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野蛮的假面舞会 Vega

野蛮的假面舞会 Vega

时间: 2013-10-13 07:09:42

楔子

风黑月高,路上行人请自行闪开一边。

“NND,给我站住了!”

後面拿勺的女人穿著破拖鞋一路狂追。

“小兔崽子,你老娘我治不了你了?!”

前面的男孩子跑的快,一边跑一边笑:

“妈,我不敢了!下次不敢了!”

一纵身,跳进一个大院子,管他什麽的大院子,跳了再说。

这会儿正喘著气,才发现这间屋子里原来有小提琴的声音,他这个重物做了自由落体运动掉在地上之後,那声音才猛地停了下来。

二楼的窗户被打开了。

“谁?!谁在院子里?”

透著月亮与窗户里朦胧的光,看清了一个轮廓。

“长的真是不错……”突然发现手是湿的,低头一看才知道是自己的口水。这个口水怎麽会出来呢?挠挠头。

“谁!!”又叫了一声。

这才知道大事不妙,於是……

“喵……喵……”

也不知道自己的猫叫装的像不像,但是危难时刻要以基本生存方针为主。

那人喃喃道:

“哦,原来是猫啊。”

“怦”的一声窗户关上了。

一下子被打回现实,那位老妈还在四周围乱转,一个劲儿地在那儿叫。

“兔崽子!给我死出来!看你老妈我不宰了你!红烧!清蒸!整烤!!!!”

小学课本第一课,老师笑咪咪的跟小朋友们说:

“来,我们读课文,我爱妈妈!”

儿歌里唱:

“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当然,世上总有让你觉得意外的事,世界上不存在什麽绝对,比如……

给我一个支点我能撬起地球。

这是谁说的?

对於这个墙角里的男孩子来说,他只要一个手指就能掀翻了地球。
***********************************************************


http://www.myfreshnet.com/?/GB/literature/li_homo/100040790/index.asp


开学第一天。

我很奇怪为什麽写文章的人总让我们这些角色在开学第一天出现?

(V:你给我闭嘴!!)

容晨,今年高二,目前成绩呈倒数状态下降,小混混一个,不敢打
架,也不感惹黑社会,但是能在安全范围内伤人於无形。
爱好?个人爱好?美女……这不算是爱好?那我就不知道自己还喜欢什麽了。

收藏,A片。你说你也有?好呀,下次拿来看看在不在我的收藏范围里。

昨天晚上因为在书包里被老妈发现私藏了花花公子杂志,被迫与老妈
玩儿著猫鼠游戏。

抬手一看,八点,还差一分锺就上课,抬脚进了校门,值周的老师站在校门口。

懒洋洋地叫了一声:

“老师早上好────”

“你好呀。”

真是好听的声音,这麽温柔的声音我以前似乎没有听过,抬头一看。
果然是个没见过的美女。

这一天,一个有如圣母玛利亚的女人走进了我空虚空白的生活。

刚想搭讪,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巴掌,狠狠打在了在下脸上。

“口水流出来了。”

猛按下巴。

“口水?!口水在哪里?!!”

打我者,不做他人选,本班班长是也,长的人模人样,成绩全优,但是校外却是另一副德行,抽烟打架无所不能,当然,我只是不小心目睹了,结果就被抓的满头小辫子。

“嘿嘿,大哥,你来上学啦。”

“恩,”刘循点头道:“今天早上态度不错。”

我马上上去拿袖子给他扇扇:

“大哥!热不热啊,我买饮料去??!”

刘循看了我一眼:

“渴是有那麽一点儿渴,买饮料要到什麽时候啊,这样,来来来。”
说完把我揪到小角落。

“大哥有什麽吩咐呀?”我赔笑著看著他。

“呐!口水给我喝一口!”

啊?

我脑子还没反映过来,刘循就扳开我的嘴巴把舌头伸进来了。

喝完了以後还乍舌:

“味道还可以,那个,下课了饮料当然还是要照买不误的啊!”

说完拍拍屁股就走。

我在他身後伸出中指,暗想:

“王八羔子!老子不发威当老子是病猫?!”

(老子:在下不是病猫)

把裤子口袋掏了个空,掏出三个硬币:

“玩了,买瓶可乐以後就什麽都别想买了,午饭真是遥远的梦想
啊。”

要上数学课的时候,我居然有一个重大的发现!!我们的“地中海”
老师居然转去教了高一,而教我们的正是今天早上站门口的那个美女。

我目测著她的胸围。

“嘿嘿嘿嘿,正点啊!”我一边抹口水一边傻笑。

後面马上有橡皮飞了过来,回头一看,刘循伸著中指看著我。

马上给大哥陪个笑脸,转身再看美女老师。

“我叫赵柔,以後是你们班的数学老师,多多指教!”

说完还跟日本人似地鞠了一躬。

“哪里哪里!我们才要多多指教!哈哈哈。”

不小心就脱口而出,这才发现全班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赵柔老师的脸一红,转身去黑板上写名字。

我搓著手暗想:

“嘿嘿嘿嘿,脸红了,脸红了!”

同桌推了我一把:

“嘿!容晨,她今天穿裙子诶!你替哥们儿们看看她今天的内裤是什麽颜色的怎麽样?”

我接过镜子一笑:

“嘿嘿,包在我身上,这事儿我还不是内行中的内行?那就好比鲁班拿斧子,好比……”

头被猛锤了一下:

“废话少说,她走下来了,快看呐!!!!”

把小镜子放在球鞋上,慢慢慢慢地伸到她的裙子下面……

“喂!容晨,到底什麽颜色的?!”

我不耐烦道:

“MD!别吵!没看清呐!等会儿!!”

观察著镜子里映出的颜色。

“嘿嘿!粉红粉红!”

後面立刻乐成了一片。

“粉红色的!嘿嘿!容晨看见了!说是粉红色的!”

“等会儿!!”我挥了挥手:“蓝粉相间,还有米老鼠!”

只听有个人“唰”的一声就站了起来:

“老师,注意您的裙子。”

刘循!我就知道肯定是刘循!!後面一片怨声,拍桌子的拍桌子的,抱怨的抱怨。

赵柔转身过来,这才发现我正靠著镜子观察她裙子内部构造,立刻捂
起了裙子,大叫了一声!

颇有当年玛丽莲大姐的风范,著实煽情的很。

这回可玩了,第一次当老师自然脸上挂不住,脸红了不说,眼泪也下
来了,恨不得给我一巴掌,书都没拿,课也没上就往外跑了。

我回头一看,刘循正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看著我。

这事儿像是闹的挺大,我这人就是这麽後知後觉,听说赵柔老师要闹著换工作了,我想这可不好,万一看不见这个漂亮的美女老师,我的日子岂非更加空虚?!

还我粉红色的高中来!

他们说,赵柔把她男朋友给叫来了。

男朋友?当然了,这麽漂亮的女人没有男朋友也是不太可能,说是赵柔老师以前的学弟,现在正在上大三,一听女朋友受了委屈就跑了过来。那家夥说是大学精英,以後铁定留学的,跟赵柔站在一起,那是一对壁人。

挺好奇的,我就跑到办公室去看看我的“情敌”到底是个什麽摸样。
没到办公室就听见赵柔老师的哭声。

“默,我不要再待在这样的地方了,那麽小的孩子就会耍流氓了……默。”

“别哭了,乖,不哭,这只是社会上的一点儿小挫折,别怕,有我呢,我替你修理他好不好?”

我一听心下慌了,有人要修理我?哇呀呀,这要我如何是好?
身後不幸出现了认识人。

“诶?容晨,你在办公室门口干吗呢?”

目标暴露,我预感自己一定死的很凄惨。

果然,赵柔老师不哭了,然後有只手就把我跟提小鸡似的提进了办公室。

“柔,是他欺负你麽?”

我一抬头,吓了一大跳……

这不是昨晚拉小提琴的男人?!现在就站在我面前?!!!



“柔,是他欺负你麽?”

赵柔老师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他伸手就要来抓我,我猛地一闪:

“万万不可动手啊!”

他笑了:

“我揍了你又怎麽了!好好教教你这个臭小子怎麽尊敬老师!”

我想这下完了,当下一机灵:

“那个!你是不是拉小提琴的?!”

他果然住手了,停下来看我。

“你怎麽知道的?!”

赵柔吃惊道:

“你们……你们两个莫非认识?!!!!!”

我一阵窃笑,得手了。

他拦住赵柔道:

“不是,你听我解释,我跟他怎麽……”

我一手挽住他的胳膊道:

“咦?哥哥,昨天我们不是还在你家的园子里见过吗?”

他瞪大了眼睛:

“你到底是谁!!”

赵柔已经一甩手跑了出去。我这才发现他真火了,回头看著我:

“你到底想干什麽?!”

距离近在咫尺,漂亮的轮廓。

“喂!小鬼!口水下来了!”他突然没好气的跟我说。伸手一抹,唇
边挂起银丝。抬头看看他怎麽不吼了。

“小鬼仔细看长的还不错!”

说完就按住我的头,舔去嘴边的唾液。

“下次,不要再流口水了,迟早有人会像我这样把它舔掉的。”说完
眨了眨眼睛,转身跑出去继续追赵柔。

我这才反映过来:

“NND,我被占便宜了啊。”

一边擦嘴巴,一边往外走,不巧看见角落阴郁的一张脸。

“哟,有这方面兴趣啊。”

我一看傻眼了:

“大哥!不是……我是被强迫的!!”

打住,为什麽我要一副被丈夫捉*的表情啊,这是怎麽回事?!

刘循一把拉住我的手,把我拖到一个角落:

“下次要让我再看见了,我非揍你一顿!”

我张著大眼睛:

“可是……为什麽要揍呀。”

“我!”看他抡起拳头又放下,又在裤子口袋里掏掏掏什麽东西放我手上。

“这是啥米?四个伟人头……?钞票?!!!!”

他似乎有些难为情:

“钱你拿著,你家不是……”说完又换大声吼:“给你你就拿著!哪儿那麽多废话!!!”

扔完钱转身就走。

我承认我家是没钱,但是,你刘循给我钱就给错了,你以为我是谁?我当然是响当当的容晨!

把钱揣在小口袋里,保证老妈回家看不见。

回家之前就花个光光。

当然第二天,老师会说:

“诶?我说,容晨,你的学费怎麽还不交啊!”

  
赵柔老师还是留了下来,留下来之後却步步为营,防这个班跟防狼似的,讲完课就立刻走人。

偶尔想追上去套个近乎,不想才几步就就被挡了回来。

学校差点儿没下达命令,说是我容晨不得与赵柔老师靠近。

刘循一把拽住我,我就知道,这个时候拽住我的也非刘循不可。

“大哥……”

刘循一笑:

“钱呢?我给的钱呢?”

莫非他想要回去?!万万不可!万万不可!钱都花光了,我拿什麽给他?!

“大哥……你要我还你麽?”可怜巴巴的问。

刘循一字一顿地道:

“你,要是下次再把钱私自花了!我非做了你不可!!”

又是一把的钱放在我手心里。

大哥,要做慈善事业也不能这麽做啊,每天给钱……

“不过,”他又道:“午休的时候帮我捶腿,这你可别忘了!”

冷汗从脊背上下来,天若要亡我,我有什麽办法?!

刘循是个让我看不透的人,我也许大智若愚,但是自认为能看透些什
麽人,只有刘循我看不透,他是踹我一脚有给我喂口糖的类型,至於他拿我做的一些****动作且放在一边不提,但是,自从我做他小弟了以後,每个学期的学费基本都是他替我掂著。

我妈拿著钞票简直两眼泪水泛滥,大禹也别想治住。

“好人呐好人……小晨,你们同学是活雷锋,送温暖啊。”

我就想,你要是知道他对你儿子做的缺德事儿还能这麽乐观你就不是妈!

缺德,其实也还好,就是偶尔给占个便宜,再来就是搬个东西,敲个腿什麽的,我这人什麽都要,就不要脸皮,怕什麽!


我这些年都是这麽过来的,贫穷却无忧无律,一直到开了一场疯狂的化装舞会。

我成了人偶,不停地跳舞,王子对人偶说:

“我施与你爱情,你便可以幻化成人。”


路上平白无故的被一个女孩子拉住,我本想,现在女孩子真是了不得,还没搭讪呢,自己就搭过来,也好也好。

转身看看胸围,在我可取的范围之内,伸手要抓,爪子被拍了回来。

“嗨!干吗呢!想摸哪儿呢!”

我想,这话说的,我要摸什麽地方你不是比我清楚吗?何苦让我说出来。

“是这样,小朋友……”

小朋友?!我是个高二学生!小朋友一说是怎麽回事?怒视!未果,

女孩子接著说:

“我们学校的化装舞会,有兴趣麽?有兴趣来参加麽?”
一看,大学啊,还是本市名大。

“有美女吗?”张口就说出目的。

女孩子道:

“小孩子家家,每天想的什麽呐,美女当然是有,我们学校系花可是全员出动的!”

“要!我要!!!我要参加!!”

伸手扯过入场券,向夕阳狂奔!

我终於能和美女邂逅了!!!太阳啊!!!我赞颂你!!!
************************************************************
这章会不会有些看不懂?汗汗。。。
其实这个故事很轻松。。。大家带著选择爱情的目光来看吧。。
故事里,一个甜蜜的三角恋爱,还有主角对爱情的认识和成长。。
明天继续贴。。喜欢的话记得支持~
舞会时间是明天。。。不要忘记时间哟。。。时间过了不给进!哈哈!

神说,我赐予你两个王子。

一个温柔,一个暴虐。

一个施与你默默的关怀,一个施与你甜蜜的浪漫。

我的孩子呀,请你做出你最真挚的选择吧!


我没有想到会拿到这张票,但是我确实是动心了。

化装舞会,我按照字面理解,化了装以後再去参加舞会。

票子上涂的花花绿绿,仔细一看,要求,请选择您喜欢的童话角色扮
演後再入场,谢谢参与。

老妈在外面吼:

“吃饭!!吃饭!!还吃咸菜!爱吃不吃啊!”

所以你们自然想问我,衣服钱要从哪里来?

我抓抓染黄了的头发,爬到床底下拿了小时候童话插图本。之後锁定
目标──匹诺曹!

翻出箱底小了的白衬衫,扯上条破裤子,再找个草帽随便剪几个窟窿,拿颜料把鼻子涂红,你说我不像?!我不像谁像?!

著名的经济学家,李斯特(不是弹钢琴的那个……默|||)说过,关於政治经济学,我们能读到的最好的课本就是生活。

这句话本人听起来是非常受用的。

再看了一眼票子:

“王子公主的邂逅,祝你有个野蛮而疯狂的夜晚!尽情放纵吧!DANCE WITH ME!”

心里一阵笑:

“嘿嘿嘿嘿,我说,我的公主们!本王子降临啦!!”


那天晚上是背著我妈溜出去的,我家平房,开了窗户一脚伸出去就著地了。穿了一身怪异飞窜出门,直奔K大。

坐在公车上去的,脸上的妆不好意思让人看到,帽子先摘下来放手里捧著,K大在市郊,有段时间,等我醒了以後,帽子里多了十多个硬币。

NND,瞧不起我!我扫了一眼人群,拽过一个老大爷。

“大爷!你知道比尔盖茨吗?”

老大爷缺牙,嘴里漏风,凑近了我。

“什麽──???”

“我说!”我卯足了劲儿:“你知道比尔盖茨吗?”

“啊啊!知道知道!新盖中盖,每天一片儿实惠!瞧我这腿脚,爬五
楼不费劲儿。”

我这才知道整个城市的广告效应有多可怕,遂放弃了老大爷,转向另一边儿,扯住一孩子:

“知道比尔盖茨吗?”

那孩子鄙夷地看了我一眼:

“知道,干吗!这年头谁不知道老盖!”

我挺起了胸脯,拍了拍:

“认识?我哥们儿!!特铁!”

一车的人目光全转向我,我以十分虚荣心笑容以对。

“下一站,K大,下车的乘客,请从後门下,888路公交车,方向……”

我满足的就这麽下了车。

夜里的K大有几分恐怖氛围,都说恐怖片喜欢在学校取材,不无道理,有传K大原先的地是块儿坟场,但是一说风水好,政府就拨给做教育事业的地盘儿了。

一扫周围,那可谓是百鬼夜行,群魔乱舞,穿什麽的都有,咱也不怕咱这一身装扮丢人了。

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拉住我,大叫:

“呀!!匹诺曹呀!!”

我心下大喜,这一套的装扮果然是又经济又实惠。

我说:

“姐姐,你知道我呀?那好,脸让我摸一下好不好?”

小姐姐也不生气,笑咪咪的说:

“行呀,今天要是阿波罗向你求婚了,那我就让你摸。”

“阿波罗?求婚?”听的一头雾水。

她塞了个面具在我手里道:

“戴了这个进去吧,里面的假面舞会开始啦!”

面具挺奇怪,比佐罗的还简单。当然套上以後谁都看不清谁的脸。

人声鼎沸,大家也不管认识不认识,碰杯,畅饮,狂欢。

我靠近一个身材特劲的美女问道:

“美女姐姐,开始了没有呀?”

她看了一眼手上的时间表道:

“恩,差不多了,大概再过个五分锺阿波罗就到了。”

又是阿波罗,我也管不了这许多,顺势在她胸部摸了一把,然後挤进
人群。

一个女声凄厉的惨叫响澈人群。

舞会以自助餐形式开始,好看的食物拍成一拍,酒和果汁供应的也相当齐全,光说让我来这儿白吃一顿我就相当清醒了。

刚才美女姐姐胸部的触感还留在手上,我自然大喜,哼起了小调儿。
那边开始骚动,我就估计是什麽阿波罗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出现在中央的舞台上,健美而修长的身材就像是阿波罗完美而光辉的肉体。

全场欢呼。

“太阳神万岁!太阳神万岁!!!!!!!”

阿波罗用手安抚著他们的情绪,用磁性的声音大声喊著:

“嗨嗨!疯狂野蛮的假面舞会开始了!!EVERYBODY!COME ON AND DANCE WITH ME!”

疯狂的乐曲响了起来,全场再次高呼著太阳神万岁!

阿波罗在中心舞台起舞,挥动著健美的双臂,漂亮的希腊式披风随著疯狂的音乐飘扬。

旁边有人拉住了我的手,大喊:

“愣著干什麽!跟太阳神一起跳舞啊!!”

所有的童话人物都动了起来,我看见人鱼公主忘我地甩著头,白雪公主开始脱衣服,青蛙王子大声高喊,最逗的是,台上的DJ穿著孙悟空的衣服,大声喊著RAP。

确实让人疯狂,我跟著音乐乱舞,当然,只是疯狂动著身体,至於你们说那不叫跳舞,我也没办法。

所有人都在狂欢!所有人都在庆祝!

他们随便拉扯著不认识的对方,在舞池里拥抱,接吻。我也很想找个美女抱一抱,无奈那些人实在是手刁,身材好的全被挑走了,我旁边的一颗重量级导弹我是万万不敢碰的,问她:

“大姐,你扮演的是什麽角色呀。”

她捂著耳朵大喊:

“这都看不出来?!!我是灰姑娘!!!”

说完我就想开溜,实际上,她说她是灰姑娘的後妈还比较可信。

音乐告一段落,所有人拍著手,阿波罗站在台上,看著一群狂欢的人。旁边的孙悟空DJ跑了出来,大声喊著:

“王子挑选新娘!嗨嗨!姑娘们!让阿波罗看看谁是今晚最美的新娘!!”

女孩子们欢呼起来,叫著太阳神的名字。阿波罗迟疑了一会儿,然後对著孙悟空DJ说了些什麽。

之後拨开人群。

我说这是干什麽呐,我旁边除了个重量级导弹之外可是没什麽MM的,除非就是他的审美观退化到唐朝,可是……

“喂!你拉我的手做什麽!!!”我大吼!音乐声遮住了我的声音,所有的人开始起哄地拍手。

我就活生生的,像牲口一样被牵到台上。

阿波罗站在我面前,之後突然单腿跪下:

“向你致敬,我亲爱的公主。”

我愣住了,公主?!他看不出来我是男的吗?还有,有人管匹诺曹叫公主的吗??!!!

一切从野蛮的假面舞会开始!
************************************************************



他起身拉住我的手,随後单手将我揽在怀里,揭开我和他自己下半脸的面具,就这麽硬生生地吻上来了。

下面一片起哄的声音,我用手抵著他宽厚而温暖的胸膛想要推开,他的手却像是死死缠在我的腰上一样,让我的身体紧贴著他的身体。
我想,同样是男人,下半身靠在一起能不知道吗?

张开眼睛看这位阿波罗老兄吻的还挺尽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风水不好,以至於最近接连和男人接吻。

我自认为,看镜子除了矮一点之外,没别的地方像女人。

舌头像是出了问题一样跟他一起跳舞,连牙都不放过的用舌头好好爱抚。

不行了,我说老兄你再这麽下去我要晕了!我可真晕了!

好不容易才放开我,还伸了手臂向人群致意。我已经站不稳脚,整个跌进他怀里拼命地喘。

用小手指戳戳他的胸:

“老哥,我是男人呐。”

他一边朝人群示意的时候,一边道:

“别吵!我知道!”

我瞪大眼睛:

“我说大哥!你知道你还……”

“还”字说了一半,舌头又被他的舌头塞回去,接著又是一阵晕眩……这怎麽办?我还没跟他说我要晕了……

於是神听见了我的企求,神说:

“啊!WHAT A POOR BOY!那你就晕吧!”

我就这麽白白倒进了“太阳神”的怀里。

听得他在那儿摇我的身体:

“喂!我说!我说你怎麽晕了啊!!”


OK,再醒来,他就抱著胳膊一脸冷漠的看著我,面具没了,衣服还穿著,我起码知道他就是阿波罗。

“臭小鬼,醒了啊!”

“啊!!!!!!!!你就是那个家夥!!!!!你是我情敌!!!!!!”我跳起来指著他就喊。

“哈?”他一脸茫然地看著我:

“这是怎麽回事?谁是谁情敌??”

他的下身穿著相当紧身的裤子,我隐约可以看见他下体的形状,不要
说我是色情狂,问题是他站著,我坐著,他又那麽高,我的目光也只能看见他的那里。

他笑了,抬高我的下巴:

“别看了,不过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我看了一下你那里,好象才跟刚
发育了一样啊。”

我脸刷的就红了。

“我说老兄!我告你对未成年人进行**啊!”

他爽朗的一笑:

“该骚扰的早就骚扰了。”

说完伸出手来道:

“你好,苏默!算是今天刚认识的!”

我这才不情不愿的也把小手伸出来:

“啊──容晨──”

“容晨是吗?我记住你啦!”说完爬到床上,他的唇在我唇上轻轻掠过。

“我我我我我我我告你……”

“**是吧,得了吧你!起的来吗?起的来我送你回家!”

我一声怒吼:

“我***不是女人!!!!”

我不知道这家夥是怎麽摸清楚我脾气的,一把拽住我的小领子:

“欠揍啊你!”

我立刻软下来,堆上笑脸:

“大哥说送,那小弟就让大哥送,哈哈哈……”

我说过,自己脸皮厚不怕认大哥,就怕大哥不认我。

一把被揪出小被子,拖著出了大学医务室,然後就塞上了宝马。

“哗……宝马……”我估计自己又口水一地了。

他笑了笑:

“有兴趣的话,下次我带你兜风。”

我摇头道:

“不是不是,我看过一个A片,特劲爆!两个人在宝马车上做,那个女优的胸部有这麽大!”我兴冲冲的用手跟他比画。

他突然把头转向我:

“要是下次有兴趣,我告诉A片怎麽拍!”

我一听,哟,同道中人啊!可是怎麽不对啊,怎麽听起来是让我拍……我刚要开口,车就冲出了校门。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