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边哭边爱 落寂

边哭边爱 落寂

时间: 2014-01-30 11:08:19


对他的爱,是他这一生最想坚持的事情……

泪水总因为他,只有他,不自觉的滑落,到底是他们……

楔子 离开

  其实分离是一个不得已的决定,可是看著他纯净的睡颜,高文真的不愿意离去,一旦想到他愤恨的眼光,整颗心都揪痛起来,手像有自己意识般爬上那流连万千的肌肤,泪滴落在洁白的床单上,晕染开,形成微黄的泪花。
  
  迈起沈重的步伐,他走一步就会头望一望,究竟是害怕他醒来,还是期翼他醒来,他自己都不知道。
  
  熟睡的他一直都没有醒过来,站在门口,最後一次回首,高文紧紧的咬住下唇,生怕呼喊声由喉咙中冲出。
  
  面对著已经关上的门,他将手轻轻的放在门把上,一次,又一次,曾经千百次做过的动作,在这一刻变得生疏起来,他握不住……
  
  静静地站立著,身後不知何时多出一抹修长的身影,陪著他。
  
  “文,何必呢?”轻轻的搭上高文的肩膀,楚昊安慰著这个伤心欲绝的男人。
  
  作为他们俩的朋友,他看著他们相爱,冲破世俗的眼光,再幸福即将来临的时候,高文找上了他,让他帮忙。
  
  然而,他提出的要求,让他十分费解,直到现在楚昊依旧不解。
  
  他本不想答应,可高文不断的恳求,在他那泣不成声的恳求中,最後他被迫答应。
  
  溢出口的不是对他问题的回答,是止不住的泣吟,转身靠在楚昊的肩膀上,高文再也忍不住。
  
  他真的好舍不得,他一点也不想离开,里面睡著的是他今生最爱的人,一个他以为可以和他相伴到老的人!
  
  他会忘记他的,他知道,他没有他依旧会活的很好,只是没有了他的自己将如何生存。
  
  “我们走吧。”高文退离楚昊的肩膀,提起放在一旁的简易行李,率先离开。
  
  不同於刚刚在屋里的缓慢,这回高文的脚步十分迅速,好像後面有什麽东西在追他一样。
  
  “你在这里好好休息,有什麽需要的话可以打我电话,我会帮你送过来。”楚昊和高文站在一间简陋的平房当中,墙壁上剥落的油漆,客厅当中那把缺了一条腿的椅子,处处显露出这间房的朴素。
  
  一点也不在乎自己将身处什麽样的环境,高文放下行李,坐在客厅当中唯一能做的那个破旧的沙发上,示意楚昊,“谢谢你,我知道你很忙,你可以先走,我一个人没有什麽关系。”
  
  “那好,我先走,你好好休息。”楚昊实在不知道应该怎麽和这个高文相处。
  
  现在的他一点也不像他认识的高文,以前的高文总是挂著温和的笑意,而如今,他就像一个布娃娃。
  
  站在玄关处,楚昊问出了心中最想问的问题,“文,你和罗森之间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
  
  “……没什麽。”停顿的一下,高文露出虚弱的笑容,回答著楚昊。
  
  “是吗?”知道自己问不出什麽,楚昊关上门,离开。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举目望著四周的空荡,高文的眼角再度湿润。
  
  感受著溢出眼角的温暖,高文有些讥讽的笑了,要多久才能将体内的泪水流干呢?
  **************
  贺影的快到结尾了,发新文来缓冲下~
  希望大家喜欢~
  多给点指点的啊~


边哭边爱 01

  站在落地玻璃面前,罗森一手插在口袋里面,一手将散落在额际的头发往後拨去,露出光洁的额头。
  
  “给。”楚昊由左边的迷你吧台中走出,将手中的高脚杯递给罗森。
  
  两只半满的酒杯在空中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干杯。”两颗後仰的头颅,顷刻间,酒杯中的酒消失不见。
  
  “有什麽消息吗?”罗森低头望著杯中残留的一丝深红,充满磁性的嗓音带著点期盼和一丝的恨意。
  
  望著身旁的罗森,楚昊有些想笑。
  
  当年是他帮助高文离开罗森,而如今也是他帮助罗森寻找高文。
  
  “如果你找到他,第一件事想干什麽?”
  
  “有消息了吗。”无意识的转动著手中的酒杯,罗森望著那丝深红在他的控制下缓缓流出酒杯,滴落在脚边的地毯当中,远远看去像是一朵朵红花镶嵌在洁白当中。
  
  “还没有,我只是问如果。”没有阻止罗森在**自己地毯的动作,反正某人不久之後就会收到自己寄给他的账单。
  
  他老早就想换一条新的地毯了,现在省了一笔费用,何乐而不为呢。
  
  仔细的打量站在身边的这个男人,他在短短的几年里凭著坚韧的意志力,和过人的手腕,在商界里面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被那些人称为“阎罗”,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寻找一个莫名消失的人,高文。
  
  “找到他,第一件事?”听著楚昊提出的问题,罗森陷入思考当中。
  
  他没有想过当他找到高文之後第一件事要干什麽,他只是想知道为什麽他要离开,不再爱了,他可以清楚明白的说出来,他不会去阻拦他,哪怕再怎麽痛苦、难受,毕竟他爱他。
  
  可他为什麽要选择消失呢?这是他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无论是什麽样的理由,他都不应该这样一声不响的消失,他不知道他会著急吗!
  
  当年,当他从睡梦中醒来,发现他不见了,所有的衣物都背带走的那瞬间,他脑中像是有什麽东西突然间爆炸,他询问了他所有的朋友,在他那样疯狂的情况下,楚昊最後来告诉他,是他的要求,他气极了,狠狠将楚昊扁了一顿,逼著他带他去找,可他们来到他暂住的地方时,却发现他早已经离开,只留下一张感谢楚昊的纸条。
  
  那段时间他像疯子一样,整天浑浑噩噩,心中的怨气十分强烈,时不时的去寻找楚昊的麻烦,在楚昊忍受了他一段时间之後,他反击起来,他们那场架打的十分激烈,最後反倒是楚昊胜利了,他说,“你只要有足够的财力,难道还怕找不到他人吗!”
  
  找出他,这个念头成了他前进的动力,他很努力很努力的赚钱,放弃一直喜欢的教书的工作,下海去经商,为了成功,去使那些曾经不屑的手腕,只是为了有足够的实力去寻找他。
  现在的他可谓是功成名就,然而他呢?
  
  你,究竟在什麽地方!
  
  默默的在心底问著这个问题,握著酒杯的手用力,“啪”的一声,酒杯在他手中碎裂,殷红的血由他的攥成拳头掌中滑落。
  
  “好一阵子没有见你发疯,你也不用突然间吓我。”看著他流血的手,楚昊怕怕的拍了拍心口,好像要把受到惊吓的心安抚回去一样,边说边进去寻找一下不知道被他丢到何处的急救箱。
  
  他大老板时不时疯癫一下,他跟在後面那工资养家糊口的小人物当然要鞍前马後的做好一切措施,确保金主的安全。
  
  是的,他楚昊现在跟在罗森後面一起工作,是一个看他脸色说话的小人物。
  
  “不用了,我一会儿就回去了。”看著抱著急救箱走过来的楚昊,罗森摇摇头,表示他不用包扎。
  
  疼痛使得他变得更加清醒,也让他有活著的感觉。
  
  “就算回去,也得先包扎。”不理会他的动作,楚昊坚持的拉出他受伤的手,毫不怜惜的将半瓶双氧水倒了上去,“哼,自虐的人就好好地惩罚一下,现在他不是老板,是一个老朋友。”
  
  “你!……”剧烈的疼痛让罗森皱起眉头,他冷酷的看了一眼楚昊,可他面前人只顾忙碌的低著头,才不理会他冰冷的眼神。
  
  “好了。”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楚昊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看著自己的手被包的像个馒头一样,哦,不对,馒头上是不会有蝴蝶结的!
  
  “我受伤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要找我。”看著楚昊,罗森慢慢走出他的视线,留下这句让他气得跳脚的话。
  
  “喂,究竟谁是老板,不带这麽压榨员工的!”抗议的吼道,楚昊刚刚小整罗森的那点兴奋已经完全熄灭。
  
  回答他的是重重的关门声。
  
  “我只是一个拿工资吃饭的副的而已,你才是总裁!”楚昊看著受伤剩下的纱布,懊悔刚刚没有将罗森的嘴一起包起来。
  
  不管现在的他多麽功成名就,他依旧住在之前和他一起的房子里面,不同的是当时他们是租住,而现在这套房子已经是属於他。
  
  记得他们当时有个共同的目标,要一起存钱买一套属於自己的房子,如今的他可以给他买他想要的任何一栋房子,当这一切的成功来临时,他身边温度已经消失很久。
  
  躺在床上,宽大的床有些显得冷清,被子里面的温度总是冷冷的。
  
  以前他在的时候……
  
  顶著蝴蝶结的馒头狠狠的捶在旁边的枕头上,罗森将自己埋在两个枕头之间。
  
  强迫自己不去想关於他一切的回忆,但每天躺在床上却总不自觉的回忆,那些甜的、苦的。
  
  曾经他有打算离开这栋充满他们回忆的房子,可当他换了一间屋子,换掉属於他们的一切,他则整夜整夜的失眠,只有回到这里,他不会失眠,才可以睡得安慰,很讽刺不是吗。
  
  他选择离开,而他却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能留在原地,怎麽也走不开。
  
  再见他的第一件事,他会狠狠的吻他,让身上再度沾满他的味道!
  
  这个是他想了好久的事情,可他能够做到吗?
  
  他的身边会不会已经有了另外一个身影的存在?
  
  仅仅是怀疑,心中的怒火已经澎湃的让他受不了,他不能接受高文的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高文只能是他的!
  *********************************
  新人、新文大家多多支持~~~
  撒花~~~
  鞠躬~~~~


边哭边爱 02

  看著手上的杂志,封面上那张扬而自信的面孔是那麽的熟悉,高文想假装不在意,可微微颤抖的手却出卖了主人的心迹。
  
  “小文,你点收一下。”旁边一个高大的青年,将一捆捆杂志搬上放在高文身边的小拖车上,一边喊著他,“对了,你晚上回去吃饭吗?”
  
  抬头看了看天气,高文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恩,会。”
  
  青年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我会多买点菜。”
  
  “恩,辛苦了,谢谢你,瑞。”掏出袋中的手帕递给青年让他擦汗,然後装作不经意地将手中沈重的杂志放下。
  
  “没什麽,小荷会很高兴你回来的,她虽然不说,但我知道她一直很担心你在外面独自一个人生活。”方瑞很自然擦完汗然後将手帕收回自己的口袋,“等回去让小荷帮你洗,今天她下午没课。”
  
  “好。”看著方瑞,想起方荷的脸,高文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
  
  当初会离开楚昊给他寻找的庇护之所,就是因为他知道那个地方迟早会被罗森找到,他感觉的到,楚昊会告诉罗森,至多只是时间的问题。
  
  拎著仅有的行李,游荡在热闹的大街上,人来人往,他孤独的立於其中,看著身边川流不息的人流,却不知道自己何去何从。
  
  因为要离开,他已经辞去了以前的工作,而存款在之前缴完房租之後也没有剩下多少。
  
  走累了他就靠在路边的栏杆上休息,然後一边去思寻他的未来将要作何打算。
  
  不知不觉间他竟然那麽睡著了,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因为怎麽。
  
  吵醒他的是一阵殴斗的声音,他睁开朦胧的睡眼,漆黑的周围,让他有些不是很适应,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在声音是从他前方不远处的小巷子当中传出来的。
  
  本不想多管闲事,何况他根本就自身难保,哪来的力气去帮助他人。
  
  打算是这样的,事实却不是这样的,脚步这麽鬼使神差的往巷子里面走去,面前的景象让他感到吃惊。
  
  他本以为会是一群小混混的斗争,可在他面前的则是一群女生,手上的拎著棒球棍之类的武器,当中围著一个瘦弱的女孩。
  
  “警察来了!”他也不知道为什麽他会喊出这句,英雄救美的年纪他早已过去了,但看到那中间女孩倔强的眼神,就那麽不自觉的喊了出来。
  
  趁著那群女生受到混乱的时候,高文拉著那个女孩的手往前面跑去,迎著风红肿的眼睛有些疼痛,而後面陆续发出的声响,让他知道她们追了上来,被他拉著的女孩却只是一声不吭的跟在他身後跑,这样的场景是那麽的熟悉却有些不同。
  
  高文清楚的记得,那年他也是这样救了被群殴的罗森,那时他们之间手那样紧握,仿佛一直跑下去就可以那麽天荒地老,然而这只不过是他个人的幻想……
  
  那时,罗森却跟在他的身後不停的叫嚣著,让追著他们的那群小混混更加生气,被逮到的时候,他觉得理所当然,也觉得很委屈,为什麽连逃跑这个笨蛋也不会呢!一起被围扁的时候身上的疼痛告诉他,以後不要去枉做好人,尤其救的是一个白目!
  
  “甩掉了。”望著後面的寂静,高文停下脚步,他双膝微蹲双手撑靠在上面,不停的喘气,真好好久没有运动了,跑这麽一段长的路快断气了。
  
  等了一会却等不到任何的回应,高文往女孩站立的方向看去,一片空荡,她已经离去。
  
  这次的真的很聪明!暗暗赞叹一番,“哈哈。”有些不可乐之的笑出声。
  
  高文站直身体往回走去,刚刚出於冲动的结果是把行李放在原地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人捡走。
  
  抬头看了看天,一片漆黑,“这样的环境,已经还在吧。”自我安慰一番,高文按照记忆里面的路线往回走,犹豫刚刚跑的太快,现在他已经记不清楚路线,最後他终於放弃的停下脚步,他迷路了!
  
  沮丧的踢了一脚脚边的易拉罐,真的是人倒霉,连喝水都会塞牙缝,没有想到离开罗森自己什麽事情也办不好,明明没有他的时候,自己也生活的很好,为什麽现在不行呢?
  
  想到这里高文的鼻子一阵酸涩,他感觉到眼睛湿润起来,仰起头,高文告诉自己不要这样软弱,却怎麽也控制不住沿著眼角滑下的滚热。
  
  他好想罗森,现在的他正在干什麽呢?
  
  脑海当中勾画出他所能够想到的他任何一种样子,泪渐渐的止住,高文脸部的肌肉放松下来,露出他招牌的温和笑容。
  
  高文在勾画罗森的时候绝对没有勾画出一幅,那就是……
  
  幽静的社区里面,一幢幢年龄老旧的房屋窗户乌漆乌漆的,像是配合著漆黑的天空,这是一片即将被拆迁的社区,里面的住户大多数已经迁出,留下的也会在不久之後全部搬离。
  
  也恰好是如此,不然现在肯定会有住户报警,理由是社区内有人打架!
  
  “说!”挥出一拳,来不及躲闪,拳头落在皮肤上发出响亮的声音。
  
  “告诉我!”再挥一拳,被当掉的手,让罗森的愤怒有毁灭一切的**。
  
  “快说!”杂乱无章的攻击,让受的另一方费尽力气去阻挡。
  
  由肌肉的神经末梢上传来的疼痛感汇集到脑海中,楚昊被罗森打红了眼,现在他真的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带罗森去找高文时却只发现那张感谢的纸条,他也是一阵错愕,没有想到高文会那样不辞而别,送走发疯般的罗森,他以为经事情到此为止和自己的关联就消失了,不过晚上回家看见等在门口的罗森,头顿时疼痛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狠狠的回敬他的拳头,泥人也有三分火,因为理亏他对罗森也是百般忍让,可事情又不全是他的错,凭什麽他要将所有的错全部记在他的头上!
  
  “你肯定知道,告诉我!”不相信,不相信,他们肯定是一夥的,罗森一点也不相信楚昊什麽也不知道,是他,是他帮助藏起高文的!他一定知道!“我已经带你去找过了,他不是留下那张纸了吗!”用力推开扑上来的罗森,楚昊用手抹了抹嘴角被打出来的血迹。
  
  被推倒在地的罗森快速的爬起来,他站在楚昊的对面,嘶声竭力朝著他吼,“你在骗我对不对,他被藏在另外一个地方!对不对!?”
  
  “我没有骗你,难道我闲事情还不够麻烦吗!”怒瞪著罗森,一想到事情失控到如此的地步,他的头皮就一阵发麻。
  
  前几天他他看不下去罗森在高文离开之後种种的堕落,毕竟他帮助高文离开,心中有股歉疚感,於是他才会告诉带罗森去找高文。
  
  没有找到高文时一个错误,带著罗森去寻找告诉他自己是帮凶,更是错误中的错误!悔恨已经不足以来形容楚昊今下的心情。
  
  “你骗我!”吼的声音更大了,罗森拼命的抓住这最後一根稻草,他知道如果相信了楚昊的话,那就代表高文走的是那麽干净,连一点线索也没有留给他,他要到何方去寻找!
  
  “我被你搞的还不惨吗!你之前到我公司去大闹了一场,现在我已经连工作都丢掉了,你觉得我还会帮助高文吗!”火气不停的往上冒,楚昊想到临走之前经理那顿痛斥就觉得屈辱,他以为自己在做好事,却不想却是给自己惹得一身骚。
  
  “骗我!骗我!……”胡乱的再度冲上来,罗森不想再听见楚昊嘴里除了高文所在之地的任何一句解释之词。
  
  “别以为我怕你。”对於冲上的蛮牛,解释是行不通的,看来剩下的只有武力才能解决。
  
  两个躺在地上的伤残人士一起望著站直了是望不见的漆黑的天空,而顶上的的路灯却开始忽闪忽闪的闹起脾气。
  
  “哈哈。”楚昊笑了起来,身上的疼痛已经不在是脑海里面的主要旋律,“你知道吗,你已经看看我们经理被我反驳的那张青白交错的脸,真的爽死了。”
  
  “高文。”对於楚昊的话罗森一点反应也没有,只是在不停的低声呼唤同一个名字。
  
  “唉。”听见罗森的声音,原本的那点高兴也被他这般要死不活的摸样给冲刷掉了,他真的不知道事情发展的这幅田地该怎麽收尾,现在连安慰的话他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开始,想了半天,楚昊终於憋出了一句,“你只要有足够的财力,难道还怕找不到他人吗!”
  
  听到楚昊的话,罗森安静下来,是啊,只要有足够的财力,他一定能够找到高文!
  
  “帮我。”
  
  良久之後,罗森发出的依旧是两个音节,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
  
  “好。”
  
  答应是因为基於对他的内疚,也是因为他给自己带来的麻烦。
  
  “我不会感谢你的。”罗森闭起眼,这家夥的拳头还真重。
  
  “哼,家夥。”楚昊冷哼著,语气里面却没有了火气,而是轻快的。
  
  “我会找到他的!”是决心,也是誓言,握紧著拳头,罗森的眼睛里面透出一股坚毅!
  *********************
  大家喜欢吗?~
  都没人评价的说~
  对手指~伤心的啊~~~~


边哭边爱 03

  高文静静地坐在喷泉旁供人小歇片刻的椅子上,翻著手中的杂志,眼睛则时不时透过那渐起渐落的水条缝隙看向远方那栋朴素的大厦,那是杂志中排名女人眼中梦中**第3名黄金单身汉罗森的公司。
  
  坐在这里不是巧合,控制不住自己想见罗森的心情,告诉自己只要远远一眼就好,则是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他说不出口,是害怕,手在不停的颤抖,用另一只手覆盖住颤抖的手,高文有些勉强,他闭上眼,等待著这一阵的过去。
  
  抚摸著杂志上的脸庞,他皮肤的温度仿佛还残留在指尖,扯起嘴角,自嘲的笑了出来,已经这麽多年过去了,那会还有什麽温度,所有只是顽固留在脑海的记忆。
  
  这几年他变了好多,不是指他的样子,而是他整个人身上发出的气势,跟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真的大不相同,上天仿若眷宠他一样,他的容颜并没有随著时间而改变。
  
  反倒是自己,这些年过去改变了很多,已不再是以前的那副模样,是老了。每天看著镜中的自己,高文都会抚摸著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皮,感叹时间的残酷。
  
  连自己都看不出以前的踪影,是他说服自己坐在这边的唯一理由,他已经认不出来了吧。
  
  眼前堆著有一尺高的文件,抽出几分放在面前,迟迟地罗森还是没有心情,放下手中的笔,罗森将皮椅转了个圈,面对著身後的落地玻璃。
  
  他今天的心情很不好,坐在办公室里面他有点些神不宁,这一向不是他的作风,为了积聚足够的实力,这几年他将所有的精力放置於工作上,他知道底下的人都叫他为工作狂。
  
  作为公司的老板,他的办公室自然是在楼层的高处,转个身就可以将T城的风景尽收於眼底,只是他一直没有这样做的闲情逸致,时常被楚昊数落他占著茅坑不拉屎,只会浪费宝贵的资源,还不如将这件办公室换给他。
  
  想到楚昊,罗森的眼神变得有些凌厉,前不久他的桌子上放置了一张地毯的账单,看来某人 是嫌手头的工作太轻松,是他这个做老板的太无能,该是让他知道“无能”两个字怎麽写的时候了。
  
  望著脚底下那些川流的人群,由他的位置看过去,是那麽渺小,而他如果不是因为高文他现在也只会是那些渺小当中的一员。
  
  眼光扫过大厦前面的喷泉,罗森停留在那边很久,当初规划这片空地时,没有建喷泉这个打算,而他大笔一挥取消掉之前雕像的构思,建立这个喷泉,只是因为他想起高文说过他喜欢喷泉,虽然他离开自己,可笑的是自己任然在意著他所有的喜好。
  
  忽然间一个身影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隔得很远,他看的很模糊,可那种熟悉感他怎麽也不会忘记,是他!
  
  毫不犹豫的站起来,罗森贴近玻璃,眯起眼仔细的看著,想将那抹身影看的更加清楚。
  
  是他,真的是他!不会错的,那烙刻在心版上怎麽也忘不了的身影!
  
  心中在呐喊,罗森几乎控制不出他自己的步伐,就想这麽冲出去,站到他的面前,抓紧他的双肩,将他拉入怀中,在他的耳边告诉他,“我找到你了!”
  
  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起来,罗森握紧拳头,用钢铁般的意志力控制住自己,直直地站在玻璃面前这麽看著。
  
  “这次,你再也逃不走了。”
  
  心中暗暗许下誓言,那股志在必得的决心由心中涌起,抬起手缓慢的在玻璃上圈出他的位置,罗森将脸轻轻的靠在他的位置。
  
  “知道吗?我很想你。”轻柔的语气,甜蜜的语言,却森森的让旁人有股说不出的寒意夹杂在里面。
  
  一遍遍的看著杂志上记著采访他的回答,高文有些痴了,上面的话他几乎会背,但却依旧舍不得放下,油墨纸香中能让他勾勒出他现在的状况,他怎会放手,这是自己得到他近况的仅有来源。
  
  今天难得他休假,高文拒绝了小荷和瑞的邀请,说想一个人独自逛逛,却在不知不觉间来到他的公司前面坐著,希望能够看到一眼。
  
  这几年,罗森在杂志上频繁的露面,有他事业成功的消息,他很为他高兴,而更多的是他的风流事迹,每次看到那些新闻,泪总是止不住的滴落。
  
  当初选择离开,就知道他的身边总会有另一个人的存在,然而鸵鸟的以为自己看不见就不会伤心,事情大大出乎意料,他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出色的企业家,时常能在报纸的头条出现他的身影。
  *************************
  同志们给点鼓励吧~
  ~~~~(>_<)~~~~
  票票向我砸来吧~~~


边哭边爱 04

  那麽大的标题,那麽多的新闻,他怎麽能看不见,高文知道,他已经没有资格去心痛,却怎麽挡不住那股疼痛在心口蔓延。
  
  “你现在好吗?”喃喃自语的问著,其实他知道他的答案。
  
  高文再心中模拟著回答,“我很好,好到不能再好,你是不是後悔了?”
  
  是啊,他怎麽能不好,功成名就,坐拥江山美人,人生在世短短数十年,不就是求的这些,他全部有了,怎能不好!
  
  想放声的笑出来,可最後张大的只有嘴型,声音卡在喉咙里面,怎麽也发布出来,他为什麽笑不出来了呢?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