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兄弟情深 蝶之灵(上)

重生之兄弟情深 蝶之灵(上)

时间: 2013-11-02 20:11:57


浓缩版全文:
苦逼的安洛小受在一次意外中重生到一个商界大少爷的身上,作为饱受祖父青睐的长子嫡孙,在兄弟夺权的斗争中似乎只能当一个炮灰。更可怕的是……弟弟看他的眼神越来越奇怪了,甚至得寸进尺的想要……
被弟弟压倒的那一刻,安洛悲愤地想,难道这一世的他注定逃不开“兄弟情深”的怪圈?

安洛(皱眉):我不想重生后跟一些奇怪的人在一起。
某人(突然在背后出现,微笑):哥哥刚才说什么?
安洛:……没什么。

关键字:腹黑忠犬攻vs冰山女王受,兄弟年下。
本文想写一个外表冷硬如冰内心却很柔软的小受,冷冰冰的家伙被压倒之后红着脸喘/息的样子是我的恶趣味,作者节操已经掉一地了,不能接受兄弟的同学跳坑慎重!!

  Chapter 01
  安洛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再次回到了二十岁那年的夏天,刚刚考到驾照的他和哥哥安扬一起开车出去,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了一起严重的车祸。
  “——安洛——小心!”
  车子撞过来的那一刻,耳边响起安扬焦急的声音,安洛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朝着自己冲过来,然后,自己的身体被他以拥抱的姿势护在了怀里。
  车子被撞出高速公路,直接从山坡上翻了下去,安洛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身体被安扬抱在怀里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可他却清楚地听到趴在身上的安扬喉咙里发出的闷哼的声音。
  车子滚了几圈最终停在山坡下面的平地上,鼻间闻到一股刺鼻的汽油味,安洛赶忙打开车门,用尽全身的力气把安扬从车里拖了出来。
  身后的车子轰然爆炸,漫天火光映出安扬满是血迹的脸。
  他的头被磕破了,不断有鲜血涌出来,安洛慌乱地伸手去擦他脸上的血,越擦越多,手指控制不住的轻颤,声音也忍不住微微发抖:“哥,你醒醒……”
  安扬挣扎着睁开了眼睛,轻轻握住安洛的手,笑了笑说:“安洛,你没事就好……”
  安洛紧紧抱住他,“我,我没事……我给你叫救护车……你别担心……哥……你不会有事的……”
  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难以掩饰的哽咽,每发出一个音节,肺部就像是被一双手用力挤压着一般,胸口会产生一种窒息而沉闷的痛楚。
  救护车刺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洛突然从梦中惊醒——
  脊背上渗出的冷汗让睡衣紧紧粘在了身上,脖子像是被人勒住一般呼吸困难,安洛松了松衣领,深吸几口气来平复激烈的心跳,皱着眉头打开床头的灯,抬眼望去,窗外漆黑一片,墙壁上的时针正指向凌晨三点。
  又是噩梦。
  不过是一个平常的噩梦。
  这样的情节在梦里已经上演了无数遍,像是在眼前反反复复回放的老电影,他甚至清楚记得其中的每一个细节,就连眼泪从脸颊滑落时冰凉的温度也仿佛真实存在的一般。
  那一年,他才二十岁。
  那一瞬间,他自懂事以来第一次失控地流下了眼泪。
  后来的很多个夜晚,安扬睁开眼时说的那句“安洛,你没事就好”,总是反反复复在梦境里重现……每一个字,都如同最尖锐的刀子一样,深深刻在他的心底。
  在后来的很多年里,当他一个人面对巨大的压力排除众议收回安家的股权,当他拥有了最高的权利站在安氏集团大楼的顶端,当他看着楼下熙熙攘攘的人群和落地窗上自己的投影……
  每当最艰难、最孤独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当年的那一幕。
  在发生车祸的那一瞬间,安扬不顾生命危险,毫不犹豫地扑过来用身体护住了他,满脸是血的他轻轻握着他的手说:“你没事就好。”
  每当想起那一幅画面,安洛就觉得心底充满了暖意。
  他知道安扬只把他当成是弟弟,他也知道,安扬的心里,苏子航的位置永远都没有任何人能够代替。
  可即使只是弟弟……对他来说,也已经足够了。
  ***
  安洛从桌上拿起一支烟,走到落地窗前,默默地点燃。
  在安扬发生车祸养伤的期间,年少的他独自一人扛起了父亲留下的重担,他渐渐习惯了一个人度过各种难关,习惯了一个人在深夜里醒来,看着漆黑的房间里唯一亮着的那点微弱的光芒。
  那是一个精致的打火机,十八岁那年安扬高价订做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上面刻着一个“洛”字,被他视若珍宝放在床头,从来都舍不得用。
  打火机的中间镶着一颗小巧的夜明珠,会在夜晚的时候发出莹润的光芒。
  每当深夜里独自醒来,被可怕的黑暗所吞噬的时候,安洛就会把那个发着光的打火机握在手里,看着那点微弱的光,感觉着金属冰冷的温度,似乎这样会让他更加冷静。
  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他不再是当初那个看见安扬吸烟后好奇地想吸结果被呛到咳个不停的小安洛;他不再是那个偷偷把哥哥的打火机藏在口袋里的小安洛;他不再是那个安静地跟在哥哥的身后仰望着哥哥背影的小安洛。
  如今的他是安家的掌权者,已然拥有了最高的权利。
  在外人面前总是冷冰冰的他,习惯面无表情,习惯冷言冷语,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心里,其实有一个永远都无法填补的缺口。
  那个缺口,就是安扬。
  暗恋一个人的滋味,其实很难用语言说得清楚。
  暗恋了太久,以至于到现在已经记不得第一次喜欢上安扬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甚至记不得当初动心的契机。
  只是第一次跟安扬见面的场景依然清晰的刻印在脑海里。
  那还是青涩懵懂的少年时代,从小就被寄养在外婆家的他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安家,对安家环境完全不熟悉的他站在门口忐忑不安手足无措,就在这时,身穿白色休闲服的安扬从楼上走下来,微笑着伸出双臂,给了他一个无比陌生、却又无比温暖的拥抱。
  记得他在耳边轻声说:“欢迎回家,安洛。我是你的哥哥,安扬。”
  就是在那一刻,认定了那个人是自己的至亲。甚至在后来,慢慢在心底变成了至爱。
  只可惜这样的暗恋,注定不会有结果。
  ***
  安洛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幕,唇角扬起个略带苦涩的笑容。
  转身从床头拿过那个精致的打火机,轻轻握在手心里感觉着它熟悉的温度……从来没有告诉过安扬,其实他很喜欢这份礼物,这也是他从小到大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哪怕穷尽一生都得不到他的爱情,他也从不后悔为他所做的一切。
  只是,若有来世,希望彼此不要再相遇。
  因为这条注定无果的路,他已经没有力气,继续走下去了。

  Chapter 02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纱洒进屋内,照出卧室里沉睡的男子脸上冷硬的轮廓。
  那是一张非常英俊的脸,高挺的鼻梁和微薄的嘴唇让整张脸增添了一种成熟男人性感的魅力,只是这张脸太过冰冷,即使在沉睡中,脸上也像涂上了一层胶水一样表情紧绷。
  哪怕是早晨的阳光,也无法给他的身上增添一丝温暖的气息。
  男子略显苍白的手指紧紧攥着被子,因为太过用力,手背上的血管都显露了出来,眉头也轻轻皱着,显然正被噩梦所困扰,他的嘴唇甚至被牙齿咬出了一排浅浅的齿印。
  突然响起刺耳的闹钟铃声,让安洛从噩梦中彻底惊醒过来。
  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此时已是早晨七点,今天上午公司里还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他必须出席。安洛揉了揉酸痛的太阳穴从床上坐起来,披着睡衣走到洗手间,用冷水冲了把脸,甩开脑海中关于噩梦的记忆,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毕。
  顺手拿过衣架上的黑色衬衣换上,一丝不苟地系好扣子,再打上领带,整个人焕然一新,完全变成了一副商界精英的模样。
  镜子里的男人看上年轻英俊,神采奕奕,没有任何人会把深夜里独自站在窗前吸烟的落寞男子跟此时的安洛联系在一起。
  安洛看了眼镜中的自己,整理了一下衬衣衣领,这才转身往餐厅走去。
  安扬正坐在餐厅看报纸,一边咬着面包一边带着微笑看报纸的男人给人一种居家男人特有的温馨感。阳光正好从窗户照进来投射在他的身上,一身白色在光线的渲染下,似乎突然变得刺眼了起来。
  这么多年过去,原以为早就心如止水,可每次见到他时,心脏还是会不由得一阵紧缩,那已经变成了无法控制的条件反射,变成了习惯和本能。
  安洛站在原地沉默片刻,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深吸口气,这才开口道:“哥,早。”
  安扬抬起头来,朝安洛微微一笑,“过来吃早餐。”
  安洛低着头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过他准备好的面包,沾上酱料咬了一口——面包烤得很好吃,牛奶也是刚刚热过的,安扬这个人其实很细心温柔,只不过,他的温柔早在当年苏子航走的那一刻……
  想起苏子航这个名字,安洛心底又是一阵刺痛,赶忙把脑海中凌乱的思绪全部压回了心底。
  未免气氛太过尴尬,安洛便寻找话题说:“哥,你在看什么新闻?”
  安扬手里一直拿着报纸在看,听安洛问,便微笑着把报纸递了过来,指了指报纸上的标题说:“邵荣跟他爸爸一起,参加了一个关于器官移植的项目研究,还在伦敦的医学学会上亲自发言,这孩子倒是挺有出息。”
  安扬所说的邵荣是两人的外甥,他父亲邵长庚是个外科天才,邵荣受父亲影响也走上了学医这条路,目前正在英国邵长庚所在的那家医院里实习。
  安洛低头看了眼报纸,果然是邵荣拿着话筒做演讲的照片,记忆里爱哭的小男孩,如今已是个风度翩翩的小青年了。
  时光匆匆而过,转眼间,他跟安扬已经做了二十多年的兄弟。
  岁月似乎并没有在安扬的身上留下太多的痕迹,如今的他看上去依旧年轻,脸上也依然带着温暖的笑容,作为黄金单身汉的他,追求者可以排成一条长街,然而他却再也没有恋爱过。安洛知道,他的心早已跟他的爱人苏子航一起,留在了二十年前那个冰冷的墓碑下。
  沉默很久之后,安洛才低声说道:“子航的祭日……是明天吗?”
  安扬表情平静地说:“是,我打算订今天下午的机票,回国去看看他。”
  安洛说:“一起吧,我正好也要订机票回国。”
  安扬疑惑地抬起头来,“你回去做什么?”
  安洛低声道:“安家那栋祖宅近期就要拆迁了,有些问题需要回去处理。”
  安扬了然地点头,“那好吧,机票就交给你来订。”
  安扬说:“嗯,放心。”
  ***
  早晨八点准时到了公司,乘电梯到达二十八楼的办公室,年轻美貌的助理Lisa早就等在那里,看见安洛之后微笑着迎了上来,“安总,早。”
  “早。”安洛朝她点点头,一边把西装挂在门口的衣架上,一边坐到办公桌前的转椅上翻阅着她递过来的行程表,“明天有什么安排?”
  “明天下午有一个集团内部的会议需要您出席,晚上还要参加周总的生日宴……”
  安洛皱了皱眉,“想办法推掉,我需要三天的假期。”
  Lisa犹豫了一下,“好,我知道了。”
  她在这里当了一年助理,早已摸清了安洛的脾气,安洛为人冷冷淡淡不苟言笑,就像一只会移动的雕像,激怒他的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具体严重到什么程度没有人知道,因为没有人敢尝试去激怒他。
  作为私人助理,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命令,绝对服从命令。
  安洛对这个机灵的助理很是满意,抬头看了她一眼,说:“顺便订两张今天下午回国的机票,我要回去一趟,这三天有什么事情让副总全权处理,处理不了再给我电话。”
  Lisa恭敬地点头:“明白。”
  “好了,你出去吧。”
  打发走助理之后,安洛从座椅上站起来,顺手倒了杯水端在手里,走到落地窗前,静静地看着脚下喧闹的街景。
  和他出生的地方不同,这座城市十分繁华,高楼林立的商业区,一座座拔地而起的建筑拥有现代化都市时尚的设计外观,冷硬的金属材料在早晨金色阳光的照射下泛起一层炫目的光泽。
  这里的建筑没有一栋是低于二十层的,商业王国的大楼看上去非常雄伟气派,却又透着金钱构筑的商业王国特有的残酷和冷漠。
  站得太高,楼下街道上的车辆和人群便显得格外渺小。
  还记得小时候,他跟妈妈一起住在外婆家里,那是一个乡下小镇,外婆家的院子里种着一棵很大的樱桃树,每到樱桃成熟的季节,他就光着脚站在树下摘樱桃,摘满满的一碗,不出一会儿就能吃光。
  那个时候,他还没有见过这样高的大楼,周围的房子都是两三层的建筑,站在楼上可以跟楼下的朋友打招呼;那个时候,他完全没想过公司、金融这种陌生的概念;那个时候,他还不像现在这样冷漠,他甚至还会对着人微笑。
  后来母亲去世,他被父亲接回安家,生活也开始彻底的改变。
  到了如今,终于站在了权利的最高点,安洛却发现自己过得并不开心。
  他甚至很难拥有一个质量好的睡眠。
  反反复复的噩梦,总是让他在凌晨两三点的时候惊醒,几年下来,身体瘦了一圈不说,精神也越来越不如以往。再加上对兄长那种难以启齿的暗恋情结,让他的心情一直处于极度压抑的状态,甚至需要心理医生的开解才可以减轻负担。
  很累。可安家到现在还没有继承人,父亲留下的公司总不能毁在自己的手里,所以只能继续坚持着。
  只是不知道自己这样坚持的意义到底是为了什么。安家是不可能有后代的,钱赚的再多也没人继承,在自己死的时候,安家的产业如果后继无人,辛苦了一辈子,最终还是会化为泡影。
  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安洛突然觉得有些厌倦。
  回头接起电话,果然是助理Lisa打来的,跟他汇报刚才交代的事情已经全部办妥,机票也订好了是下午三点半的航班,安洛说了声谢谢便挂断电话。
  坐在转椅上沉默了一会儿,安洛拿起话筒又拨了另一个号码。
  “张律师吗?你来一下我办公室,嗯,现在过来……我想立一份遗嘱。”
  或许很难想象,这样年轻的男人为什么会突然想到立遗嘱,也只有安洛自己明白这么早立下遗嘱的原因。
  他没有父母,没有恋人,没有孩子,除了安扬之外也没有别的亲人。如果有一天他突然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或许也不会有太多的人为他难过。
  孤身一人生活,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或许在死的时候,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遗产留给安扬。
  虽然那些遗产在安扬的眼里并不算什么,却是他所拥有的全部心血了。

  Chapter 03

  .
  安洛拿起钢笔字,刚要在遗嘱上签名,就听张律师低声问道:“安先生,您……考虑清楚了吗?”
  安洛果断签下自己的名字,头也没抬地淡淡说道:“嗯,很清楚。”
  把百分之十的私人财产匿名捐赠给邵荣父子在英国的器官移植研究中心,其余财产全部由兄长安扬继承,这是安洛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也是唯一的处理方式。
  反正这辈子不打算结婚生子,身边唯一的亲人就只有安扬,如果安扬不愿意接受这份遗产,到时候该怎么处理就随便他吧。或许他会把财产全部留给邵荣也不一定。
  立好遗嘱后,安洛转身来到会议室,结束会议便匆匆开车回家。
  不知为何,他总觉得今天有点心神不宁,可能是昨晚关于车祸的噩梦让他回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刚才在公司频频走神,状态一直很不好。
  下午就要回国,不如现在回去收拾一下行李。
  回到家的时候,安扬正在睡觉,安洛推开他卧室的门,看着躺在床上的他睡着后微笑的样子……被心底本能的渴望驱使着,鬼使神差一般,安洛轻轻走到了他的床边,慢慢俯下身……
  心跳开始不受控制地加快,朝思暮想的人就在面前近在咫尺的位置,只要再低几厘米,就可以碰触到他的眉眼、他的嘴唇。
  多少次在梦里亲吻过他,然而此刻,他就在面前,安洛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做出亲吻这样出格的动作。
  安扬的手上戴着一枚戒指,这枚结婚钻戒被他戴了很多年,证明他的心里苏子航的地位无人能及,此刻看在眼里像是一种最直观的嘲讽……他的唇边挂着微笑,或许是梦到了过去和苏子航在一起的美好画面,他连梦中都会露出这样温暖而幸福的笑容……
  安洛根本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亲吻他。
  甚至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对他、对苏子航的一种侮辱。
  只好压抑住内心汹涌而出的情感,僵硬地转身,从安扬的卧室走出来,再轻轻关上房门。
  并不是不想为自己争取,只是他太过了解安扬和苏子航,他们两人从相识到相爱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两人之间的感情已经容不下任何人插足。
  不敢跟安扬表露心迹,更不想让自己变成可悲的笑柄,只能把这种感情默默压在心里,让它在心底腐烂,发霉,渐渐变成毒瘤一样的存在。
  安洛深吸口气,让胸口窒息般的痛楚慢慢缓解下来,这才转身走回卧室,拿出行李箱收拾起行李。
  ***
  下午两点的时候,安扬醒来了,走到客厅发现安洛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正在重播昨晚的一场球赛,安洛的注意力并不在球赛上,反而垂着头盯着地板,脑袋一点一点的,显然正在跟瞌睡作斗争。
  安扬不由得笑了笑,走到他身边轻轻拍拍他的肩膀,“小洛,困的话去床上睡。”
  安洛猛然从迷糊状态清醒过来,对上安扬微笑的眼睛,脸色不由得微微一红,咳了一声,说:“我……不困。”
  安扬问:“怎么在沙发上睡?也不怕感冒。”
  安洛摸了摸鼻子,说:“我怕错过航班,所以没有回卧室……”
  看着他一脸尴尬的模样,安扬便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道:“机票订好了?”
  安洛点点头:“嗯,是下午三点半的飞机,现在几点?”
  安扬低头看了看手表,“两点。”
  安洛说:“那准备一下,去机场吧。”
  安扬点点头,转身往卧室走去,“我换一下衣服,你去拿车。”
  安洛看着他的背影问:“要不要叫司机过来?”
  安扬摆摆手说:“不用,我来开。”
  ***
  安扬开车的技术很好,在温哥华待了两年,他已经能把这里的路标大概记下来,经常开着车出去也不会迷路。
  看着窗外闪过的建筑,安洛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个城市依然很是陌生。
  或许因为他是个念旧的人,心里的故乡一直是小时候长大的那个小镇,至于后来生活了很久的城市以及如今定居的温哥华,对他而言不过是个安身之所,他并不会花费时间去在意这个城市的民风、建筑以及交通。
  不像安扬,短短两年时间,就在这里混得如鱼得水。
  安扬开车并不喜欢放音乐,车内非常安静,跟他单独相处让安洛有些心慌,只好扭过头去看着窗外的景色。
  见弟弟一直用后脑勺对着自己,安扬忍不住疑惑地问:“你在看什么?”
  安洛后背一僵,忙说:“没什么。”
  安扬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反常,微笑了一下,说:“这次回国,我想多留几天。你不用理我,办完事情就自己回加拿大。”
  “嗯……”安洛顿了顿,“你多留几天有什么要紧事吗?”
  安扬摇头:“没有,只是打算多留段时间,顺便去他曾经说过的地方看看。”
  ——安扬所说的“他”,自然是苏子航。
  安洛的鼻子突然有些酸涩。
  安扬可以在自己的面前毫不顾忌地提到苏子航,自己却只能假装若无其事做一个聆听者。安扬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默默聆听的人,其实一直喜欢着他,喜欢了很多年。
  一路上,安洛都没有再说话。
  车子终于在三点的时候开到机场,时间并不充裕,两人没有在机场多过停留便直接检票进站,到了飞机上,座位果然是连在一起的。
  两人放好行李,坐下来系上安全带,再按照要求关掉了手机。老生常谈的安全录像播放完毕之后,飞机终于滑出航道起飞了。
  安扬见安洛皱着眉头精神疲惫的样子,便柔声说:“困的话睡一觉吧。”说罢还体贴地帮他把座椅调整到一个舒适的角度。
  安洛回头看了眼安扬,说:“那……我先睡一会儿。”
  安扬微微一笑,“嗯,睡吧,有事我再叫你。”
  安洛实在是太困了,很快就进入沉睡状态,不知不觉中脑袋歪到一侧,轻轻靠在了安扬的肩上。安扬并没有推开他,而是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靠得更舒服些。
  无聊之下拿出椅背上的杂志随手翻阅着,刚翻了两页,飞机突然开始剧烈震动,头顶用于紧急救助的氧气袋全都掉了下来,同时响起一阵广播:“各位乘客……”
  剩下的广播声被乘客们声嘶力竭的尖叫所淹没。
  安扬扭头看了眼窗外,飞机此时已在高空之中,左侧的机翼突然燃起了熊熊大火,显然是发生了意外,或许不出一分钟飞机就会爆炸,逃生的概率……约等于零。
  客舱中已经乱成一团,尖叫声、哭喊声,男女老少的各种声音夹杂在一起,吵得人耳膜阵阵发痛。
  要不要叫醒安洛?
  安扬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真要丧生于此,让他在沉睡中死去,不用经历太多挣扎或许也是件好事。
  比起周围那些人的歇斯底里,安扬反而非常冷静,他甚至觉得心底无比轻松。因为他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唯一留恋的人,早已躺在了冰冷的墓碑下。
  安扬轻轻闭上眼,等待着死神的降临,脑海里瞬间闪过很多个画面,最多的,却是当年跟苏子航一起出生入死的片段,第一次跟他见面的那场华丽的舞会,第一次吻他的那个夜里群星闪烁的天幕……那些清晰的记忆,依然鲜活得如同昨日。
  关于子航的一切,其实根本不需要仔细去回忆,因为他……从来都没有忘记过。
  就在这时,过道里一个年轻女人突然疯狂地冲过来,她的高跟鞋慌乱中一下子踩在安洛的脚上,沉睡中的安洛被这样一踩,皱着眉头清醒了过来。
  周围全是哭喊的声音,安洛怔了几秒,蓦然反应过来,赶忙拉起安扬的手说:“哥!快走!”
  安扬冷静地按住他的手,“你能走去哪?”
  看着近在眼前的火焰,安洛的眼眶一阵发热,哽咽着说:“哥……”
  安扬回过头来看向安洛的眼睛,微微笑了笑,说:“比起老死病死,我们这样一起死,其实也不错。”
  看着他平淡的笑容,安洛突然说不出一句话来。
  安扬在任何时候都是这样冷静、沉着,可安洛却做不到如此淡然,他还有很多放不下的东西……不,其实也没有什么放不下的。
  金钱,名誉,权利,地位,甚至感情,这些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有什么放不下呢?能够和安扬一起死,死在同一天同一架飞机上,死了以后尸体烧成灰还在一起,或许就是他这一世最好的终结。
  安洛沉默片刻,紧紧握住他的手,回过头来,认真地说:“哥,其实我……”
  突然传来的爆破声中,眼前的一切都被漫天的火光所淹没,安扬带着微笑的脸,成了记忆中定格的最后一个画面。
  世界瞬间一片寂静,意识也变得模糊不清。
  其实我……喜欢你。
  默默喜欢了很久,很久。
  这句话,终于还是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5月23日,加拿大航空公司一架客机于当地时间15点30分从温哥华国际机场起飞,于当地时间15点50分与控制中心失去联系,随后在距离机场3公里处坠毁。
  机上117人全部遇难,无一生还。

  Chapter 04

  .
  ——我们每个人在死的时候,身体都会减轻21克的重量,科学家说,那21克是生命停止运转所丧失的水分,也有人说,那21克就是我们人类的灵魂。
  飞机在空中爆炸,能够逃生的概率约等于零,可为什么……他还会有意识?
  安洛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永无止尽的深渊,眼前是漫无边际的可怕的黑暗,没有任何光线,也没有任何声音,可他的意识却依然存在着,他似乎看见了许多熟悉的面孔,父亲,母亲,兄长……那些人的脸在眼前一个接一个不断的晃过。
  是不是到了传说中死后的世界?
  安洛在无尽的黑暗中挣扎着想要清醒,可眼皮却格外沉重,不管他怎么用力,却始终睁不开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模糊的,眼前似乎感觉到一点光线,同时,耳边响起一个尖锐的声音——“七号手术室急救CPR!快点来人帮忙!”
  随着这声呼叫,周围响起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夹杂着手术室里的监护仪滴滴的机械声。他听见一个男人冷静地说:“小张帮忙做中央静脉导管,我来做动脉导管,连续监测动脉压!”
  “周医生,我这里搞定了。”
  “肾上腺素1毫克 iv注射,快!CPR继续做!”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