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同人番外 > [众神的恶作剧]东方 作者dono大人

[众神的恶作剧]东方 作者dono大人

时间: 2012-07-30 04:09:12

文案

一、依旧是原创主角,依然主受!
二、依旧是有爱的温馨向
三、依旧保证不黑女主,好吧,个别读者说我隐形黑了,做好女主已经被黑的觉悟来看吧
四、cp未定,全程**向
五、主角金手指有,亲儿子外挂
六、动画随时打脸,但这种情况会尽力避免
七、能接受以上,便可以愉快的来看文了,坑品妥妥儿的
八、不接受也请默默的离开,不必留下让作者火大的意味不明的评论,谢谢合作

正文、第一章 ·华夏之神天丛云剑

“还是圈外……”草薙结衣看着自己手上的手机,信号格近乎于没有,喃喃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莫名奇妙的就遇到了这些人啊!说什么傻话啊?虽然事实能感觉到神就在身边,但是要我立刻就相信眼前这些人、额不,眼前那些漂亮的生物就是神实在是太扯了吧!”
草薙结衣握着手机,又看了看自从来到这个未知而神秘的世界之后就变小的,他们神社世代供奉的草薙剑,“真是的……虽然是一口气拒绝掉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啊……完全没有头绪啊……”
是的,就在刚才,她拒绝了那个自称“宙斯”的人的要求,跑了出来。
可是,果然还是好可怕啊!现在该怎么办啊……爷爷,妈妈……我,该怎么办才好?
来到这种地方,还被统治宇宙至高无上的主神宙斯下了命令——明明今天早上还是非常和谐的日常,为什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小姐,你怎么了?怎么了吗?”一只白皙的手突然出现在草薙结衣的面前,这是一只修长白皙的手,但是却并不细腻,甚至手上还有些茧子能够清楚的看到,这是并非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温柔的声音响起在耳畔,稍微让草薙焦虑的心安定了一点,总算是碰到一个温柔的人了。
直到刚才,她碰到的,完全是一些不可理喻的人,莫名其妙的事。好不容易碰见的一个金发蓝眼的人,虽然很温和像个好人的样子,但是他的同伴简直太过分了!
在一个人精神就快到承受的极限的时候,出现一个人,是很容易激发人的好感的。
草薙结衣现在就对这个毫无交集,仅仅只听见的温柔声音的主人,产生了一种[我们是同伴]的信任感。
草薙结衣搭上那只看似温暖实际也很温暖的手,借着力量站起来。抬起头的时候心中产生了一种这个世界一定全是美人的想法。
纯正的阳光金色的头发,碧绿的眼睛就像是翡翠一般。更奇特的是,眼前的这个人,整个人从头到尾都散发着阳光般的正能量,积极向上的,就像是……向日葵一样的感觉。
草薙结衣还没有反应过来,便感觉到手背上传来温润的感觉,“我是阿波罗,是希腊的神哦,以后还请多多指教。”
阿波罗偏着头轻轻笑了笑,散落了一地的阳光。
草薙结衣心中微惊,她——出生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被吻手……还是被这么好看的人……
草薙结衣收回自己的手,无论如何,她果然还是……
阿波罗的手如影随形,再次将草薙结衣的手抓进手心,猛然将双臂一收,身子渐渐贴近,看着阿波罗那张越来越近的俊脸,草薙结衣认命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充满了失望,原以为这个人会是温柔的好人,原来竟然是这么……轻浮……
这样的话,跟那些品行不端的人类男子有什么分别?!这就是所谓的神?她都要笑了啊。
果然这些神就没什么好东西,不是眼睛长在头顶,不是性格差到世界尽头,就是举止轻浮无端……真是够了!她受够了!
草薙结衣正准备推开阿波罗的时候,阿波罗停下了,笑着抓了抓脑袋,阿波罗略带歉意的道歉,“真是抱歉,你是异国人吧,差点犯了同样的错误。看样子是东方人,见面的问好不是贴面吻颊是吧?对不起我失礼了,失礼了呢。我让你不知所措了,对不起,对不起了。”
草薙结衣顿时心中一空,什么嘛……原来是这样……
“我是日本人。”草薙结衣看着鞠躬道歉的阿波罗,心中觉得释怀了,文化的差异礼仪必有不同,人家都那么真诚的道歉了,这样一说他的行为也完全跟轻浮沾不上边,反而该说对不起的是她才对。
“没关系的。”草薙结衣摇了摇头,神情有些微妙。
“你没生气真是太好了。”阿波罗爽朗的笑了,脑海中仿佛记得,很久以前他也是这样对着一个东方的人,冒失的行了吻颊礼……啊咧,那个人的脸,阿波罗皱了皱眉,无论多少次都想不起来,只记得是一个温暖的人,穿着橙色的衣服……
可是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阿波罗却怎么想也无法回忆起来。
阿波罗摇了摇头决定不去想,他作为太阳神生活了这么久,发生的事情一件一件又一件,脑海中遗忘的事情,一定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吧。
“恩?你的脸色不太好,怎么了吗?”阿波罗看着对面的草薙结衣,原来是日本人啊,日本呢,也是在日出的东方呢,是他力量最为强大的一个方位。
日出东方,是力量源泉此方。
草薙结衣咬了咬唇,“刚才我被人命令了,说要我让神明们明白爱人类的心情,教给神明们人类的东西,可是那种事情我做不到,我想要回家……可是宙斯……虽然自己想做点什么,但是我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是这样啊,所以你才一副要哭了的样子啊……”阿波罗笑着低下头,视线与草薙结衣相平,声音低柔,“不要哭,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哦,是你的同伴哦。”
“虽然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所以,一起去确认吧!”阿波罗向草薙结衣伸出了手。
阳光正好,树影婆娑。
草薙结衣感觉到阳光照耀在自己的身上,格外的温暖。
是啊,阳光可以祛除身体的寒冷。
首先先冷静下来,再怎么焦急也解决不了问题。
草薙结衣点了点头,果然还是要确认一下,在茫然的状况下,有这样一个可靠的同伴真是不幸之中的万幸。
“……先前看见的飞马……”草薙坐在飞马上,依然是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充满着不可置信的表情,“像做梦一样……”
阿波罗坐在草薙结衣身后,听见草薙结衣的感叹轻轻笑了。
胸腔中的轻轻震动,阿波罗骑着飞马飞高,这里既不是他所熟悉的希腊神话系统中的地点,也不像是十六知性种族的领地,只是一个空中岛屿,往上只能飞100米左右,最上层是一层白云,他对着白云发动过一道攻击,但是却被什么结界一样的东西吸收了。
不是反弹而是吸收……那么如果以身体冲突,会发生什么大概也能预测。
会像力量一样被结界所吞噬吗?真是令人恐惧的结界啊。
草薙结衣因为是人类所以并没有察觉到,无论是他的攻击或者是结界……只是从空中看下去,除了小岛就只有白云,换句话说,果然如同他多次探索过的结果一样,他们果然是被困在这里了啊。
阿波罗分出眼神看了一下前面的草薙结衣,虽然这个可爱的人类女孩说到三代神王宙斯的名字,但结界的力量似乎并不是他所熟悉的宙斯的力量……
难道,是另有黑幕?
阿波罗让飞马降低了飞翔高度,一点一点的仔细巡逻地面。
虽然他已经做过几遍这样的事情了。
既没有发现可疑的生物,也没有发现结界有什么破绽。他试着全力向着结界发出冲击,都是无功而返。根本找不到有效的对策。
虽然做过了探索的事情,但是……再做一遍的话,对这个人类的女孩来说也是一种慰藉吧,尽管结果肯定是什么都不会发现,但是能稍微让她心安一点的话……就是作为神的基本职责了吧。
好像,他稍微有一点点明白父亲经常说的人类与神明的信赖关系了。
如果人类都是这样可爱的小姐,那么什么热爱人类好像也能做得到啊。
“嗯?那是……!”阿波罗睁大眼睛,明明先前巡逻都没有发现,是什么时候——
“发现什么……了吗……”
草薙结衣听见了阿波罗的惊呼,顺着阿波罗的目光望过去,草薙结衣一瞬间也被眼前的景色震得说不出话来了。
“好美……”惊叹自草薙结衣口中溢出。

正文、第二章 ·华夏之神名为东方

“好美……”惊叹自草薙结衣口中溢出。
眼前是一座庄园。
并不像是前面欧式风格的学院风,倒有些像是古日本时候的庭院,却华丽的多。草薙结衣也不能准确的形容出来。
空中回廊,楼阁精致。
这些都不是重点,更奇特的事,这座庭院无论是亭、台、桌、椅,还是原本就该绿意盈盈的树、椅、秋千,一切的建筑都是绿色。
并不说绿色这种颜色上色的建筑,而是……一切的建筑都是由绿叶组成的。一片连接着另外一片,可是其中却看不见藤蔓或者叶柄,只是绿叶,不知道通过什么力量连接成精美的建筑物。
原本由树叶构成的建筑应该是很脆弱的,但是这里的楼看上去却并不如此,反而给人一种牢不可破的坚固感。
“中间,好像有一个人,阿波罗桑,我们下去看一看吧。”草薙结衣对身后的阿波罗道,她有一种预感,这个人,一定知道些什么。
就算她的预感出错,但是这么悠闲的坐在庭院……还在喝茶,至少应该比他们知道的多才对。
阿波罗点了点头,他正有此意。
他原来巡视的时候经过此处,并未发现这里有人,更不曾有这样的建筑。
那么就只能说明这个人的到来,在时间上应该在他之后,而且居然在不短的时间内利用力量造出了这样一座小庄园,想必是一位力量不低的神,不知道是希腊神话中的哪一位?操控绿叶,难道是掌控植物生长的德墨忒尔阿姨吗?不过德墨忒尔阿姨不是早就退出神职了吗……还是说是她的接班人?
越接近,阿波罗就越感觉到奇怪。
德墨忒尔阿姨是从来不穿黑色衣袍的……难道是别的地域的神明?据他所知,除了死神和冥王之外,很少钟爱黑色的神明……
阿波罗带着疑问降落在庄园的门口。
毫无疑问,此庄园的拱门也是由绿叶组成的,流动的绿,充满着生命的张力。
这并不是一般的神所擅长的制作,而是创造。只有创造出来的东西,才会富有如此的力量。
阿波罗能肯定,如果现在他对这个绿叶建筑物发出攻击,那么他一定会陷入战斗之中。
这世界上本来就有的东西,称为现物,一般的神只要稍有悟性,就可以轻松的的复制出现物,可是复制出来的东西并不具有知性,也就是说有形无神,就比如说他们前面看到的欧式校园建筑,就只是普通的建筑了。
这里的建筑却不同,应该被注入了一丝知性,这里的树叶给人的感觉不同,就像……每一片树叶都活着一样。
这些树叶应该可以感知到外界的变化。
阿波罗心中警戒起来,虽然没有感觉到恶意,但是……小心为上。
两个人一同走进了这个奇迹般的庄园。
“呐,人类的妖精小姐,这个是你们东方的建筑类型吧?你知道些什么吗?”
走了一段时间,盆栽矮景,小桥流水,一步一景让阿波罗心里惊叹,不说要靠着神力创作出这么美的庭院,光是在脑中构想出来就已经够了不起了。
难道是和妖精小姐一样来自日本的某位神明?阿波罗忍不住开口问了,是不是他远离人类界太久了啊,日本……有这么厉害的本源神吗?不、应该说,日本什么时候诞生了本源神?
草薙结衣摇了摇头,“不像是日本建筑,倒……像、像是中国的建筑,我曾经在电视里面看过,中国就是这样的。”
比日本更加讲究精致细腻的美。
阿波罗点了点头,对草薙结衣道,“转过这个弯,估计就是中庭了,先前看到的那位神明就在中庭,一会儿你就躲在我的后面,不要轻举妄动,毕竟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对于仅仅只是一个人类的你来说还是太过危险了。”
会发生什么?危险……草薙结衣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点了点头跟在了阿波罗的身后。
阿波罗桑——难道有战斗的打算吗?还是说,阿波罗所说的同伴,真的仅仅只有他们两个人而已……?随时可能会碰到危险……?
转过这段盆景的回廊就是中庭。
一座绿叶小亭,一张绿叶长桌,几张秋千长椅,中庭如同阿波罗在空中所看到的的一样,宽敞而简洁。
一转进中庭,阿波罗的目光便牢牢的锁住在了坐在绿叶秋千椅上的,那个少年的身上。
明显不是希腊神系中的打扮,过分白皙的肤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非常漂亮,不张扬却精致到无法言述的五官,以及……同头发颜色一样的黑色眼眸。
是一种非常纯粹的黑色,其他的一点杂色也看不见,几缕发丝垂在前额,光是看着就能想象到那份微凉柔软的触感,少年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长袍,并不是西欧传说中魔法师的风格,而是……
是远古的东方风格。
少年的黑色长袍走进了看才知道并不是纯黑,黑色腰带上绣有一条灰色的长龙,栩栩如生就像是一条灰龙盘旋腰间;领口袖口也是有着东方神龙的刺绣,但并非全是灰色,领口是一条青眼白龙;左边袖口是是一条吐着紫色龙息的紫龙;右边没有袖子,肩膀处的衣服就像是被刀剑一刀斜斜斩断一样的感觉,露出了白细的胳膊,小臂处开始是一截与身上衣服同色的黑色护臂,草薙结衣注意到那个护臂的边缘处也绣有巨龙,好像是一条蓝色的巨龙,龙身非常有光泽。
神龙……阿波罗仔细在脑中搜寻,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的神龙才是这样的鹿角蛇身鱼鳞鹰爪的形象——华夏中国。
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东方美人。
一些细碎的记忆片段飞速的从阿波罗的脑中闪过,快的来不及捕捉就消失的无影无踪,黑……黑色,是谁跟他说过,充满绝望痛苦的黑色与散发着希望和光明的黑不能用眼睛去分辨……头,好痛。
阿波罗使劲的摇了摇头,抬眼直视面前正在饮茶的少年——他的黑色,是希望还是绝望?
长长的黑色发丝随着清风轻轻飘扬,十六七岁的东方少年,阿波罗确定自己不可能认识他,这么漂亮的神明,见过一次的话无论如何也会有印象的吧?
“你好,我是希腊神话系统中的太阳神阿波罗——阿波罗·阿伽那·贝莱亚,”阿波罗右手放置左肩处弯腰行礼,西方的贵族,良好的家教形成的无可挑剔的礼仪,阿波罗翡翠般的碧绿色眼睛显示出他的谨慎。
两位不同地域的神明若是不期而遇,互通姓名便是表示友好。
“阿波罗·阿伽那·贝莱亚,”少年听见这个名字抬眼看了一眼阿波罗,然后点了点头,眼眸中有了点点笑意,“我是华夏的神明,称我为东方(Tō hō)就好。”
阿波罗心中一凛,没想到真的是……
更没想到那个[东方],竟然是这么美好的一个少年。而且,这个少年……好像认识他?怎么想都过太可疑……难道只是错觉?
而且,这个[东方]……好像和传言中有些区别,阿波罗按下心下的疑惑。
草薙结衣完全躲在阿波罗的身后,处于失神状态。她出生以来第一次看见这么美的生物,不是在人类世界看到的使用过PS之后的图片,比她来到这里之后见过的每一个人都要出色,却不会突兀,让人觉得美得理所当然。
有着一种让人看过一眼就记住他的本领。
“哦?你身后的就是那个被天丛云剑选中的人类少女吗?”东方眼眸轻轻一转,“不介意的话,坐下来喝杯茶如何?”
还是个相当可爱的女孩子嘛,宙斯那厮……究竟在想什么?虽然他按照宙斯的意思,辟出了这个新的空间,改造了天丛云剑,但是宙斯……告诉他的并不是全部的事实。
不过宙斯不想说他也可以不通过宙斯去知道,也不知道几百年没有这样活跃过了,当做一场有趣的游戏来打发时间也未尝不可,而且宙斯还承诺只要众神成功毕业就给他[那样东西]作为报酬,简直就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嗯,天丛云剑选出来的小女孩呢。东方打量着草薙结衣,心中暗自点头,从她的身上,他看出一些特别的东西,可能也是因为这个,天丛云剑才会选中她的吧。
当然外表也是很重要的,无论是神明还是恶魔,都是崇尚美的。很多神明都是些暴力分子,如果被选中的是个粗狂的汉子,可能很快就被干掉也不是不可能的,嘛,那样就达不到宙斯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了。
“感谢你的好意,”阿波罗再次一礼,他可没有闲心和这尊看似温和的杀神一起喝茶,毕竟是那个传闻中的东方的话,什么时候翻脸也不奇怪——发动唯一一次神界大战的华夏之神,并在那次大战中完全处于胜方的东方,不管他表现得再亲切,都不是能够掉以轻心的存在,“这边要先告辞,失礼了。”
虽然在对面那个人身上,完全没有感觉到面对他的父亲那样的神威,但是大意的话会吃苦头的。
传言三分真,不可全信也不能完全不信。

正文、第三章 ·华夏之神草薙结衣

“啊,这样吗?”东方淡淡的垂了垂眼睑,轻轻的道了一句,“相当可爱的人类女孩啊,宙斯不再年轻真是遗憾,那么再见。”
阿波罗抓过草薙结衣的手,准备离开。
虽然阿波罗不喜欢别人随便拿他父亲的**说事,在天界的时候也是维护着父亲,但是现在的情况不同,阿波罗并没有感到恼火,他甚至少年的声音在说到宙斯这个名字的时候带了另外一种情绪,那是一种跟朋友说话的语气。
对了……很久以前,他的父亲好像是说过的,一生的朋友有两个,一个是埃及神话中掌管智慧的神明,也是众神界知识最为渊博的神明——托特·克多西亚斯,说到另外一个的时候,却叹了一口气只说了一句华夏之神,就没有了下文。
那个时候的宙斯是复杂的,语气太过沉重,神情太过复杂。
他那时候年纪还小,并不明白宙斯的意思,到现在他也依然不能完全理解,不过成为神明这么多年,如果还不知道华夏只有仅仅一位的神明,那么他也就不配处于希腊神界高层了。
对于他们其他神明来说,华夏这块土地就如同他刚才所见到的东方一样,神秘而又美丽,纯粹不失优雅,名字谁都听说过,可是没有谁真正的了解。
不管是希腊、北欧、埃及,亦或是在神界大战中消失的印度,还是小地域性的日本、罗马,其神明都是一个系统,神明一众分统不同的领域,就像是他们希腊,除了三代神王本源之神的宙斯位于顶点,下面便分为主管海域的海神波塞冬,青春与丰收的德墨忒尔,管理人之生死的冥王哈迪斯,智慧女神雅典娜等等,是分而管之,所有的神明都受制于宇宙神王宙斯,这就形成了一个神明系统。
其他地方大多也是这样,不过有没有本源神就是另外的事情了。
只有华夏这个地方不同,神话传说虽然不少,可是他们并没有神明系统,只有仅仅一位的本源神,就是东方。
阿波罗正要离开,却感觉到一股力量将自己拉住了——草薙结衣。
草薙结衣站在原地,双脚一挪也不挪,她拉住阿波罗的手,眼神坚定的看着阿波罗,“阿波罗,我们在这里喝一杯茶吧。”
这位名为东方的华夏之神,刚才好像说到了[天丛云剑]这个词吧,如果她没记错,宙斯说过她是被天丛云剑选中的人,也说过带她来到这个世界的就是她现在,脖子上挂的这一把他们神社世代供奉的草薙剑。
说不定这个人,不,这个神知道些什么□□也说不定。
“妖精小姐……”阿波罗看着草薙结衣坚定的双眸握了握拳,算了,总之他会保护着妖精小姐,不管对方这个杀神想要做什么!
两人坐在了东方的对面。
看着阿波罗沉重的面色,如临大敌的模样让东方破口而笑,一瞬间两人都只觉得如沐春风,紧张的气氛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们两个完全不用这么拘谨,我又不是什么特别危险的人物。”东方手指轻移,树叶就仿佛有生命一样的,自动组成了一尺来长的树叶藤,给两人倒了茶。是东方传统的绿茶,白瓷的茶杯底立着几颗尖尖饱满的茶叶,逸出淡淡的茶香,碧绿的茶水看上去也很漂亮。
东方做了一个请用茶的姿势,面带微笑看着对面两人,啊呀,虽然天丛云剑选出来的人他也很信任,毕竟也是经过他的手,但是果然还是要测试一下的吧。
草薙结衣仿佛看见对面少年墨黑的眸子中一闪而过的紫色光芒,定睛一看却又什么都没有,草薙结衣嘬饮一口茶,是错觉吗?
阿波罗狐疑的看了看东方,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端起茶杯,优雅的喝了一口,不管怎么样,他处于被动状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对了。
真的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东方,完全无法想象这个人是怎么在神界大战中大杀四方,在三次的神魔大战中创下无人能及的战绩的神……这样精致的少年,完全就应该呆在安全的地方,躺在豪华的雕花大床之上被保护的好好的,而不是与丑陋的恶魔战斗。
果真这对面的是那个东方吗?阿波罗对此产生了一丝怀疑。
“那个,关于天丛云剑,你知道什么吗?”草薙结衣将茶杯放下,揣测的开口问了,“无论什么,什么都好请告诉我!”
东方黑眸含笑,“看来宙斯真是什么都没有跟你说明白呢。”
“这里是另外一个时空,既非人界也非神界,是宙斯和我一起创造出来的世界,恩称为庭院比较合适吧。宙斯将众神召集在这里来,是为了让神明们体会什么是人类,什么是爱,为了让神明拾起与人类的信赖关系。他是这样说的,真实的想法究竟是怎样的……”东方摊了摊手,作无奈状,“我也无从得知,至于天丛云剑,是先代日本海神须佐能男从魔物八岐大蛇体内得到的神剑,是具有庇护人类力量的剑。按照托特·克多西亚斯的思想,经过我的力量改造,在人类界选出适合的人类——”
草薙结衣猛地撑着桌子站起来,双手拍在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声响,“这个日本的神话传说我知道!你这样做也太过分了!随便的创造出一个世界,不顾别人的意愿就将别人强行拉进来!太强硬太野蛮了!我要回去!放我回去!”
阿波罗惊讶的睁大眼睛,妖精小姐……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暴躁?!她说的一部分是事实没错,可是这样一股脑就怪在别人身上,就像是在迁怒一样,他不喜欢。
果然人类……
就算言语激烈,行为暴动,在这中情况下除了给自己带来多余的麻烦之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一道明光划过阿波罗的脑海……为什么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就好像是他亲身经历过的一般,得出这样的结论……不冷静不仅不能解除困扰之外,也许冲动之后有一瞬间的快感,但那之后到来的绝对不是解脱,是绝对的噩梦。
随着草薙结衣的质问般的话语,她的身体也慢慢逼近对面的东方。
草薙结衣只觉得心中有一股冲动,为什么她非要受到这种待遇,明明早上为止还生活的好好的,却被这些自诩神明的人安排了这样的根本看不到希望的路,她的家人要怎么办?!莫名其妙被丢到这个世界,被无视,被威胁,被捉弄,被不公平的对待……她做错了什么?!
一切都是对面这个人的错!
如果不是他和宙斯创造出这个世界,改造天丛云剑,她根本就不会到这边的世界来,内心的茫然无措和焦急无助,再次一刻全然化作怒气,草薙结衣的怒气达到顶点,双手伸向依然笑着的东方,“快点将我送回去!送我回去!否则……”
为什么还能笑?就因为你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将别人安逸的生活全都毁了!
面前“唰”的飞过一片树叶,擦着草薙结衣的鼻尖而过。
草薙结衣惊恐的睁大眼睛,身体因为一股拉力扯着向后退,避之不及的发丝已经被飞过的树叶利落的切断!
草薙结衣双腿一软,惊魂未定的跌回了秋千椅上,背后一片濡湿的冷汗,好可怕……刚才她,如果不是阿波罗拉她这一把的话,她会死在这片树叶之下吧……树叶划过的气流刮得她的脸颊,现在依旧生疼,第一次直面死亡的威胁,草薙结衣这才明白自己的渺小——对方是神明,要取她的性命只是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不,说是动动手指都是抬举她了。
阿波罗站起来,“华夏之神,你也太过分了!就算妖精小姐有失礼的地方,你也不必……”
“阿波罗·阿伽那·贝莱亚,我并没有恶意。”东方看了看阿波罗捏紧的双拳,聚集起来的力量是那么明显,为了人类要和他为敌吗?还是说是身为男性在女性面前的自尊?后者成分居多吧,若是真的怜惜人类,否则也不会被宙斯拉进这个世界了,东方看着阿波罗笑道,“我和你不同,我是爱着人类的。如果我真的想要让她消失,她现在还可能坐在这里?”
阿波罗松开双拳,的确。
且不论东方说的爱着人类这句话的真实性,他后边说的是无法反驳的事实,草薙结衣的行为已经是冒犯神威,就算被处罚他也不能说什么。
毕竟……东方也是稀少的本源神之一。
“何况天丛云剑的庇护力量也会保护她,不会真的伤到的,放心吧。”东方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角,“我不喜欢别人离我太近触碰到我,为我的失礼表示歉意。人类少女,现在冷静下来了吗?”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