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恶夜 爆琦

恶夜 爆琦

时间: 2013-10-19 20:08:44

全文:

现代,强强。


  黑帮首领欧烈遭暗杀未遂,
  他沿途追踪杀手的身影,
  却意外捕捉了一只狠戾的灰狼。

  即使这只「狼」是凶残的暗夜之族,
  静待满月之辉的力量而化形杀戮,

  然而,对欧烈来说,
  这个危险狼人却是破解他身上诅咒的唯一方法。

  对立的两人表面上达成了合作共识,
  但对於彼此的强悍力量,内心都在叫嚣著征服。

  调 教,最终便是要将之彻底占有……
  狩猎与被猎,谁更技高一筹?

恶夜 第一章

新书试阅,三章之後按鲜的规定入V。大家喜欢的话,请多多支持这本哦^^

  夜色似水,月光如梦。
  市郊偏远的山区座落著数幢别墅,它们错落排在一起,俨然形成一个好像城堡般的庄园,尽显奢华。
  柔和的灯光,从这里最大一幢房屋顶层的窗户玻璃中透出,洒向地面,与四周树木的影子交融铺成一张明暗相织的影网。
  「砰。」
  亮著灯光的房间传出轻微的声响,一个拿著细长球杆的高大男子,看著刚刚被他击进洞的球,让室内高尔夫球装置自动弹出,送回他脚边,他眼中微微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现在正值盛夏,这个庄园是青焰首领欧烈专用的避暑之地,而青焰与黑骁则是本地势力最为强盛的帮会组织。
  已经在这间室内高尔夫球场消耗了半个小时的欧烈,关掉中央空调,将一张椅子拖到被他打开的窗户下面,舒舒服服坐下去,然後顺手将手中的球杆枕放在胸前把玩,昂首看著外面高悬的弯月。
  明净的窗格玻璃映出房间内一角的布置,也同样将欧烈那张轮廓分明的英俊脸庞,反映在上面。
  淡淡瞥过窗户上的脸庞和房内一些仪器的影像,欧烈不经意回想到,他那位负责修建这幢房屋的结拜兄弟秦靖,曾拍著胸口说,这里的保全设施堪称完美。
  这幢别墅莫说是可以拦住道上那些作风大胆、身手不凡,为了他特意前来的女人们,就连一只苍蝇也不可能进入。
  这样的话让欧烈觉得,秦靖的国文或许不及格。就算他注重组织和某些爱好胜过女人,但秦靖也不能胡乱用苍蝇那样的生物,和玫瑰花般的女人相比。
  欧烈凭藉无可挑剔的外表,卓越出众的能力,以及手握的权势与财富,让女人们对他趋之若鹜,只可惜他对异性始终没有太大的兴趣。欧烈偶尔会解决生理需要,但他将精力更多投在了帮会,还有打猎上面。
  不过现在确实太閒了,欧烈有些後悔,不应该在收拾了一个黑骁精心安插在组织内部的卧底之後,便心情愉悦,一时兴起的来到此地放松,而没有带**。
  欣赏窗外美丽的月色出神,一股奇怪的感觉从心底油然而生。欧烈知道这个看似空旷的别墅区,其实戒备相当森严,布下的保全措施让那些对他别有用心的人,根本无法进入。
  然而,此刻这股困扰他的感觉让欧烈极不舒服,彷佛是一种本能感知到的危险,就像一个有经验的猎人,察觉到凶猛的野生动物正迅速从草丛中向他逼近。
  尽管眼中没有发现任何人或生物,但欧烈没有丝毫迟疑,几乎没有思考飞快举高手中的球杆。
  挡在喉前的高尔夫球杆不知被什麽利器割断,瞬间碎成数截。
  这就是秦靖说的,那套堪称完美的保全系统吗?
  欧烈自嘲地笑著,但心里知道事实并非如此,因为能闯进来的人,肯定非比寻常的厉害。
  耳中听到一个低沈的惊诧声,欧烈明白来人似乎也对他的反应感到不可思议。看来这个杀手非常自信,欧烈脑中转著念头,他当然知道这个房间位於射击的死角,就算是狙击手也不可能在外面射中屋里的人。
  能无声无息越过重重守卫来到他身边,而仍然不使用枪械的杀手,不但身手非凡而且大胆狂妄。
  心中电光石火般闪过这些想法,欧烈感觉那股逼向他的劲风没有消退,反而以更快的速度向他的头部袭来。
  用脚在墙上一蹬,欧烈带动臀下的转轮椅急速後退,险险避过令人感到窒息的劲风突袭,随即发现球室里空荡荡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还真是奇怪了!
  欧烈眼中迸射出凌厉的光芒,嘴角挂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他像在狩猎时那样控制呼吸的频率,站起来冷静地打量室内的情况,用极慢的速度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匕首,掌心居然微微渗著冷汗。
  他很久没有这样兴奋和紧张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和他同样喜欢用原始工具围狩猎物的对手,而且这名对手还似乎相当厉害,欧烈决定要好好享受这次与众不同的对抗。
  因为在独自诛杀猎物方面,他从来没有失败过。
  静静站在原地不动,身经百战、对这里的环境了若指掌的欧烈,无法感知杀手确切的藏身位置。
  他微微皱起了眉头,接著又舒展,这种出手刚猛又擅於隐藏的对手,自然不能和以前那些找他麻烦的平庸之辈相提并论!
  突然,有什麽东西毫无徵兆地从後紧紧勒住欧烈的咽喉。面对如此简单的一击,欧烈发现他竟然没有察觉,也不能摆脱对方的钳制。
  这股力道运用得非常迅猛直接,很快就让欧烈几乎窒息。
  他现在发觉勒住他的东西是一只强健的胳膊,甚至还能体会到杀手臂膀上,那些微微跳动的结实肌肉。
  出於一种直觉,欧烈判定这只胳膊,可以毫不费力地绞杀任何被它锁住的猎物,甚至包括一头巨熊。像他这样的人类应该坚持不到二十秒,这种力道似乎超出了人类所能承受并理解的范围。
  欧烈毫不犹豫地用手中锋利的匕首,向勒住他的胳膊刺下去,狠狠刺进杀手的臂膀。但对方好像完全没有痛感,不仅没有松开手,反而越收越紧。
  费力张眼大口呼吸,欧烈心里越来越感到不妙,他尽量控制理智与力气,不要因这种凶猛的攻击而丧失。
  晃动纠缠中,欧烈依稀从对面宽大的落地玻璃中,看见身後低垂著头的杀手,穿著黑色的衬衣与长裤,有一头棕色的浓密头发。对方垂在眼睑上方的发丝间,偶尔闪过一抹碧绿色的光芒,泛著凶悍与残忍的味道。
  汗水和恐惧突然暴发,现在的情形,就像是猎人在面对一头习惯攻击人类的凶暴野生动物。
  生与死,捕杀与反噬,往往就在眨眼之间。
  这是欧烈多年没有品尝到的美妙滋味。兴奋与好胜感随即泉涌,他努力深吸一口气,手腕微转将匕首斜斜挥出,直插向身後人的喉咙。
  不出所料,人类和野生动物一样,就算拥有强大的力量和尖利的爪牙,咽喉仍然是身体最柔软、也是最致命的部位。
  那个杀手不得不扭头後仰,他的胳膊自然微松。
  在重新获得呼吸权利的那一瞬间,欧烈高大的身躯,以一种意想不到的速度灵活转了过来。
  他没有像敌人料想中那样立即痛快展开反击,而是微微弯腰沈身,飞快伸手在就近的墙壁上重重一按。
  数枝明晃晃的长箭从墙角激射而出,射向闯入者的後背。
  那人在欧烈的预料之中一一躲过,这让欧烈不得不赞赏,世上并不只有他一个身材高大,动作却极其灵活的人。
  不再迟疑,欧烈伸手接连按拍光滑的墙壁,这套时尚高档的室内高尔夫球场,立即变成了战场,无数利器从房间的各个角落射向闯入者,这里的主人也在同时听到了对手愤怒不甘的低吼。
  欧烈更加觉得有趣了,他察觉想夺走他性命的人,已经发现这些利器上面涂有厉害的麻药。
  这是欧烈抓捕猎物的习惯,对於凶猛珍贵的野兽,他舍不得杀掉,而是活捉。
  来不及追究对方是如何发现这一点的,欧烈轻松发动机关。他认为事先铺设层层陷阱,围捕难以抓获的野兽,也是一个好猎手必须具备的本领,自然不会觉得这样的对抗不公平。
  因为他从之前与闯入者的交战中,敏锐地感到对方和普通人似乎有些不一样。
  外面的保镖被声响吸引过来,那个胳膊被欧烈的匕首刺中,却好像毫无感觉的杀手稍显犹豫,他不再恋战,迅速跃出窗口,消失在一排密集的枪声之中。
  「看来这个杀手也没有将枪枝放在眼中,我很好奇他使用了什麽品牌的避弹衣?」
  欧烈对奔进房中、面露愧色的部下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带著几分不确定的兴奋与期待,让这些来不及请罪的人,同时有了一种不太妙的感觉。
  「烈哥,要追吗?」
  「你说呢?」
  欧烈沈声反问的时候已纵身奔出门,其他人立即跟上他的脚步,不忘瞪了之前问话的那个人一眼。
  如果让人在青焰的地盘中,毫发无伤的来去自如,那麽传到道上还不让人笑话?更何况那名不速之客现在招惹了欧烈,他们一定要抓住那名胆大妄为的杀手。
                
        
  
  欧烈走在所有人的前面,不仅因为他是青焰的最高首领,还因他擅长追踪猛兽。那名杀手被欧烈列为最佳猎物,没人有能力与他争夺。
  一行人提枪快速奔进山区,来到密林入口,面对无数条崎岖昏暗的小道,欧烈弯身蹲下去,凑鼻对著地面不知在闻什麽。接著,他神情严肃地伸手捏起一小撮泥土,放进口里咀嚼。
  面对这样的首领,四周的人已经见惯不惊了。他们非常佩服欧烈这样一位在短短二十年内,将青焰从一个普通组织,发展到强大帮会的首领,竟然伸手就捡拾地面的东西,还毫不犹豫地放进嘴里。
  如果那些玩意儿有毒,那让他们这些崇敬并且跟随欧烈的人怎麽办?
  幸好欧烈没有因为咀嚼不明物被送进医院。
  他的义弟秦靖常常取笑说,或许年过四旬的欧烈,正因这个奇怪的习惯,从大地中吸取了古怪的不明养分,才让他这位大叔看起来就像二十几岁的青年,完全有当情感诈骗犯的实力与资本。
  欧烈对外界惊叹他永驻青春的说法,从来不做正面回应,他私下里偶尔会和青焰的兄弟们就这个话题开些玩笑,不过没人敢在这时说话影响欧烈的判断。
  青焰的人见到他们的首领伏耳贴在地面,突然又一跃而起,深邃的眼睛赫然发亮,透出逼人的炯炯光芒。他们知道欧烈一定用他们不知道的方法,看出杀手是从哪一条道路离开。
  毫不犹豫地跟随欧烈走进其中一条山路,众人用手电筒照射脚下的道路,看见欧烈比附近的山民更加熟悉道路,从容不迫地在林间迅速奔走,深知这是他们首领多年狩猎积下的经验,忍不住都暗暗佩服。
  「那间屋子是?」
  闷声不响走了十几分钟之後,欧烈停下脚步,伸手指向斜前方一幢隐蔽在树叶间的木屋。
  「我们以前查过,这里已经废弃很久了。」欧烈身後一个人恭敬地答道。
  「这里像没人居住吗?看来你们是舒服日子过久了,需要重新洗洗脑子了。」欧烈不轻不重地说著,他身後的人都垂下了头。
  夜风吹过,几声类似喘息的微弱呜咽,随著空气的流动飘向山道。侧耳仔细倾听的欧烈眉头轻皱,他提起上好膛的猎枪,迅速向木屋那边扑了过去。
  四周的人同样如临大敌,他们知道只有在应对非常危险的情况时,欧烈才会使用他那柄心爱的猎枪。
  用脚毫不客气地踹开屋门,欧烈将身体置於门侧,隐在一旁,但察觉不到预料中的危机,他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
  欧烈很少判断错误,之前感到这幢木屋里藏有非常危险的东西,但现在四周一片安静,没有人或生物从屋中扑出,他奇怪之下不再犹豫,纵身进屋。
  青焰的人立即跟上,他们发现屋内有数十支烛台,每支烛台里点燃了一根白色的长蜡烛,它们被放在地面围成一个圆圈,圈内还画著一些看不懂的暗红色奇怪图案。
  风刮过时掀起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欧烈的注意力没有放在这些蜡烛上面,他看见不远处有一张横翻的大床,床前的地面上仰躺著一个中年男子,这人的喉咙与胸部血肉模糊,好像是被猛兽撕咬过。
  「大哥,是杜镭!对,没有错,是他!」欧烈身後的一个人突然高声叫著,语声里充满了不可置信的喜悦。
  四周的人小声议论,纷纷把目光投向倒在血泊中、看似已经死亡的男子。他们的确在震惊之馀感到高兴。
  杜镭是黑骁的最高负责人,黑骁常年与青焰为敌,两帮人争权夺利,各自派人暗杀对方组织里的重要干部与得力大将,两股势力形同水火,僵持了多年,谁也不能一举消灭对方。
  如今杜镭莫名其妙独自死在深山中,青焰的人当然会感到高兴。
  欧烈皱起了眉头,看不出他此时有多麽开心。他微微偏头,一名青年立刻从他身後走向杜镭,去确定倒在地上的人是不是真的死亡。
  「烈哥,这些是什麽东西?」
  其他人数清蜡烛共有十三根,他们同时也发现木屋的墙上,涂满了用血水画的图案和奇怪的符号。
  屋里的电灯无法运作,只有这十三根蜡烛发出的微弱光芒,指示出尸体的位置,别的地方都显得非常昏暗。
  听著屋外呜咽的山风,再看著声名与欧烈同样显赫的杜镭,那凄惨的死状,众人心中都忍不住发寒。
  「这是欧洲一些偏远地方流行的咒法,墙上和这个圈内写的,就是用来捕捉狼人或吸血鬼的术语。」欧烈仔细看了一会儿,眼里露出淡淡奇异的色彩,「我没有想到我们最大的敌人原来对咒术感兴趣,看起来他懂得的东西还不少。」
  青焰的人知道,欧烈在閒暇时,看了一些如何狩猎传说中奇怪生物的书籍,对这些神神怪怪的事颇为了解。
  不过现实中,没人会用书中写的那些符号,去捕捉只有在电影和小说里才出现的生物。人人都感到奇怪,面对这麽诡异的情形,他们选择暂且闭紧嘴巴。
  「啊!」
  之前那名刚刚走到杜镭身边蹲下的青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他的手被床後的东西咬住,身体随即被那团藏匿得非常完美的黑影,拖向屋角。
  「什麽东西?!」
  众人举枪打算射击,却看著自己人也在那边,又微微犹豫。就这一瞬间,那个人看似快要被不明生物,拖进更加昏暗的区域了。
  欧烈扔下猎枪扑了过去,他对即将面对的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对方让他犯下了错误,在进屋後没有立即察觉有东西藏在这里。
  在众人担忧的叫声中,跃到那名倒楣部下身旁,欧烈感到一股带著膻气的腥风迅速向他袭来。
  早料到那个生物会放弃部下向他进攻,欧烈的拳头在他的大脑下达指令以前挥出,狠狠揍向那团迎面向他扑来的腥风。
  「嗷!」那团物体发出充满怒气的低沈嘶吼。
  欧烈趁著黑影退缩,拎住受伤部下的後衣领,将那人带向身後。立刻有数人上前架住伤者,其馀人用手电筒向屋角照去,赫然发现是一头狼。
  欧烈微微眯起了眼睛,没让人发现他快压抑不住的亢奋与喜悦。
  这是头相当不错的猎物,从它比普通野狼大出一倍的矫健身躯,还有加倍残忍凶恶的目光就可以看出,这头巨狼不易对付。
  青焰的人举起了枪,欧烈摇了摇头,不许部下插手,他看见狼的背上插著一把没入柄的利刃。这头狡猾的东西,伤得这麽重还能控制好呼吸,骗过他这样经验丰富的猎人!
  欧烈立即做出决定,他暂时不会杀掉这只狼。
  然而那头巨狼显然不像欧烈那样仁慈,它张大口露出白森森的锋利獠牙,再一次向距离它最近的人类发起进攻,目标是欧烈的咽喉。
  欧烈的气势好像被负伤的猛兽压住,但巨狼扑到他身边时,他的手动了。
  四周的人只见他们的首领双臂迅速一圈一绕,不知怎麽摆弄,巨狼低沈的咆哮戛然而止,原来是欧烈用一种极有韧性的钢线,绑住了它那张凶狠的嘴,将它的头部和下颌牢牢束缚。
  紧接著,欧烈飞快伸手拔出狼背上插著的利器,这一下终於让这头庞然大物的身躯轰然倒下,暂且无法动弹。
  欧烈看著手中的东西,刃是由上好的银质制造,柄却是坚硬金属作成的短刀。这是猎杀狼人最好的武器。
  普通刀器在狼人身上造成的伤口,会在一、两秒中内恢复,只有银器能让狼人的伤口无法复原。但银器太脆弱,用力拿在手中会变形折断,所以使用它的人特意将刀柄用精钢制作,只用银质制作刀刃。
  「杜镭真是用心良苦,他从哪里知道这些知识的?」
  欧烈低语著,心中一动,他弯腰检查这头狼的四肢,没有在上面发现伤口。除了後背,这个大家夥没有受到其他伤害。
  欧烈回想之前被他的匕首刺到的那名杀手,再看著眼前的狼,心想如果对方真是狼人,那麽现在他也看不见伤口,因为普通刀刃根本不能伤到狼人。
  看来他想得太多了。这个世界上就算还有狼人,它们也应藏在欧洲古老的森林或废弃的古堡里,又怎会让他幸运的遇上?
  欧烈心里想著,再看向屋内的尸体,心中明白应该是杜镭用这柄刀刺杀巨狼,但还是不小心被凶兽咬到。
  转眼之间,欧烈眼瞳微缩,他见到之前一动不动的杜镭,突然艰难举手在地面一按,对方躺著的那块地面立刻翻转过去,眨眼之间,杜镭消失在他的面前,只留下一片光滑的地板。
  「烈哥?」
  四周的人又忍不住低呼了一声,纷纷看向欧烈等他下令。
  「这间屋子被杜镭改造过了,里面肯定有很多陷阱,我们不必追。你们立即通知各堂口的兄弟,散布黑骁负责人死亡的消息。其他的事,等我回去再处理。」
  欧烈看向倒在地面的巨狼,心知他并非部下看到的,那麽轻易就抓获了这头猎物,捆绑的那几个动作让他使出了全力。
  「这头狼怎麽处理?它看起来非常凶恶,而且狼是不易被驯服的。烈哥,你最好还是杀了它吧。」
  听著忠心耿耿的部下向他劝告,欧烈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
  这头狼的毛发全是灰色的,不像普通野狼那样粗糙。之前这头狼攻击他的时候,他能感觉对方的毛像钢针那样尖利,但此刻它平静下来,毛发看起来既光润又柔软,好像每一根都有相同的色调,没有一根杂色。
  灰狼是狼的品种里最厉害的掠夺者。欧烈知道它们与别的狼不同,喜欢成群结队攻击家畜和人类,性情残忍最具攻击性。现在被他制服的狼正是这种生物中的一只,这让他颇具成就感。
  「你这张皮倒是不错,如果作成皮裘披在身上,那麽再冷的天气也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了。」欧烈沈声对微微喘息、仍然用毫不退让的凶光瞪著他的灰狼说话,四周的人知趣地回到别墅去取牢笼了。
  跟随欧烈这麽多年,他们当然看出首领对这头奇怪的灰狼产生了兴趣,暂时不会杀了它。
  灰狼碧绿的眼睛里掠过一抹残虐的色彩,它扭动身躯,似乎仍然打算攻击欧烈,或用咆哮作为对抗。但它的背被深深插了一刀,头部和嘴巴又被钢线牢牢绑住,目前实在没有办法有体力移动。
  欧烈看著灰狼的眼睛,心中涌上一股非常奇怪的感觉。
  他捕杀过很多动物,不管它们有多麽凶猛贪婪,到了濒临死亡的那一刻,那些生物眼内都会本能流露出恐怖与绝望。
  然而现在,欧烈完全无法从这头灰狼眼里,读出惧意和处於劣境的慌张。
  这头野兽的目光凶狠,但没有让他体会到邪恶,而且这头狼好像听得懂他在说什麽。明明被人捕获,它不仅没有感到惶恐,反而用更凶悍的目光警告他。
  欧烈这时觉得灰狼那双碧绿色的眼睛有些熟悉,他不想花费心思追究在哪里曾经见到过相似的光芒,只知道他接下去要准备干什麽。
  「好吧,我们来签订一个契约。」
  莫名其妙地开口,欧烈像与竞争对手在谈判桌上谈条件那样,再次对灰狼轻笑著说:「你以後乖乖做我的宠物,我就不杀你,还会给你治伤并且饲养你,保证你能吃饱喝足,舒舒服服过完这辈子。」
  灰狼的碧眼迸射出近乎残暴的绿光,它的嘴巴不能嘶咬咆哮,但鼻孔喷出粗气,显然又被欧烈的擅自决定激怒了。
  「很好,看来你非常开心的承认我是你的主人。」
  毫不脸红的指鹿为马歪解事实,欧烈伸手以一种掌控局势的傲慢,和主人居高临下的姿态,用力抚摸狼的脑袋和下巴,大笑著说:
  「以後,你就叫昂吧。」
  敏锐的体会到灰狼出奇愤怒的眼中,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惊疑,欧烈再精明也无法猜出这头狼在暗暗奇怪什麽。不过他现在越来越觉得,抓到的这头宠物非常有趣,而且还似乎变得有些可爱了。
                
        
  
  欧烈带著部下和抓获的猎物连夜回到青焰的总部。第二天清晨,他在用早餐的时候见到了他的结义兄弟,组织中的第二号人物秦靖。
  「烈哥,我将杜镭死亡的消息放了出去,现在黑骁那边炸开锅了;所以你应该让我歇口气,安心享用一顿美味的早餐。」
  秦靖汇报完毕,一屁股坐在欧烈下首。他们义兄弟感情深厚,非正式场合,欧烈允许秦靖用这种态度和语气面对他。
  「我不明白,烈哥这麽好的条件,为什麽不正经找一个好女人过日子?难道你真的觉得扣动猎枪冰冷的扳机,比抚摸女人丰满的胸部更容易得到快感?还是认为终日和那些凶猛的野兽黏在一块,也比拥著女人柔软的身体度过良宵更美好?」
  秦靖说著,目光不自觉看向这间宽敞餐厅的右墙角。
  其实他一进门就看见被人推到这里的大铁笼,还有里面不停发出低吼的困兽,不过秦靖故意装作对那只灰狼不感兴趣。
  他知道欧烈很喜欢狩猎,对猛兽极有兴趣,不过很少饲养。但现在他这位日理万机的首领大哥,偏要在钢筋水泥铸成的城市丛林中喂养一头凶悍的灰狼,似乎非常热衷的样子,甚至还遣走了那位惧怕狼的临时**。
  如果不是深知欧烈没有奇怪的癖好,秦靖觉得他一定会认为,欧烈会不会突然大脑短路,喜欢玩起兽交来了。
  「管好你这张讨厌的嘴巴,多做事少胡说八道。还有别小看昂,它或许不是一头普通的狼。」
  「昂?是这头狼的名字吗?烈哥,你还是少去招惹这麽危险的动物吧。为什麽不把它杀了?你的精力还得留著处理会中的事,难道比我们都了解野兽习性的你真打算驯服一头狼?」
  「我们都知道狼是最不可能被人类驯服的动物,可惜我就是想收留它做宠物。」
  欧烈说著,若有若无地将习惯掌控一切的目光投向铁笼那边,立即换回一阵凶恶的咆哮。
  「我的天啊,它看起来的确非常聪明,好像知道烈哥在说些什麽?我看它的智力大概和猴子差不多。」秦靖眼见劝说无效,只好故作惊讶地看著笼子里的灰狼说道。
  「我倒觉得你和昂同样聪明,不分高低。」欧烈不轻不重的说著,淡淡瞥了秦靖一眼,「吃了饭就给我快些滚,带著兄弟们盯紧黑骁,摸清他们所有高层干部的动向。」
  「是。」对於欧烈交代的正事,秦靖不敢掉以轻心,他恭敬地应了一声,紧接著顿悟,「烈哥,你是不是说我的智力其实和猴子是同等水准?」
  欧烈没有说话,用目光给予秦靖一个「算你还没有笨到家」的回答。秦靖低声抱怨的扒完早餐,匆匆告辞离去。


恶夜 第二章

  餐桌边少了一个人,气氛变得有些寂静,不过欧烈没有在乎这一点。他看著位於窗下的铁笼,漫不经心地将一块涂满乳酪的面包塞进嘴里。
  「你好像不喜欢,我特意让厨师为你精心准备的早点。」欧烈端著他的餐盘来到铁笼面前,蹲下身对笼中的灰狼问道:「我倒是忘了,狼喜欢把食物拖到水里,洗乾净了以後再吃。」
  灰狼隔著铁栏狠狠瞪著欧烈。
  折腾了一夜之後,狼的精神显得有些萎靡不振;或许是因为白日的关系,它的眼瞳不像昨夜那样泛著碧绿的光芒,而是灰蒙蒙的失去了一些活力,不过凶悍的感觉离奇的有增无减。
  欧烈看著摆放在铁笼里、还带著血丝的肉块,再望向对这些东西视而不见,表现得完全没有兴趣的灰狼,嘴角泛起一丝嘲弄的微笑。
  「不要告诉我,你打算用绝食的方式来拒绝成为人类的宠物。」
  灰狼咧开嘴从喉咙里激出一声声短促低沈的嘶吼,好像打算再一次尝试向欧烈狠狠扑过去。
  看著这头狼定定地瞪著他,大张的嘴里露出锋利的牙齿,透明的涎液从齿尖滴落到地上,看起来饿得受不了却不肯碰那些新鲜带血的肉,欧烈眼里浮现几丝惊讶与笑意。
  他顺手用叉子叉起餐盘中的一块东西,漫不经心地敲著铁笼栅栏。
  「我说,你这家夥该不会是对我的肉感兴趣吧?」
  这句话刚刚说出口,一直默默趴在笼子里的灰狼突然发出一声嚎叫,嘴伸出铁笼栅栏咬向欧烈的手腕。欧烈急忙缩手,险险避过灰狼的突袭,手中的叉子和上面的食物被狼嘴叼了进去。
  眼见灰狼几大口把叉子上的那块小羊排吞卷下肚,接著伸出粗大的舌头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巴,用无比凶恶的目光瞪著他,最後还伸出一只狼爪将叉子从栅栏里踢出来,抛滚到他的脚边,好像在挑衅一样。
  欧烈感到有趣极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喜欢吃熟食的狼。
  「你需要**。」简短地说出决定,无视巨狼灰色眼睛里透出来的怒火,欧烈转身将餐盘放回桌上,接著叫来厨师,「给它做些烤牛排。」
  吩咐完毕,欧烈去了书房。还有很多事等著处理,他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消耗在一头宠物身上。
                
        
  
  三天之後,秦靖在书房向欧烈汇报帮会各堂口发生的要事。说到最後,他的目光还是瞟向欧烈办公桌旁的大铁笼。
  秦靖觉得最近他的首领兼大哥在精神方面似乎出现了一些小问题,因为欧烈不管去哪里都带著那头狼还亲自饲养,好像很看重却又偏偏不给它治伤,不明白欧烈到底在玩什麽新游戏。
  秦靖汇报完毕,终於在欧烈弯腰将手伸进铁笼,随意拍了拍那头灰狼的脑袋之时问道:「烈哥,你真打算养它?」
  「昂很聪明,只要知道谁能让它吃饱喝足,就算心里痛恨也不会再胡乱咬人了。你没见它现在比几天前老实多了吗?」
  「那或许是因为它的伤势完全没有起色,让它非常虚弱。」秦靖不怕死的仗著和欧烈关系亲密,厚著脸皮唱反调。
  笼中的灰狼似乎听懂了秦靖的意思,狠狠瞪了说话的人一眼,接著调头又盯著欧烈。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