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我是丑男别惹我 雪鹰

我是丑男别惹我 雪鹰

时间: 2014-01-25 08:11:16

我是丑男别惹我!的内容简介……
一个憨厚朴实又有些阿Q精神的直男,一个帅气霸气又有些腹黑的同性恋,校园恋情,搞笑温馨喜剧,欢迎观赏! 完结了,谢谢一直支持我的人,谢谢!


第1章 俺叫张鹏涛

俺叫张鹏涛,90后,出生在北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农村,这里空气新鲜,土壤肥沃,高山环绕,民风淳朴,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俺就是吃这里的地下水长大的。

现在的中国虽然大学生已经泛滥,文凭犹如废纸,但是在农村来讲,大学生仍然是一个值得邻里乡亲互相通传的一件大喜事,甚至高考分数下来之后无论你是上的是几流大学,仍然有摆喜宴邀请亲朋好友一起庆祝的风俗。

你不要说农村人怎么样,其实俺们这里的农村虽然基础设施很落后,但是思想一点都不落后,现在谁家没有电脑?谁家结婚不买液晶电视?你去问问俺姥姥,她都知道啥是“扣扣”。(QQ)

虽然俺们这里后院子都是菜地,喝的都是无污染的地下水,天空蓝的就像合成的电脑桌面屏保,但也不意味着俺们是“原始人”。

其实比起那些大城市里蜗居的人,俺自认为俺家房子好几间,又大又舒服,土地好几十亩地,还包了一座山,俺爸说那座山再过几年树苗长成大树就可以卖钱了。

综上所述,俺家不穷,一点都不穷,甚至比起大城市里一些工薪阶层都要富裕,不过俺身份没人家好,人家都是城镇户口,俺是城乡户口。

虽然俺也不知道这户口究竟为啥这么值钱,很多农村出身的人千辛万苦就想要个大城市的户口,实在是很让俺费解。

俺再说说自己,俺今年18岁,刚高考完,被一个二流大学入取了,俺爹俺娘都夸俺出息,俺也是这么想的,一直以来俺虽然不是“穷人孩子早当家”那般学习刻苦,但是也没仗着家里有点家底就当“富二代”。

咳咳,俺其实挺自卑的,俺小时候特喜欢在外面疯玩,乡下地方辽阔,地广人稀,大片大片的地任人奔跑玩耍,只要不太偏僻,大人都不太管。

乡里乡亲南头发生点屁大的事北头没过一会就能知晓,比现在微博还发达,而且是绘声绘色的口头“现场直播”视频,你还可以直接发表评论,不用申请什么ID或者注册什么网站。

说多了,咳咳,俺因为小时候总是疯跑,所以被“明媚”的阳光一直照耀着长大,造成了俺现在的皮肤黝黑黝黑的,跟包公有的一拼了,到非洲估计都不会查俺身份证的。

好在俺一直从小“锻炼身体”,造就俺现在浑身肌肉隆隆,显得有些膀大腰圆,据俺观察,现在的女孩子都不喜欢俺这样的,都喜欢看起来像女人的男人,哦,俺没有瞧不起他们的意思,俺只是就事论事。

比如说那个什么superjuior,还有什么快乐男声,总之种种,俺现在这样已经是“非主流”了,比起那些高高瘦瘦的长发帅哥,俺实在是自惭形秽。

好在俺也不在乎那些,俺娘从小教育俺,做人要诚实,所以俺不喜欢撒谎,俺娘又教育俺,做人要厚道,所以俺喜欢帮助别人,俺爹说做人不要臭得瑟,所以俺现在经常玩“低调”。

俺的这些优点对于高考来说一文不值,高考又不会测评你平时爱不爱撒谎,甚至俺觉得吧,那些撒谎撒的连自己都相信的人往往都很受欢迎,虽然俺有点点感觉憋屈。

高考也不会测评你喜欢不喜欢帮助别人,更不会测评你究竟爱不爱臭得瑟,高考就是要把俺们“统一化”,统一向一个目标看齐,开始俺很不理解,这样的教育究竟算不算教育呢?

后来俺觉得俺的想法太多人也在思考,所以俺就懒得想了,话又说多了,俺学习成绩一直中游,不好也不坏,所以除了本人的“憨厚朴实”的优点被同学记住之外,几乎没什么突出的地方。

不要以为这样俺就很自卑,俺对自己的外貌是挺自卑的,谁没有个自知之明呢?不过俺对自己还是很有自信的,谁说以后讨媳妇靠脸的?也没见几个小白脸娶到好老婆的,你说是吧?

所以俺一直“发愤图强”,想要用自己的智慧打造一片通往高端学府的通途,可惜的是俺还是没那么大的动力,遇到难题就不想做了,简单的到可以,以至于成绩不高不低,徘徊前进。

能考进2流大学,也是考试超常发挥和别人失常发挥造成的结果,俺和俺爹娘都很满意,理想就像是被PS的数码相片,看起来那么美好,而现实就很可能惨不忍睹。

哦,说起来俺长这么大还没谈过恋爱,其实跟俺一样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的青少年也是数不胜数,俺是其中的一员心里可有底了。

但是俺不清楚的是别人是不是也像俺一样觉得对谁都差不多没什么不一样的感觉呢?俺高中的时候总被人叫“泰迪熊”,因为俺笑起来真的很憨吧,俺知道,但是俺憨是憨,不代表俺傻,谁对俺好谁不喜欢俺俺都知道。

俺虽然喜欢帮助人,但是如果那个人不希望俺帮助俺也会知趣的躲远一点,因为俺也“伤不起”,谁的心不是肉长的,你试试好心当作驴肝肺的滋味!

不过说来也奇怪,俺虽然长的不咋地,一点都不帅,但是人缘一直都不错,可能是俺“好说话”“好欺负”的关系,谁有什么让俺帮忙的,俺能做的都不推脱。

时间久了以前高中的班级里还真有那么几个好哥们跟俺特铁,看俺“吃亏”都护着俺,俺真的发自内心感激他们对俺的好,俺会一辈子记在心里的。

别以为俺这样没有女性朋友,说来吓死你们,其实俺的“异性缘”一点都不差,但不是那种被“喜欢”的异性缘,而是普通朋友的那种。

俺觉得很开心,那些女生看见俺都冲俺笑,俺也冲她们笑,她们一看俺笑笑的更开心了,虽然俺后来听说她们看俺笑像是参观动物园里大灰熊似的,俺也深深的伤了一下,不过后来那些女生聚集了一大帮跟俺“澄清”,绝对没有看不起俺的意思,只不过觉得很憨很可爱。

俺就原谅了他们,后来俺渐渐的就释然了,灰熊怎么的?谁说灰熊就又傻又笨的?让他搜搜灰熊捕鱼吃的百度视频,那灵巧聪明劲,人类都得拜他为师。


第2章 俺的大学校园

好了,不说了,记得有个伟人曾经曰过:“说多了都是眼泪。”俺觉得挺对的,说多了听的人都会困的,肯定流泪。

俺进入的这个二流大学当然跟那些名牌大学没法比,简直不是一个档次,人家校园俺也去过,那绿化的跟公园似的,那学习氛围,看见谁都是高材生的感觉。

俺们这学校一看就是二流的了,都是新教学楼,新搬迁到这里的,听学长们说他们刚到的时候还挺艰苦的,我们这一批正好赶上完工享福阶段,看来俺还是挺有福气的。

你别说,俺们学校跟人家大学古色古香的贼有文化历史的名牌大学就是不一样,规划齐刷的,好处就是不容易迷路,一条大路从教学主楼一直到东湖,就是说从北到南,跟北京的长安街似的,贼有标志性。

所以俺刚到这个学校的时候其实挺兴奋的,虽然看见很多同学抱怨这不好那不好的,最多抱怨的是自己没考好,怎么来这么个破学校,我就觉得吧,其实你也就那水平了,再给你一次机会估计你还是得来这学校,有句话云:“缘分呐!”

俺第一天到学校是和俺哥一起来的,俺哥是俺二叔的儿子,叫张鹏暄,比俺大两岁,学习贼好,俺地方土话那就是“杠杠的”!两年前考入东北林业大学园艺系,一表生。

当时全村子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入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俺二叔家的门槛都要踩破了,门庭若市,好像古代中状元似的,我从小就可崇拜他了,不过他长的一点不随二叔,而是随二婶,文质彬彬的,谁看了都说是当官的命。

又跑题了,话说俺考上这所二流大学的时候俺表哥也可开心了,因为俺跟他考入的是一个城市,这样一来俺俩周末的时候就可以有时间聚一聚了,要不然只能每年寒暑假才能回家看几天。

可是当俺表哥和俺一起来到俺心中憧憬的美好校园之时,俺还闭眼沉醉当中,俺表哥冷不丁的就推了俺一下,笑骂道:“你还挺稀罕这破地方的。”

俺很奇怪的看着鹏暄表哥说道:“咋地?俺觉得这地方挺好的,比俺想象中的好多了。”

俺表哥带着眼镜上下扫了俺一眼道:“以后说话别总‘俺俺’的,叫人听了笑话!”

俺奇怪的问道:“笑话啥啊?‘俺’怎么了?”

鹏暄说道:“‘俺’一说人家就觉得你是农村来的,会看低你一分的,土包子!”

俺第一次被表哥这么训,感觉有些“伤不起”,不甘心的说道:“俺本来就是农村的,不说‘俺’,俺也是农村的……到时候该看不起的还是看不起……”

表哥面露不耐道:“叫你改是为了你好,你爱改不改!”

俺看了看表哥,点了点头道:“俺改还不行吗?那不说‘俺’说啥啊?”

鹏暄笑骂道:“你他妈的语文白学了!俺就是我,我就是俺!以后说‘俺’的时候改成‘我’就得了!”

俺点了点头,俺娘说表哥是上过大学的人,一切都要听表哥的话,他说的话肯定都是为了俺好,俺虽然不太理解,不过俺知道表哥不会害俺的。

俺问表哥:“哥,那你平时也不说‘俺’了?”

鹏暄笑道:“我他妈早就不说了,就是一回家就带回去了。”

俺总觉得哪里不对,挠了挠头,突然想到说:“哥,你怎么说说话都‘他妈的他妈的’了?俺,……哎呀,表哥,咱俩说话俺就不变了吧。”

说着祈求的语气跟鹏暄说道,鹏暄看着俺笑了,说道:“行,在我面前你咋说咋说。”

俺开心的笑了,差点忘了刚刚想起来要说啥,一回过味来说道:“那个,表哥,你咋说话都‘他妈的他妈的’了?俺记得你以前从来不说脏话的。”

鹏暄看了俺一眼,本来眼睛都笑了的他一下子笑容就收敛了好多,然后说道:“上了大学都这样,不学会骂人你早晚得疯。”

俺点了点头,虽然表哥这么说了,但俺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会骂人,从小到大俺就没怎么跟人红过脸,更别说骂人了,虽然长的像头熊,不过也是“泰迪熊”,俺不喜欢暴力。

俺表哥从正门的广场一直走到俺们学校标志性大道上,大道两边先是经过两个运动场,一个开运动会用的,一个踢足球用的。

接着分别是图书馆还有游泳馆,游泳馆挨着科技大厦,再往前走就是宿舍区,还有食堂,澡堂,数物楼什么的。

俺左看右看,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是真的感觉新鲜,俺虽然那时候还没去过高等学府大学校园,不过在我心里这个校园俺已经知足了。

表哥虽然也是第一次来这所大学,不过他长期做学生会的工作,每年这时候都是高年级学长迎接新生的日子,他们学校比我们学校晚开学,所以今天可以来帮我。

虽然每个学校各不相同,但是几乎手续都是同出一辙,找到规定的宿舍楼下,那里放着两个桌子几个椅子,有男有女,还有登记表,都是迎接新生准备的。

俺表哥上去就给那个人看了一眼他手中的房间号,有一个学生就热情的告诉我们如何走了。

说来这宿舍外表看着挺漂亮的,没想到屋子里却是很简单,什么都没有,之前听俺表哥说他们学校宿舍有的还有单间的淋浴和卫生间,我不禁憧憬起来俺们的学校会不会有呢?

现实犹如一盆冷水把俺的心浇的透透的,别说寝室卫生间了,就连床铺还是上下铺的,俺是下铺,靠近门,旁边有个铁柜子,根本不够放什么的。

俺把行李箱放到了床下,俺表哥带着俺去领被子和军训服什么的了,回来的时候屋子里多了三个人,都是跟我们刚才一样的程序,放行李。

俺排队领军训服和被褥的时候等了好一会,那里人山人海,在俺们学校的体育馆里,跟俺们宿舍距离老远,要不是俺表哥方向感强俺准迷路。


第3章 室友齐聚,个性不同

俺们寝室在拐角,所以比较小,只能放两张上下铺,普通寝室都是6人寝室,俺的寝室是4人的,听说俺们学校也有标准4人寝,都是上铺睡人下铺电脑桌那种,比俺们这里好多了。

不过俺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开始的时候俺们都以为全校同学都一样,后来知道那宿舍跟学院还有什么三表二表的还有关系,这俺就不清楚了。

话说俺和俺表哥一人拿着被,一人拿着褥子走进这看起来有些狭小的寝室,就看见俺未来的同寝室友了,站在跟俺的睡铺旁边的是一个个子不高,也就173CM左右的男生,看起来有些小,看见我第一反应像看见动物园里的动物似的。

旁边两个男生一个长的高高瘦瘦,身高没俺高,俺186CM,那个男生也就182CM左右,俺看他第一眼就觉得他肯定是女生眼里的帅哥,长的跟流川枫似的。

旁边的男生个子也不矮,180CM,身材匀称,带个眼镜,皮肤跟俺一样有些黑,不过没俺黑,面带笑容第一个过来跟我打招呼对我说道:“我叫胡承志。”

俺面带傻笑冲着他们说:“你们好,俺,不是,俺,我叫张彭涛。”

俺和俺表哥把被褥放到了床上,那个个子娇小的男生立即把地方让开,然后也笑呵呵的对俺说:“我叫刘英龙。”

最后那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好像心情不太好,脸一直没带笑过,不情愿似的说道:“吴天。”

说着双手一撑一下子就跳到了床上,他睡在上铺,跟我的床铺正对着,好像很不想说话,躺下就翻开杂志就不再说话了。

俺表哥看了看吴天,似乎见怪不怪,帮我把床铺理好之后对俺室友笑道:“我弟弟平时就多靠你们照顾了。”

胡承志笑着一个劲点头道:“没事没事,以后都是一个寝室的兄弟了,相互照应是应该的。”

俺看时间不早了,就打算送俺表哥走,俺表哥和胡承志和刘英龙打过招呼之后就走了,俺一直送他到大门口,看到他上车才回寝室。

回到寝室之后发现胡承志和刘英龙都不在了,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就剩下俺和吴天,俺看了看旁边的铁柜子,发现其余三个都被放进了东西,就剩一个下面的没放东西了,俺蹲下去把俺行李箱的东西整理整理放进去。

没过多一会俺就累的汗流浃背,腿脚酸麻,毕竟俺的“坨”有些大,蹲的时间一多腿就受不了,俺想了想对吴天说道:“那个,吴天,问你个事儿呗。”

吴天把手里的杂志一放平,看着我说道:“说。”

俺说道:“你的柜子是哪个啊?上面的还是下面的?”

吴天说道:“就你的上面。”

俺感觉有些心虚的说:“俺想跟你换换行吗?俺太胖了,下面的柜子放东西不方便。”

吴天盯了俺看了老半天说道:“谁让你第一个来还不知道占柜子。”

俺一听,傻笑了几声,转身继续弄俺的柜子了,虽然俺表哥跟俺说大学里不能太跟人讲面子,你跟他讲面子人家把你面子当鞋垫子,想说啥就说啥,自己的利益最重要。

俺还是放不下面子,让俺求人家让柜子给我总感觉自己很无耻的感觉,人家说的对啊,俺第一个来的却不知道占个好柜子,现在后悔怨谁?

正在这时吴天开口说道:“你怎么还往里面放东西?”

俺诧异的回头看着吴天道:“俺不放这里放哪里啊?”

吴天气的把杂志一摔,三下五除二的就灵活的跳下了床铺,把自己柜子里的东西一一放到了自己的床铺上,然后对俺说:“现在知道放哪了吧?”

说完靠在床铺的楼梯上,俺没想到原来吴天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一下子被感动了,冲着吴天笑了好久,边笑边说:“谢谢你啊,呵呵。”

感觉吴天也不是那么不讲情理的人嘛!俺一点一点的把俺的东西放进吴天的柜子里,放进高一些的柜子果然舒服不少,最矮的地方才到俺的腰,放好了之后俺把地方让给了吴天。

吴天东西不多,很快就放好了,然后又干脆利落的跳上了上铺,俺累的躺在被子上,感觉像是躺在云里似的,甭提多舒服了。

吴天开口说道:“你家哪的啊?怎么总听你说‘俺’,‘俺’的?”

俺一听,下意识的就捂住嘴,哎呀,一直没注意,居然一直都说“俺俺”的,俺感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知道是不是紧张的是,明明那么简单的字差点没让我咬到舌头,转了好几个圈才念出来。

“我家在黑龙宫。”怎么听起来这么别扭呢?

吴天说道:“在哪啊?黑龙江旁边?”【注:黑龙江河】

俺笑道:“俺……”然后一咬牙道:“我家可没住那么远,黑龙宫隶属尚志辖区的一个村。”

吴天“哦”了一声,尚志他是知道的,以前是黑龙江一个市,现在化为了哈尔滨一个周边县了,这附属关系可想而知黑龙宫的地位多么渺小了。

吴天开口说道:“你要是不习惯就说俺也没啥,都是黑龙江人,我听着挺习惯的。”

俺一听,略有小激动道:“是吗?你也是黑龙江的?哪的啊?”

吴天盯着俺看了看说道:“哈尔滨。”

俺点了点头,原来是城市人,怪不得气质那么“特殊”。正在这时候吴天的手机响了起来,吴天看了看来电显示,眉头微皱,接电话道:“喂?”

接着一下坐直了身体开口骂道:“你他妈的能不能别再烦我!都他妈分手了你有脸没脸?”

“…………操,我告诉你,你他妈的要再骚扰我我就找人把你废了,你信不信?”

“…………别跟我来这套!!当初想什么来着!”

“…………滚——————!!”

骂完最后一个“滚”字吴天气的把手机狠狠往地上一撇,只听一声脆响手机就被摔的电池和后盖乱飞,屏幕裂成蜘蛛网。


第4章 矛盾凸显,阿Q精神

俺盯着地上看起来很贵的手机,再抬头看着因为生气气的脖子通红的吴天,气喘吁吁的看着我,瞪了我一眼道:“看什么看!没看见过摔手机啊!操。”

说着身体一转,背过身又躺了下去,还不时的鼓蛹两下,俺咽了咽口水,蹲下把地上的手机碎片一一捡了起来,俺之前是没见过人摔手机,真的。

真不愧是城里人,东西说扔就扔,都不心疼的,俺就是把钢笔尖不小心摔坏了都心疼好半天的。

俺知道吴天在气头上,所以把手机碎片都放到了他的床铺上,站在吴天身后想了半天还是开口说道:“那个吴天,俺把你手机放到你床上了。”

吴天好像没听见似的,半天也没个反应,俺也知趣的回到俺的床上,不一会吴天好像打苍蝇似的胡乱扑棱,终于把俺放在他身后的手机碎片都又扔到了地上听见响动才不再扑棱,然后声音有些压抑的说道:“都扔了!!别再给我了!”

俺把手机碎片用笤帚扫到了纸篓里,把机身里的手机卡拿了出来,也不敢再放在吴天的床铺上了,直接放到了桌子上。

俺想安慰他几句,但是根本不知道人家究竟怎么了,胡乱安慰人好像不大好,所以俺就忍了下来,这个吴天脾气可真大,要是俺的话再生气也不会摔手机,肉不疼心疼。

没过一会胡承志和刘英龙都回来了,大老远就能听走廊里他们俩的说笑声,进到屋里还有说有笑的,丝毫没有顾忌床上还躺着个人在睡觉。

刘英龙进到屋里看了一眼屋子然后仍然没有放低声音笑着跟俺说:“哎,张鹏涛,你知道咱们这届招了几个班吗?”

俺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啊,你俩刚才干嘛去了啊?”

胡承志坐到他的床铺上,和我正对面说道:“我俩出去随便走走,看看食堂在哪,还有看看女寝都在哪。”

俺一听,忍不住笑了,俺也不知道为什么想笑,于是问道:“女寝在哪啊?”

刘英龙跨坐在一个座椅上趴在靠背上说道:“你还不知道吧?咱们系没有女生,全校就咱们系一色男生,半个女生都没有,听送我来的学长说咱们系是有名的‘和尚班’。”

胡承志接话道:“女寝到也不远,隔壁的宿舍楼就是,刚才我路过的时候还看见一楼女生有的没拉窗帘呢,里面看的可清楚了。”

俺一听,诧异的问道:“啊?真的吗?为啥没有女生啊?”

刘英龙嘿嘿笑道:“咱们专业国家规定不准招女生,所以就没有女生啊!哈哈……”

俺抱的是采矿工程,听说这个学校最出名的系就是这个了,所以俺表哥说学校二流无所谓,专业一流就行。

所以俺娘和俺爹就答应了,胡承志笑道:“不过学长们说了,以后除了小班课就咱们系自己上之外大一大二公共课都是和别的专业和上,据说还可能跟经管外语一起上呢,都是女生多的学院,想想就开心!哈哈!”

俺觉得真好玩,以前从来没这么上过课,现在俺都不知道以后怎么个上课法,混班?俺挠了挠头,想到刚刚刘英龙问的问题说道:“对了,你还没说咱们这届几个班啊?”

刘英龙道:“我是随便打听的,刚刚路过其他寝室听说还有7班的,但是没听过有8班的,我猜应该是有7个班。”

这时候吴天翻过身冲着我们说道:“你们说话就不能他妈的小声点?没看有人睡觉呢啊!”

胡承志和刘英龙刚刚还笑容满面的,一下子就冷若冰霜了,胡志成对吴天语气不善的说道:“这屋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大白天的你睡什么觉,我们说话还得照顾你啊?你以为你是谁!”

吴天一听脸色顿时难看极了,一下子坐起身子冲着胡承志说道:“怎么的?不服啊?”

刘英龙别看他个子小,一听吴天的语气一下子就站起来把椅子“呯”一甩,“哐当”一声震的屋子老响了,对着吴天说道:“怎么的?不服你咋的?看你那样就跟富二代似的,我就看你不顺眼咋的?不服找爷单挑啊!怕你啊!”

边说胸膛边向上拱,吴天一听,二话不说就要跳下来,俺眼疾手快的就跑过去把他按在床上对刘英龙和胡承志笑道:“他刚刚跟对象吵架了,心情不好,你们别跟他一般见识。”

胡承志听完冷哼了一声,冲着俺说道:“你以后离他远点,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小心把你卖了还给他数钱呢!”说着冲着刘英龙说道:“咱们走。”

刘英龙看了吴天一眼,对俺说道:“就他这样的活该被甩,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操!你也别惯着他,要不然他妈的以为这里是他家呢!”

说完外套一甩跟着胡承志就一起离开寝室了,俺听着寝室门“哐”的一声震动了整个楼层,俺的心肝也被震的久久不能平静。

吴天看着俺按在他胸膛上的“肉掌”,脸色黑的要命说道:“谁他妈叫你管我闲事的?手还不拿开?你**啊!”

俺连忙把手拿开,对着吴天说道:“我们以后要一起住四年呢,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们能住在一起就是缘分……”

还没等俺发完感言呢,吴天身体一转,有背对着墙躺了下去,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跟俺说道:“真他妈的见鬼了,两个装B的,一个傻B。”

俺听见他骂俺,心里不难受是假的,但是俺也不想因为这种人就不开心,就当他是精神病好了,精神病杀人都不犯法的,骂人就算俺倒霉好了,这么一想俺一点都不介意了。

俺表哥说俺像阿Q,俺也学过《阿Q正传》,俺长长想要是鲁迅先生还活着一定很鼓励人们去做阿Q的,因为太多的人不懂得满足了。

物质生活越丰富,人的幸福感反而越低,阿Q就总觉得自己很满足,即便别人看着他很傻,但是他活在自己快乐的世界里,相比之下究竟是谁更悲哀呢?


第5章 费力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就这样大学伊始俺们寝室就不太平,好在俺表哥之前已经告诫过俺,说寝室矛盾是必然的,就像是在家呆久了还有跟亲人翻脸的时候何况是之前素未蒙面的外人呢。

不过话是这么说,要是寝室气场一直低气压的话感觉也很憋屈不是?所以俺就充当和事老的角色请胡承志和刘英龙拉上吴天一起到学校的外面饭店撮一顿。

男人就是这点好,甭管之前有多大矛盾多大的仇,酒桌上能喝到一起去的就是朋友,俺的酒量可以说就是从大学开始练出来的。

别看刘英龙个子小,那酒量,啧啧,喝白酒跟白开水似的,俺只能用啤酒跟他干,酒劲上来了大家都甩开膀子畅怀说起自己的往事了。

刘英龙说他家在山西一个偏僻的农村,比较穷的那种,本来是想报考中央美术学院的,分数线都够了,但是想想还是放弃了,因为学费太贵了,俺听到这里一个劲的惋惜。

他倒是还算想的开,他说他以后要是想画还是会画的,当不当画家无所谓,俺和胡承志听完都敬他酒,吴天听完倒是没说什么,俺怕冷场,撞了撞他胳膊,管咋地你也发表两句感言不是?

吴天喝了一口白酒说道:“干啥?就算是去了能咋样?以后就是达芬奇了?”

刘英龙一听,把酒杯一放道:“你他妈的想找茬是不是?连句人话都不会说!”

吴天冷笑道:“不拍马屁就是不会说人话?我还真不会说‘屁话’。”

刘英龙听闻立即起身想要抓吴天的衣服,俺夹在中间看情形不对连忙把刘英龙按在椅子上,刘英龙刚要抬屁股就被俺按住,刚要抬屁股就被俺按住,最后注意力都放俺身上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