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彼岸花 末回

彼岸花 末回

时间: 2013-10-08 09:13:39


1

我七岁的时候,母亲去逝了。她被一种名为癌的病魔夺去了生命,死之前经历过一番痛苦与挣扎。记忆中温柔爱笑的她,渐渐失去笑容,眼底隐藏对世界的眷恋,芳华被疾病摧残,秀发一日日褪落,整日愁眉惨淡……

我不想离开……

永远阖上眼之前,她握住悲恸的父亲的手,倾尽力量说了这句话。

就在我面前,在很多人面前,像一座山般总是支撑着我们的父亲,跪在床边,抱住已经咽气的母亲,痛哭流涕。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哭,也是唯一一次看到他哭。

那个时候,我没哭。

因为眼泪,流不出来。


韩炙九点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说他儿子韩佑筱已经三天不上学了,也不曾向她告假,问韩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完老师的话,韩炙整个人懵了。放下电话,他冲到儿子的房间,双手颤抖地用备份钥匙把锁上的门打开。推开门打开灯,他走进韩佑筱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到处翻找……

“爸,学校组织野外活动,要去一星期,所以这几天我都不回来了。”

“哦,要去哪呀?远吗?”

“就在附近的山里。不是很远……”

“需要钱吗?”

“嗯,要一点……”

韩炙在书柜的抽屉里翻出一本日记簿,随意翻了一下,内容没看到,却从日记簿里掉出了一张字条

字条上写着一个地址。拿着这张字条站了一阵,韩炙放下手中的日记簿,跑出屋子,到楼下开车,照着字条上的地址前去找寻。

九点四十七分的时候,韩炙开车来到了字条上所写的地方。

把车停在附近,下车之后,韩炙站在一栋陈旧简陋的公寓楼前。抬眼凝望这栋浸沉在夜色中的公寓楼片刻后,韩炙跑进楼里。

走上电梯,来到七楼,在走廊东侧最后一个扇门前站定,迟疑一阵,他最终还是伸出手按响了门铃。

门铃响过之后没有人来开门,韩炙没有放弃的持续按了几次,可是屋内仍然没有响出一丝声响,就在他准备放弃,挫败地转身离开时,屋里传来了开门声。

“谁呀,三更半夜的,想找死啊!”

韩炙转过身,看到了开门的人,是一个年约十七八岁,赤着上身腰间系着一条浴巾的男生。

看着男生才睡醒般零乱的发,和赤裎的上身,韩炙莫名心中一窒,不顾一切把他用力推开,他趁着这个机会走进屋里。

“喂喂,大叔,你私闯民宅啊,小心我告你!”男生气急败坏地追上来,却拦不住韩炙急躁的脚步。

韩炙推开一个半掩的房门,看到了一个卷着被单缩在床上的人影,他沈着脸向床边走去。

“喂,你再不离开我就打电话报警了,喂!”

不顾男生在他身后的叫嚷,韩炙坚定地先是扯开一点点被单,待他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庞后,才倏然把被单整个扯掉。

他看到了儿子不着一缕的身体,与苍白的脸色。

他如同被五雷轰顶,注视着儿子畏怯恐惧的脸,他的身体越抖越厉害,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握成拳,最后再也忍耐不住高高扬起──

“爸!”

孩子闭上眼睛,害怕悲伤地叫了他一声,向他挥去的手便生生停住了。

呆呆看着孩子苍白的脸,他深呼吸,一次又一次,心中那倾吞不出越积越多的悲愤,才稍稍能够压抑。他收起手,指向门口,一声一句,用力地道:“穿上衣服,给我回去!”

“爸……”畏缩的孩子还想说什么,却被他狠狠地打断了。

“回去!”

他咬着牙,用尽全身力量,大声地对他吼。

儿子目光复杂地深深看他一眼,然后下床,拣起散乱在地上的衣物,慢慢穿上。

“佑筱,他是你爸?”

默立在一旁的男生忍不住发话,却被韩炙用力推到一边,指着他愤怒地道:“告诉我,你的父母呢!”

“大叔。”男生不以为然地哼笑一声,“自己的儿子都管不好,还想管别人的儿子啊?”

“你──”男生的话,如同在韩炙气得快爆炸的身体上浇了一点点的冰水,让他心生悲哀与痛苦。

“不要再接近韩佑筱,不要再让我见到你,否则我饶不了你!”忿忿地把他推到一边,拉住才穿好衣服的儿子,韩炙压抑满腔阴暗的怒火,带他离开。

“秦岩……”

被他拉走的韩佑筱回过头看了站在角落的男生一眼,可他没来得及对韩佑筱说什么,气在头上韩炙已经用力把他推出了这个屋子。

2

回到家里时,是十点五十六分,韩佑筱被韩炙强硬地拉进屋里,让他坐到沙发上。

“告诉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站在孩子的面前,韩炙声色俱厉地质问一直默不作声的韩佑筱。

深湛的眼睛望向韩炙,韩佑筱平静而坚定地道:“爸,你不是已经清楚的看到了吗?为什么还要问我?”

“不管我看到了什么,如果你没准确地回答我,我都不会去相信!”韩炙的胸口因为压抑满腔的悲愤,而急遽起伏。

韩佑筱深深看他一眼后,垂下眼睛:“爸,我跟秦岩是真心相爱的。”

“真心相爱?”由孩子的口中吐露的这个词,让韩炙感到震惊,“你才十六岁,你懂得什么叫真心相爱吗?!”

“我懂,我什么都懂!我爱着秦岩,就像你爱着死去的妈妈那样!”

韩炙呆住,愣愣地看着眼睛中噙满眼水的韩佑筱。

“爸,我希望你不要用偏见的目光去看待我和秦岩的关系,我求你了,我是真的真的很爱他……”

韩佑筱哭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跪到韩炙的面前,对他说:“我求你,不要干涉我跟秦岩的关系,不要分开我们……没有他,我会死的。”

看着痛哭的孩子,韩炙感到一阵晕眩,站不稳地后退一步,深沉的视线悲哀且复杂地望住跪在地上的人。

佑筱,是他跟小诺唯一的孩子啊。她临死前交代过让他一定要好好照顾他们唯一的一个孩子,让他健康成长让他幸福快乐。可他现在居然跪着哭着对他说,他跟一个男人真心相爱!还让他不要管他们,让他们继续相爱……

天啊,天啊……

他难以接受地摇头。

“爸。”韩佑筱想向他靠近,却被他避开,“爸……”他见状,泪流得更凶。

“回你屋里去。”韩炙用力闭上眼睛,不再看他。

“爸……”

“回去给我好好待着!”

闭上眼睛的韩炙听到离去的脚步声,还有关门声。然后他才慢慢睁开眼,望着儿子紧闭的房门,他突然感到胸口一阵窒闷且感到灰暗无力,于是坐倒在沙发上。

在沙发上坐了半个多钟头后,他才起身朝卧室走去,走进卧室里他并不是躺到床上休息,而是打开床头柜开始翻找。他找出了一个香烟盒,打开的时候里面却是空的。

愤恨地把香烟盒揉成一团丢到角落后,他犹豫一阵关上卧室的灯走出来,穿上外套拿过钥匙走到玄关处,看一眼韩佑筱紧闭的房门后,开门走出屋外。

十一点四十几分,开车抄近路去便利店买烟的韩炙在经过一条偏僻的小道时,亲眼目睹了一帮流氓手拿着木棍围殴一个男生。

这个男生已经浑身是血倒在地上,但这帮流氓却仍不放过他,置他于死地般继续对他进行攻击。

吃惊万分的韩炙不假思索地开车冲过去,一边狂鸣笛,吓跑了这帮年纪看起来也不大的流氓。

把车停在浑身是血倒在路边的男生旁,韩炙小心移动这名已经陷入昏迷的男生。看到他身上还有头上的血一直流个不停,便立刻脱下外套裹住他的身体,然后抱起他轻轻放到自己的后车座上。接着开车朝医院的方向飞速而去。

经过医生几个钟头的紧急抢救,失血过多并且伤势不轻的男生留住了一条性命,只是需要躺在病床上疗养一段时日。

确定男生没事之后,韩炙才放下心来。男生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因此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与家庭住址。因此只能等男生清醒过来,才能联络他的家人了。

韩炙一个晚上都在照顾这个昏迷不醒的男生,直到早上七点多钟,交代护士代为照顾一下这名男生后,他才开车匆匆赶回家,做一下简单的漱洗并吃了些食物后,他把儿子韩佑筱亲自送到了学校。

3

“秦岩?”

当韩炙向韩佑筱所在班级的老师询问秦岩这个人时,这个女老师眉头一皱。

“韩先生是怎么认识这个学生的呢?”

“他也是你班上的学生?”女老师的反应让韩炙这么以为。

“不是。”她摇头,“不过他的班就在我的班级的隔壁,很近的。”韩炙凝着脸沉默。

“怎么了,韩先生?”

“没事。”韩炙向这位老师淡笑道,“我听说佑筱听他的关系不错,所以想问问他们是怎么认识的。”

“秦岩跟韩佑筱认识吗?”女老师一听,惊讶起来。

韩炙见状,困惑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老师脸色缓下来,她轻声道:“我知道这样说学生不太好,可是秦岩这个人……怎么说呢,总之是个不好的孩子吧。他的父母早就离异了,谁也不肯要他,于是就塞给他年迈的爷爷带。你也知道,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怎么能管好孩子呢,秦岩在这种没人管教的环境下跟社会上的那些流氓混,还常常旷课逃学,聚众打架,喝酒吸烟。他还曾因为赌博被关到拘留所过。为此他曾被迫留级,所以他都十七岁了,还在念初中。并且四天前他因为把一个学生打得住院,所以要停学一个多月呢。”

“那个秦岩竟然是这样的人?!”韩炙震惊得脸色都变了。“佑筱怎么会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呢?!”

“所以我也奇怪啊,而且我根本不知道他们认识。韩佑筱是个很聪明的学生,现在正面临中考,我相信以他的成绩是可以考上重点高中的──不过,如果他仍然跟秦岩这样的人来往的话──”

老师没有说话,只是无奈地摇摇头。

听完她的话,韩炙呆在原地,久久不能说话。


离开学校之前,韩炙把儿子韩佑筱叫了出来,告诉他放学的时候他会来接他回去,叫他哪里都不能去。

虽然他的这番话引起韩佑筱的不满,但威慑于他做父亲的威严,韩佑筱还是不得不点头同意。

开车离开学校后,韩炙给自己工作的地方打了一个电话,说他今天有事不能去上班要请假一天。放下电话后,一夜没有休息的韩炙并不是回家,而是直接开车到了医院,去探望那个不知道有没有醒过来的男生。

韩炙赶到医院的时候,一名护士正从男生所在的病房里走出来,看到韩炙这名护士立刻向他走来。

“先生你来得刚刚好。”她在韩炙的面前站定,“那名男生已经醒了。”

说完后,护士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韩炙没有注意到,他听到这件事时,露出了一丝笑容。

“是嘛,那太好了,联络到他的家人了吗?”

护士为难地摇头:“不行。”

“怎么了?”韩炙收起了笑容。

“可能是脑部受损伤的关系,这名男生什么都记不得了。至于详细的,医生还在做进一步检查,可能晚一点就知道结果了。”

没料到这个结果的韩炙顿时觉得有些震惊,他愣了片刻后,才向护士辞别,然后向男生所在的病房走去。

走到病房前,他轻轻推开门,当透过门缝看到医生正在为躺在病床上的男生做检查时,他便停留在了原地。

原以为他站在这里没有人会注意到他,可是他才站了一小会儿,似乎知道他的到来的男生缓缓侧过头,看到是他后,他眯起眼睛弯起嘴,喜悦地笑了。

病房很整洁干净,透过白纱照在窗台上的阳光明媚且温柔,男生这一抹浅浅的微笑就沐浴在这和煦的气氛中,不染尘埃一般,教人看呆了。

韩炙正是如此,看到发愣的他,什么时候放开门把的都不知道,让门口一点一点缓慢开启,让他整个人出现在男生的视野中。

4

韩炙把买来的苹果削好后,递到坐在病床上的人面前。

头上缠着绷带的男生含笑接过这个苹果:“谢谢。”

看着表情平静的男生含蓄的咬了一口苹果,韩炙问他:“感觉怎么样?”

男生把咬下的一小口苹果含在嘴里,笑着回答:“全身上下都在痛,不过吃了止痛药后就好多了。”

“那就好。”韩炙点点头,然后又道,“会害怕吗?”

“害怕?”男生不解。

“你……”韩炙小心翼翼地指了指他,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头,说,“什么都不记得了,会害怕吗?”

男生很认真地想了一阵,然后很认真的回答他:“不怕。”

“哦?”他的回答让韩炙颇为讶异。

男生笑着告诉他:“如果我失去记忆后遇上的是别人,我可能会害怕──但我遇上的是你啊!”

“因为遇上的是我,你才不怕?”韩炙不是很能理解地蹙起了眉。

“你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男生对着阳光的笑容,很恬静。

这一刻,韩炙再一次呆住,不只是因为他的笑,还因为这句熟悉的话语……

“炙,跟你在一起感觉很安心。”

“炙,你哪里都不去,留下来陪我……炙,我舍不下你跟佑筱,我不想离开……不想……离开……”

“你怎么了?”男生的手轻轻放在发呆的韩炙的肩上,吓了他一跳。

“啊?没……没事。”他扯嘴笑笑,脸色却不平静。目光幽邃的男生深深看他,却不捅破他的谎言。

“我已经向警方求助了,他们一定会尽力找寻你的家人的,你放心。”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的韩炙微笑着拍拍男生的手,“到时候你就可以跟家人团聚了,并且有家人的帮助你的记忆才有可能恢复得快些。”

“家人?”男生的目光起了些波澜。

“怎么了?”

男生的视线离开韩炙,望在拿在手中的苹果上,他淡然道:“对现在的我而言,家人可能才是陌生人吧?”

“不会的。”以为他在害怕,韩筱手轻轻放在他的肩上,柔声安慰他,“亲情是融于血脉永远割舍不去的,当你见到你的家人,你一定可以感觉得出来那份熟悉与温暖。”

“熟悉与温暖?”男生抬眸看他。

“是的。”

“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

韩炙愣住,随后笑了:“我很荣幸让你感觉到熟悉与温暖。”

深深凝望韩炙温柔的笑容,男生情不自禁道:“你是好人。”

韩炙只笑不语。过了片刻,他想起了什么,于是对男生说:“既然你现在连你的名字都记不起来,那么为了称呼方便,我帮你想一个名字吧?”

“好啊!”男生不假思索地同意了。

韩炙开始努力帮男生想一个名字:“嗯,得想一个容易记住的,又适合你的名字……我想想──我是在接近凌晨十二点遇见你的,凌晨──啊,有了,就叫你小凌好不好?对了,韩凌也很好听啊!”

“韩凌?”男生念着这个名字,然后看向韩炙,“为什么是姓韩呢?”

韩炙笑着指住自己:“因为我姓韩啊,姓韩名炙,韩炙。”

“哦。”男生一脸恍然。

“还是你不喜欢跟我一块姓?”韩炙颇有些紧张地看他。

“不,我很喜欢。这个名字很好听,谢谢你帮我取了个这么好的名字。”男生的笑容灿烂,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很高兴。

“那就好。”他的笑容感染了韩炙,也让他扬起笑容,喜悦的笑着。

5

经过警方一个月的努力,仍然没有找到韩凌,也就是那名被韩炙所救的那名男生的家人。警方告诉韩炙,他们拿着韩凌的照片到各家警局查找,甚至找人到韩炙发现韩凌的地方四处寻访,都没有一丝韩凌家人的线索。

后来警方对韩炙说,韩凌很有可能不是本地人,于是叫他登报找人。

韩炙很快便这么做了,但经过几天的等待,仍然是没有一点消息。

对于这个结果,韩炙比韩凌更为失望,反观是韩凌,如他所说不想家人出现一样,他平静得根本不当一回事。

一个月后,韩凌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并且获准出院了。因为韩凌现在的特殊情况,韩炙便收留了他。韩凌出院的那一日,韩炙与儿子韩佑筱一同接他出院。

这个月里,韩炙为了杜绝韩佑筱与秦岩的关系,一直想方设法把儿子留在身边,不让他有机会去见秦岩。而那时住院的韩凌正好成了韩炙留住儿子的借口,当韩佑筱得知了韩凌的事情后,大受感动,并听父亲的话一有空就去医院陪韩凌聊天,并且照顾因受伤行动不便的他。

但在韩炙所不知道的地方里,虽然不能与秦岩见面,可韩佑筱却时常与他通电话,韩佑筱对秦岩的感情,因为不能见面,反而增进,完全往韩炙所料不及的方向发展。

日子一天天过去,韩凌出院了,他就住在韩炙的家里,受他们照顾。

因为没有多余的房间,韩炙便在韩佑筱的房间里放了一张床,让韩凌与韩佑筱同住一个房间。

经过前一个月的相处,韩凌与韩炙他们已经十分的熟悉,所以跟他们住在一块,一点也没有生疏感,很快便融入了他们的生活之中。

本来韩凌是在家里呆着,帮忙碌的韩炙分担一些家务,但有一日,韩炙突然意识到韩凌是个跟儿子同龄的男生,这种年纪应该是在学校而不是老是在家里呆着的。

韩炙决定送韩凌上学,他的决定让韩凌反对,他认为他不应该这么麻烦他,并且觉得学校对他而言十分的陌生,他不想上学。但他的意见统统没有通过,韩炙很坚决地要送他去学校念书。

见韩炙这么坚决,韩凌没有继续反对,点头同意了。于是韩炙以韩凌的叔叔的名义,送他到韩佑筱所念的学校读书。校方在检验韩凌的学习程度时,他轻易便通过了学校的考试,成功的在这所学校就读初三,并且与韩佑筱同在一个班级。

这个结果是韩炙料想不到的,原以为能让韩凌上学就已经不错了,可没想到他的表现如此出众。于是,韩炙更坚信送韩凌上学是再正确不过的事情。

并且,因为韩凌与韩佑筱同班的关系,韩佑筱因为害怕韩凌知道他与秦岩的事情,不得不有所收敛,甚至不敢给秦岩多打电话。

而让韩佑筱意外的是,韩凌在学校的表现与在家里时完全不一样,如果把在家里的韩凌形容成一只温顺而高贵的猫的话,在学校的韩凌冷淡、不合群、少言寡语,像极了一匹冷眼旁观世间的狼。

对于他的这种双重表现,韩凌给出的解释是,他讨厌人多的地方,也讨厌跟陌生人交流。这倒不是说假的,已经在学校里上了十天课,长相不俗,头脑聪明的韩凌应该是交到了不少朋友的。但至今为止,在学校里他除了跟韩佑筱说话并且回答老师的问题外,他再没有跟一个人交谈过。

每一个上前想要跟他说话的人,不是被他冷眼逼退就是受不了他的冷漠自动离开。

因为在一起对韩凌有好感的女同学的要求下,韩佑筱曾试着把这些女同学带到他面前,向他介绍。但韩凌并没有给韩佑筱一点面子,仍然对这些女生不理不睬,甚至是冷脸相对,让这些女生不得不尴尬地离去。

韩佑筱不甘心地持续试了几次,但屡试不爽后,他最后也只能放弃。

其实韩佑筱急于让韩凌认识更多的人是有原因的,他想分散韩凌的注意力,让韩凌不再这么注意自己,好让自己有机会去见秦岩。只可惜事与愿违啊。

结束了一天的学习,下午放学的时候,韩佑筱与韩凌一同走出学校,因为有韩炙的交代,所以这十几天来,他们一直是一同上下学的。

在表情平淡的韩凌与神情沮丧韩佑凌走出学校门口时,他们见到了早已经等候在外的韩炙。

见到韩炙,两个人的表情更是有所差别,韩凌眼前一亮,然后向韩炙快步走去,而韩佑筱则是扁扁嘴,拖拖拉拉朝父亲所在的地方走过去。

06

韩炙开车,韩凌坐在他身旁,韩佑筱则是坐在后座。

“韩凌,佑筱,今天我们在外面吃饭。你们想吃什么,说出来,我尽量满足你们!”前方红灯亮起,韩炙停下车后,侧过身对两个态度迥异的人笑着说道。

手肘支在膝盖上,手掌撑住脸颊视线望向车窗外的韩佑筱无所谓地回答:“随便。”

韩炙对他的淡漠态度视而不见,笑容满面地把视线移到身边的韩凌身上:“你呢?”

“那韩大哥想吃什么?”韩凌笑嘻嘻地反问。话一落便遭到韩炙的“毒手”,额头上被轻轻敲了一下。

“叫叔叔!”板起脸,韩炙义正辞严地纠正他。本来也不想这么认真,可是这小子总是改不过来,还是说,根本不想改……

“不要。”果然,韩凌一口回绝。

“为什么?”

“叫叔叔显得我好小。”

“这……”韩炙哭笑不得。“你本来就小啊。”

“总之,我就是不想叫。”

“韩凌……”

韩炙欲殖民再说什么,韩凌却打断了他的话:“啊,绿灯亮了!”

韩炙转头一看,果然,于是立刻开动车子,一直到车子驶过路口,他才一边开车,一边继续问道:“你们还没告诉我,晚餐到底想吃什么啊?”

“我没意见,韩大哥想吃什么我就吃什么。”韩凌笑着回答。

韩炙无奈地瞟了他一眼,再从后视镜里看看坐在后面一脸无聊的儿子。

“你们两个可真是有够打击我的积极性,本来想说我今天升职所以好好吃一顿庆祝庆祝的,没想到你们一个个都这么不配合。”

“咦,韩大哥今天升职了啊,好事啊!”韩凌一听,感同身受般立刻表现得很高兴。

“哦,这就是爸你今天难得下早班来接我们,并且决定要到外面吃晚餐的原因啊?”终于,韩佑筱收回了望向车外景色的视线,转头看在前头开车的韩炙。

“对,就是这样没错!”见他的话终于同时引起两个人的注意,韩炙的心情这才好了一点。

“好了,现在你们该好好想想去哪儿吃饭了吧,我今天可是很慷慨的哦!”

“既然是韩大哥升职,那今天你才是主角吧?应该是由你决定去哪儿吃才对啊。”

“咦,是这样吗?”

“当然啊……”

韩佑筱一直沉默,他幽黑的眼睛一直凝视着坐在前头,谈笑风生的两个人。过了一会儿,他想到什么的微微侧过头,蹙起眉,然后视线定格在韩凌在学校绝对不会出现的笑容上。


“你喜欢我爸,对吧?”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大扫除,在所有的学生前往室外的时候,与韩凌走在一起的韩佑筱突然对身边的人说道。

“什么?”韩凌困惑地转头看他。

“我看得出来,你喜欢我爸。”韩佑筱停下脚步,目光炯炯地看向他。

韩凌听明白之后,坦然笑道:“我当然喜欢韩大哥啊,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

“你还是没听明白。”韩佑筱皱起眉,“我说的不是这种喜欢,我说的是……爱情……”

明显的看得出来,韩凌震惊了一下。过了好久,他才说道:“你怎么会这么认为呢?”

“直觉。”韩佑筱笑了。

“直觉?”

“经历过的人才有的直觉。”韩佑筱收起了笑容,垂下直视韩凌的视线,“我正在经历,所以对这种事情很敏感。”

“你?意思你现在正在跟谁谈恋爱吗?”他的态度让他这么以为。

“是的。”韩佑筱回答得肯定,可是声音有些哀伤,“但我爸反对我跟他在一起?”

“为什么?”韩凌困惑。

抬起头,韩佑筱直视他,不愿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般,盯着,他说:“因为我爱的人,是个男的。”

韩凌的眼睛瞪大,吃惊地看着面前的人。

韩佑筱上前一步,用无比严肃的口吻问:“听到这些后,你会歧视我,讨厌我吗?”

眼睛中仍然盛中震惊的韩凌缓慢地摇了摇头。

韩佑筱见状,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却因为我们同是男生,所以我爸才一直反对。我一直很敬重我爸,也一直认为他会是开明的父亲,可是这件事的处理上,他却表现得这么强硬,让我很难过。”

“佑筱,你别想这么多,我只觉得韩大哥这么做的出发点一定是为你好……”见韩佑筱话语透露出来的对韩炙的不满,韩凌下意识地为他解释。

“如果他真是为我好,就应该让我跟秦岩在一起!你知不知道,被迫与秦岩分开让我有多痛苦!”

韩佑筱悲愤的表情让韩凌一时间无语。

“韩凌,你帮帮我好不好?”突然,韩佑筱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乞求地对他道。

“帮你?”

“对,帮我。”韩佑筱用力点头,“我已经有两个多月不曾见过秦岩了,我受不了了,我想去见见他,放学就去。你回去后见到我爸并在他问起我的事情时,就说我被老师留下补课了,好不好?”

“佑筱,这样不好的……”韩凌反射性地摇头拒绝。

“韩凌,这是我第一次求你!”拉住他的手臂,乞求的人的目光透露无比的坚决,“并且我保证,以后若你需要我帮忙,我一定会帮你。就算是──你想得到我爸,我也会帮你。”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