓凌骁撇嘴,漫不经心地拿起桌上震个不停的手机,然后清嗓……“骚货你妹,老子是1!”

  “你他妹赶紧给老子把那两人搞定,不然我揍人了。”

  “你揍吧。”

  “等你回来连你一块儿!”

  “切,指不定谁揍谁呢。而且你现在肯定比他们两加一块儿都吵。”

  “靠,你还有没有下限了!”

  “没。我连你都喜欢,怎么了。”卓凌骁勾着嘴角哼笑。

  “……我勒个去。”那边显然在咬牙切齿地握拳头。

  卓凌骁拿着手机顿时笑得前俯后仰。

  “算老子倒霉……”那边叹气,然后隐约传来一声游戏里密语提示的声音,片刻后对方明显  转低的音调再次响起,“他妹的。老子再帮你一次,但是你也得帮我个忙。”

  “说吧。”

  “帮我带个新手,刚建起来的角色,名字我发过去了。”

  卓凌骁看见频道果然刷新了:

  [密语][一剑破苍雷] 对你说:[三剑镇山河]

  他不由一挑眉:“情侣号?”

  “你妹,我又不是玻璃。是我小叔。”

  “……你小叔贵庚?”

  “问那么多干嘛,难道你还连我叔的主意都想打?帮带就是了。我还要搞论文,挂了。”

  “让你每次都自信满满地把任务留到最后赶,急了吧?”

  “花钱找代笔的没资格说我。”

  那边不客气地响起了忙音,卓凌骁有点失落地看了会儿手机才抬头右键[三剑镇山河],加了好友并点收徒。

  大概是一剑也跟对方沟通过了,他的请求很快就被接受,于是立刻密语这个新徒弟:

  [密语]你对[三剑镇山河]说:按U,召请我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哦

  不错,挺乖。

  被召唤到角色出生点后,卓凌骁看见了自己的新徒弟:一号脸一号头发一号刘海一号装备……这家伙外形都没选就直接进来的啊?

  感觉有些失望有些无聊,跟对方组上队后就没什么耐心地敲字:

  [密语]你对[三剑镇山河]说:赶快接好任务跟我来。

  对方却没什么反应,等了一会儿后频道里冒出这么一句话: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不好意思,我第一次玩网游,还不懂操作,给点时间研究下

  卓凌骁郁闷:不仅是大叔,还是个纯小白蜀黍,难怪杨奕那厮要塞给自己带。

  无奈,再次敲字:

  [密语]你对[三剑镇山河]说:有YY吗,上YY。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呃,什么是YY?

  卓凌骁很庆幸自己身子骨不错,要不现在肯定会吐血。

  但答应了兄弟的事却不能反悔,他只好耐着性子敲字给对方从什么是YY开始讲起……

  搞了快半小时后,马甲为镇山河的小白菜徒弟终于成功爬上了他的私人频道,卓凌骁漫不经心地带起耳麦道:“听得见吗?”

  “嗯。我呢?声音清楚吗?”

  但卓凌骁却很是愣了一下。

  ——这个声音……跟他想象中的大叔音相去也太远了吧!?怎么清澈明亮得好像……比自己还年轻?

  眯了眯眼,他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后不由回问:“徒弟,杨奕说你是他小叔?”

  “是啊。”

  “……能不能冒昧问一句,您贵庚?”

  “奔三中,怎么了?”

  卓凌骁皱眉,虽然年龄确实比自己想象的要小一些,但是这声音还是显得太过年轻……不过再一想某些已经二十有五的女人说起话来还一腔萝莉音,他也就释然了:“没什么,你接任务吧,我帮你杀怪,出了新手村好带你下副本。”

  “哦。”

  话虽这么说,但三剑这个纯纯的新手倒腾了一会儿后卓凌骁只看见他那大侠角色乱七八糟地跑了一通,下了水撞了树最后还撞了山,就是到不了NPC面前,顿时忍不住问:“你在干嘛?”

  “呃,我在熟悉控制……”

  “那懂了就快接任务。”

  “……去哪接……?”

  “找NPC。”

  “呃……什么是NPC?”

  “……非玩家扮演角色。就是头上有卷轴那些。”

  “啊?可是刚才他们都说话了啊……”

  卓凌骁再次气血攻心:这不止是个小白菜,还是个大白痴!?杨奕你是存心想气死我吧!要把这么个徒弟拉拔起来那何止是任重道远啊!

  这么想着的同时他几乎开口就要吐脏字,但转念一想又觉得反正自己无聊,有这么个徒弟刚好用来消遣,便压了压火气直接在地图频道敲出来行字:

  [地图][**羊]:你看我说话的字体颜色。

  “哦……玩家的地图频道是粉红色的啊。不好意思。”那头的人话语里带了点笑音,“对了,你是杨奕的室友?”

  “嗯,卓凌骁。是骁骑将军的‘骁’,跟凌霄峡半点关系没有。”忽略了对方是个新人的某老鸟很惯性地自动强调。

  “凌霄峡?”对方果然没听懂。

  卓凌骁恼恨地拍了下自己额头:“这游戏里的一个副本名称,很快你就知道了。”

  “哦。我叫杨蔚然,蔚然大气的那个蔚然。师傅还请多指教啊。”那个纯澈且温柔的声音笑起来。

  笑得卓凌骁莫名其妙的都跟着有了好心情:“包在我身上。”

  他做出很豪爽的口气来。

  让三剑直接点了跟随,卓凌骁凭着记忆很快带他跑完了稻香任务,徒弟终于十级准备出村的时候,他问对方:“你起这名字是也准备玩气纯?”

  “气纯?我只知道纯阳,名字是杨奕帮想的……”

  “纯阳分剑宗和气宗,剑宗是外功近战,气宗就是我这样的,镇山河也是气宗独有技能。”

  “嗯,那就气纯好了。”

  “嘿,看师傅帅了是吧?”

  “是啊。”

  那个明显带着欢快笑意的声音让卓凌骁一愣,本来想**对方却被对方过度直率的性格给顶了回来……感觉忒不爽。

  “可惜看你这呆样子,离为师的境界还有八辈子距离呢~”

  再次欺负回去。

  “唔……我会努力学的,你别嫌弃我啊。”

  “……”

  ——那个可怜巴巴的口气和软绵绵的声音……卓凌骁无语扶额,小叔大哥,难道你是个极品腹黑而被**的其实是我!?其实你是天生的道家气宗一身太极功夫四两拨千斤!?

  “……传送长安吧。”

  卓凌骁感觉前所未有地无力。

  ——还是速速把这家伙带毕业了好放生吧。

  目送着徒弟上了马车离开稻香,卓凌骁也很快进入了读条界面。然而耳麦里却突然冒出来一声惊叫。

  “啊!”

  “怎么了?”你才刚启程上路呢应该马车都没下吧,别告诉我游戏还为了你这呆子开放了跳车摔死这种特殊待遇。

  

  第2章 两羊之惑

  “呃……没什么,刚才有人从路旁跳出来,还以为碰上拦路抢劫的了……”

  “……这只是游戏。”卓凌骁默然。

  “但是他跳得好高跑速好快,怎么办到的?”

  “大概是轻功。特效什么样的?”

  “没看清……脚下踩个陀螺还是螺旋桨?”

  “啊?”卓凌骁又愣,想了一会儿忍不住笑出来,“那是七秀的蝶弄足,陀螺……哈……也确实是陀螺……我说,你还担心被妹子打劫啊?”七秀号称纯女性门派,决不可能出现男号的。

  “唔……太快没看清……”

  卓凌骁不理他,继续不客气地嘲笑:“小菜鸟,你这样的就算成了纯阳也是只标准呆咩。”

  ——这个等式是这样的:纯阳=蠢羊

  但蠢羊这字号用来称呼自己徒弟毕竟不太好听,何况自己也是个纯阳,于是卓凌骁又掰出来这么个等式:蠢羊=呆咩咩。

  至于为什么是呆咩咩而不是呆羊就算了,那当然是因为跟以前帮里的妹子们插科打诨多了,语言习惯都被影响了,偶尔还会卖卖萌了。

  后来,直到很久以后杨蔚然已经继承师傅衣钵长成了一只全服知名的**恶人羊,呆咩这个爱称都还是一直跟随着他,甚至跟到了现实里。

  接着,磕磕碰碰地又奋战了一段时间后,杨蔚然却在升破十四级时说自己要睡觉了第二天还要早起上班。

  卓凌骁一看时间,靠,23点,想起来学校宿舍也快锁门了,于是二人告别。

  ——为什么不在外面自己租房子?

  笨,不知道男生宿舍对GAY来说是天堂啊。

  直睡到11点卓凌骁才起床,11点半开电脑上线,发现那小徒弟杨蔚然已然15级,但还没有拜师入派。

  右键之,组队:

  [队伍]**羊:怎么还没有入门派?

  [队伍]三剑镇山河:这,两仪门怎么过啊?

  卓凌骁的嘴角立即扬了起来,一边登上前往纯阳地图的马车一边高声说给翻着资料敲着字的杨奕听:“你那个小叔也拜倒在两仪门门柱下了。”

  杨奕——也就是一剑破苍雷这时候回过头来,还是那种慢悠悠的语速,不屑淡道:“他也才刚接到任务吧。”

  卓凌骁撇嘴:“叔控。”

  然而他这两个字刚完,角色也刚读条完毕在纯阳下车,队伍频道却立刻跳出来了系统提示:

  三剑镇山河已完成任务[两仪之惑]。

  很快队伍界面也有了反应,是三剑镇山河傻兮兮的笑:师傅,我完成了。

  说起来这家伙目前的级别可以说全是卓凌骁帮忙升上来的,看来自己完成几个任务都让他兴奋起来。

  白了一眼对面铺的“叔控”,某人莫明不满地喃喃着“居然不是很笨”这种话,再次敲字让三剑上YY。

  “早啊师傅。”正式成为一只呆咩的三剑依旧礼貌得有点循规蹈矩的味道。

  “早。”卓凌骁随意地应。

  这时,频道里又多出了个马甲“破苍雷”的人。

  卓凌骁挑着眉扭头看了眼还没关文档的某人问:“论文不赶了?”

  “剩下的很简单,不急,来跟你一起带带人,免得你太欺负他。”

  当然,杨奕的YY向来是ctrl控制发言的,但卓凌骁可不是。于是两人的对话此刻都从他这边被杨蔚然听了去。

  出乎卓凌骁意料的,耳麦里立刻响起了一声大吼:“杨奕你吃早餐了没!没有就去,然后认真写论文!带我有你同学呢!”

  杨奕无奈了,卓凌骁愣了。

  杨奕无奈是他确实没有吃什么早餐——早什么啊,他比卓凌骁起床早不了多少,勉强算也是十点半的事情了,两个人都直接叫外卖了已经。

  而卓凌骁是结结实实被吓了一跳的。他此刻唯一的感觉是:哟,这还真是杨奕他长辈呢。

  看着挫败的杨奕居然真的乖乖站起来热牛奶去了,他忍不住笑眯眯地对着麦克风掐住一嗓子腻歪到死的狗腿声音说:“小叔~您威武~怎么镇住杨奕那厮的,教我两招呗~”

  “呵,哪有什么招,我毕竟是他叔嘛。”那边又恢复了一贯的太极模式。

  卓凌骁暗地里“切”了一下,然后也调整状态:“得了,我带你去升级吧,下本或者就近刷密集怪点都行,看你愿不愿意跑。”

  “嗯……我想做任务。”

  “啊!?”

  “唔,其实我觉得这游戏的任务挺好玩的……”

  “这样……”卓凌骁嘴角抽了一下,感觉很是受伤。想他一只**气纯骑着恶人大黑马全套威望红裤衩,走哪都是拉轰一阵的好不好;虽然不爱下副本但副本装剑茗也是好歹四件了的好不好。谁不是哭着求着对他喊“哥哥求包养”啊!?

  现在居然被嫌弃了!?

  我……

  “知道了,你好好玩,有需要的时候叫我。”

  眼角余光瞥见杨奕正端着杯子站在一旁看着他,卓凌骁硬生生把满肚子不快全给咽了下去。

  ——谁让你是他家长啊!靠!

  说起卓凌骁,不仅在他们学校,哪怕整个城市里都是有点名气的。

  一来,因为他确实长了副足够妖孽的皮囊,随便穿身什么都能穿出身极具压迫感的贵族气质的那种,还留着一头长发,走哪飘哪招摇到哪;二来,因为他是个GAY,帅气的GAY,帅气且有钱的公开的GAY,非常纯然的1.

  但他的花心他的渣,跟他的帅气多金和纯种攻同样出名。

  所以卓凌骁至今记得,大一当他决定在学校住宿的时候,同一专业的男生们都跟见了鬼般争先恐后地给宿管员和校后勤们送礼献殷勤。最后满脸淡定地拉着行李到了对面铺的就是杨奕。

  徒弟不让带,作为一个第一次当师傅的气纯,卓凌骁再次无限寂寞地控制着他的**羊飞到了昆仑巡山。

  其实,威望套已经齐了,声望也早都毕业了,人头什么的早就收得手软了,巡山对他来说除了找揍真的是没什么意思了……

  看着世界频道沸沸扬扬的副本叫组信息,某自封**羊的家伙陡然觉得自己跟独孤求败是灵犀相通的——而他也很直接很骚包地跳上玉虚峰后对着昆仑的雪发了会儿呆,接着在世界频道敲出去一句话:

  [世界][**羊]:游戏,真他妹的蛋疼如血啊。

  然后世界进一步炸锅了。

  [世界][笑笑]:花X病?

  [世界][小甜妞]:这位哥哥,你错别字了O(∩_∩)O

  [世界][**羊专杀]:赶紧包扎一下——要不,我帮你切了,一了百了?

  ……

  卓凌骁很淡定地用扣扣截图将这些人一一拍照留底,心想什么时候路上碰见了就加仇人玩玩。突然……

  “叮。”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怎么了?

  卓凌骁一皱眉,直接麦克风说话:“怎么突然改敲字了?”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老板到公司了,不敢用耳麦。好在办公室隔音,外播他反而不知道。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刚才他还隔着玻璃朝我招手呢,呵呵。

  “哟,还是管理级别,不错。”卓凌骁调侃,然后想了想道,“以后别这么呵呵呵地笑,这是现在公认最傻X的笑法了好吧。”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那怎么笑?

  “这样……咳,听着……嘿嘿嘿嘿……”

  [密语][三剑镇山河]对你说:……我怎么觉得你那更傻

  卓凌骁默默握拳,回头又看了眼正在喝牛奶的杨奕,继续忍:“那啥,我实在无聊,不如陪你一起做任务吧。”

  “好啊,这里地图真复杂。”

  “你怎么又说话了……”

  “老板又走了,嘿嘿。”

  某人又是意外了下,然后才反应过来,却不说多什么,只道:“召请为师回去吧,昆仑,实在很冷啊。”

  “纯阳也很冷啊。”

  “有你在,没这么冷,嘿。”

  卓凌骁边说边笑,同时却想着,难道真是你们杨家一门皆克我?

  

  第3章 你我都是呆咩控

  “有你在,没这么冷。”

  这句话说完后,笑着的妖秀就接到了三剑发来的召请。而他完全没注意到徒弟此时的沉默无语,只乐呵呵地飞过去准备顺道再次体验一把当初跑门派任务时的感觉。

  卓凌骁确实是很偏爱纯阳地图的,这里的高山深谷、壮丽长空让满眼的雪白都显得不那么寂寞,即有着不同于昆仑的清艳,却也不失气贯长虹的洒然出尘。以至于他经常在想如果现实里真有这么座道观他还真挺乐意尝试下清净修道的路子。

  但是很快,他发现这项陪着徒弟做任务的差事远不如他想象的轻松。

  到了纯阳地图,升级任务就远不像稻香村和新手镇那样简单了,而且昨天他的目标很明确,经验足够三剑升到15进行下一步就好,因此对方接任务完全是按着他的指示来的。

  但今天,三剑是要自己享受跑任务的乐趣,于是看见什么都会接,各种主线支线任务乱七八糟地背了一堆。

  更重要的是……

  卓凌骁:“还没到?到底是打哪种怪啊,任务发出来看一下。”

  杨蔚然:“哦。”

  卓凌骁:“……我怎么记得那是反方向那边的怪……”

  ……

  卓凌骁:“到底什么任务啊要来莲花峰……”

  杨蔚然:“莲花峰!?这里不是思过崖!?”

  卓凌骁:“……你会不会看地图啊……”

  ……

  卓凌骁:“喂喂,回去交任务的话是左拐哦……”

  ……

  卓凌骁:“徒弟,于睿在你后面……”

  ……

  ——杨蔚然他,似乎是个完全的大路痴,就算放女性里也很罕见的那种程度。

  暂时关了麦摘了耳机,卓凌骁终于忍不住揉了个纸团回头砸到杨奕后脑勺上,然后一脸阴郁地瞪着回过头来的对方。

  杨奕按着太阳穴皱眉:“干嘛,要是什么屁点大的事情老子废了你。”

  “你在整我吧?”

  “啊?”

  “让我带这么个人,你其实是在整我吧!?靠!哪有快三十的大男人说话这个音调还连跑个任务都迷路的!老子很没耐心的好吧!”

  “……你不想带了?”

  “……”

  “那别带了,反正他大师傅是我,等我有空自己带。”

  “……”

  “切,让他跟着你我才不放心呢……”杨奕显然是没心情跟某人多纠结,嘀嘀咕咕地念着就转回了头去。

  “喂……”卓凌骁终于没火气了,此刻占据他脑壳的变成了满当当的好奇心,说起来,杨奕平时跟任何长辈说话都不怎么客气给面子的,能对个呆呆的小叔这么上心……“你平常荤素不吃男女不爱的,难道其实是因为已经有了杨蔚然?”

  “我呸!”杨奕猛然站起来狠瞪卓凌骁,“你那脑袋瓜子有空能不能清一清,至于脏成这样吗!我是跟着杨蔚然长大的,所以对他你给我放尊重点!”

  卓凌骁静了。

  其实平常比这更过分的玩笑他都经常跟杨奕开,但对方不是混不在意就是流氓回来,这么认真正经的杨奕他还真没怎么见过。

  ——突然觉得……挺有魅力的嗯。

  卓凌骁在心里玩味地想着,倒也难得乖顺地点了点头:“知道了,就是玩笑而已,别当真嘛。”

  看着另一人还是有些不爽地重新忙起自己的事,他勾了勾嘴角重新戴上耳麦,以十二万分热情重新投入到了徒弟养成的伟大事业中去——能让某臭屁得不得了的家伙这么毕恭毕敬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他决定要好好研究一番。

  **羊没在战争地图或洛阳门口出现已然第五天。

  于是,有些比他更容易蛋疼的人感到寂寞如血了。

  [世界][**羊专杀]:亲爱的**羊,你在哪里啊在哪里,人民大众需要你啊需要你T T

  [世界][流浪儿]:+2012

  [世界][基侠情缘撒]:同想念。亲耐滴,我错了我不该跟你闹别扭,快回来跟我相爱相杀吧T T顺道悬赏此人行踪,线人举报一次100G

  [世界][风声]:我表示,基侠你失恋了。他最近都跟某小师弟在一起陪着人家跑任务呢。

  [世界][**羊专杀]:陪人跑任务!我的狗眼被闪瞎了吗!?

  [世界][流浪儿]:+2012

  [世界][雁虞楼楼主]:我表示怀疑楼上两个有JQ……

  [世界][基侠情缘撒]:卧槽!谁敢横刀夺爱!有胆报上名来!想阉了老子么!?

  [世界][风声]:线人再次表示,此人名字[三剑镇山河],奖金寄给我就行了谢谢惠顾。

  [世界][被逼剃毛]:……那真不是一剑的精分?

  [世界][流浪儿]:原来如此

  [世界][**羊专杀]:+2012

  [世界][基侠情缘撒]:亲耐滴,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嗷嗷嗷O(T_T)O

  ……

  此时蹲在一边等着徒弟交完任务的卓凌骁看着频道一阵暗笑,想了想觉得不妥,刚开口对杨蔚然说了个“徒”字,世界频道却已然刷新:

  [世界][三剑镇山河]:他只是我师傅,而且我是男的。

  于是某群人反应更快地开始了疯狂刷屏:

  [世界][被逼剃毛]:不是一剑!?

  [世界][基侠情缘撒]:豁然开朗!亲耐滴骚骚,等着我把你抢回来吧!

  [世界][**羊专杀]:楼上自重,骚骚是我的。

  [世界][流浪儿]:……

  [世界][**羊专杀]:浪浪别担心,我是你的。

  ……

  卓凌骁好一阵无语,许久后才无奈出声:“呆咩……你说你跟这群人较真个什么劲儿……”

  “……我不知道会这样……“杨蔚然在那边显然也相当纠结。

  “被很多人加了仇人吧?“

  “嗯……“

  “唉,你以后更不能离开师傅了,乖乖安分地跟着我吧。“卓凌骁阴笑。

  因为这几天他发现,静下心来的话,带着这么只小羊羔其实真的挺好玩,有趣的事情很多,至少游戏生活远比无穷无尽的打架来得丰富。

  他开始变得乐见杨蔚然出糗,然后更高兴自己能光明正大地损他**他,即使有时候会被不着痕迹地赌个半死——好吧,其实连这种添堵他都觉得挺有趣,让他不禁怀疑起自己其实是个M来。

  然而……

  “哦,说起来,忘了告诉你个事儿。“

  “啊?“

  “我明天开始要出差,大概有半个月不会上游戏。“

  “……那么长,什么破差事。“

  “呵呵,工作嘛,经常的。“

  卓凌骁撇了撇嘴,不放弃:“出差也要带电脑也要上网的吧?“

  “嗯,不过大概不会上游戏,到时候会很累的,而且我的手提也拖不动剑三。“

  “哦……“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