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八卦杂志说我们很好 麻花疼

八卦杂志说我们很好 麻花疼

时间: 2013-09-08 19:12:56


全文:
八卦记者:你们的关系真好!
安程典:我和小略一直都是好朋友,最好的朋友!
文略在心底咆哮:谁跟你是好朋友?我就给你颁过一次奖!
八卦记者:安程典请问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呀?
安程典(斜眼看某人):我喜欢比较壮的!
文略看看自己,你妹才壮!
腹黑小攻推倒炸毛受!这就是这篇文的主题!


  开头

  “下面有请我们的颁奖嘉宾,也是演艺界的新星,人称忧郁小生的文略。上台颁奖!”司仪在一连串的铺垫下,终于喊出了他的名字。台下一片欢呼。
  “忧郁小生!”文略在心里吐槽了这个名字,然后起身冲镜头微微一笑,然后再冲身后的观众挥挥手,最后才缓缓走上舞台。
  “咳……咳……”先用咳嗽清场,然后侧着脸凑到话筒前,经纪人交代过他的侧脸是完美的,这点当初做新人的时候老师也重复强调过。文略对于这些向来记得清楚。
  大屏幕上面放的什么,他也没在意,捏着手中的信封却变得格外沉重,他知道里面的结果。这种颁奖典礼多多少少都会走漏一些风声。卫笙多能干,文略多红就能看出来了,为了不让他太过失落,一般他都会提前弄到结果,所以文略才会一直以云淡风轻的形象出现在媒体面前。
  “很高兴组委会能让我来颁这个奖。虽然我也很想自己是上台来拿奖的,不过很显然有人抢在我的前面了!”
  文略的男中音刻意压低的时候,是最具有感染力的,他低沉的声音下引发了大批的影迷的尖叫,可见他是有足够分量来颁这个奖的。
  “最佳男主角是……”文略微微抬头给了摄像机一个笑容,这里他有足够的理由拉长声音,不能拿奖,赚够镜头,怎么样?
  “最佳男主角得主是……我的好朋友……安程典!”
  音乐、彩带、掌声同时炸开,安程典笑眯眯地走上台,上来就出乎意料的给了文略一个大大的拥抱。文略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人给揉进怀里,挤压的很不舒服,可是碍于这里是颁奖典礼现场,他也不好发作。
  “我什么时候成你的好朋友了?”安程典抱着文略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贴着他耳朵小声说话的语气还特别的揶揄。
  “你去死吧!”文略咬牙切齿地小声回击,借着颁奖台的遮挡,一脚踩在安程典的脚上,对方身体微微一斜,到底是松开了这个不太友好的拥抱。
  边上的礼仪小姐端着奖杯微微走来,文略拿过奖杯几乎是用砸地砸进安程典的怀中,“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怎么能一次拿这么多奖!”
  这种类似抱怨的话逗笑了全场,其实也只有文略自己知道,他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厌恶。两个人出道时间差不多,出演的角色,代言的广告都差不多,就连人气在网络上评比也是差不多的,凭什么他能得奖而他不能?
  “是呀!其实我拿奖也拿得手软了!”安程典毫不掩饰的傲气一旦释放出来,是旁人也无法讨厌起来的霸气,这样自负的语调不合适的举动,也只有他能诠释的这么强势。
  “不过组委会安排小略给我颁这个奖到是让我惊喜了不少,大家都知道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也是最大的竞争对手,能拿这个奖小略的功劳可不小。”
  说到朋友的时候安程典刻意咬重了这两个字的音节,文略是帮了他不少忙,没少跟他抢版面就不错了。
  “所以……小略,为了报答你,来……给我亲一口吧!”安程典说着忽然当着台下几千号人,还有几十个摄像机一把抱住文略,照着他的脸就一口咬下去了。
  文略连推都没来得及,安程典就已经撤了回去,正一脸促狭看着他,文略恨的牙痒痒,可又不好发作,想翻脸,台下的经纪人卫笙一直在朝他使眼色。
  “这下你的粉丝们可要哭了,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呀?要不然等下走出去你的粉丝们要骂死我了。”文略勉强拆招,台下的卫笙朝他点点头。
  “哈哈,那你就嫁给我吧!”安程典在台上大笑,说罢还狠狠地搂过文略的肩膀,台下又是一片笑声,主持人在一旁说着关系真好。
  “见鬼!”文略脸上挂不住的下了台。
  下台跟卫笙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以后少把我给他弄到一起。

  听说你们是同学

  文略其实并不适合做个明星,他危机感太重了。明星光环来得快去得快,你现在能多红,以后你不红了别人就会踩你多深。娱乐圈的常青树毕竟不是人人能做,而他也没这个自信。
  可能台上那个人应该会有这股自信吧!
  台上的人抱着奖杯神情自若地站在台上,在接受主持人的各种“刁难”。游刃有余的样子除了很欠扁,其实真的很帅气,这点文略也不得不承认。
  颁奖典礼后就是各种主办方的庆功宴,在场的都是些有分量的明星,偏偏因为刚刚在台上那一吻,主办方很自然的就把两个人的位置安排在一起,记者们更是蜂拥而来。
  沾最佳男主角的光,文略也被塞进了镜头。
  大概是一直站在边上存在感太强了,终于在记者们从安程典身上挖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后想起了他。
  “文略你和安程典关系那么好,同为当红小生的你难道不嫉妒吗?”不知道哪个不长眼的记者问出了这个让文略头疼的问题。
  既然有人开了这么个头,下面的记者也就不客气的开始调侃起哄。
  “当然要恭喜他,不过,下一次就该换他恭喜我了!”文略放在身侧的手握紧,脸色则挂着大度的微笑,“至于你们说的嫉妒嘛!我们两个似乎不存在这种关系吧!”
  其实面对记者这种问题的时候,卫笙也说过,不必太当真,毕竟适当的低调没坏处。可文略就是见不得安程典那副得意的摸样,咬文嚼字间都要讨回一点便宜。
  “你们关系这么好,为什么不一起合作呢?”又有好事的人问了。
  “这个嘛……”安程典忽然抢到前面来,“就要看小略咯!我们这边可是一直有和他合作的意愿,不过好像小略的档期一直排不上。”
  安程典的话一落,记者们纷纷露出可惜的表情,表示其实两个帅哥一起出演还蛮期待的。
  文略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什么叫一直有和他合作的意愿,就发过一次邀请,当然他是毫不犹豫不顾卫笙的阻拦强制拒绝了。
  “既然关系这么好,不知道文略你能不能透露一下安程典和艾米是什么关系呀!”果然任何时候记者都不会放过绯闻这个永恒的话题。
  文略心情瞬间爽了起来,这下安程典还不死。
  “嗯嗯……我和艾米的关系就和小略一样呢!”安程典大手一挥一把搂过文略,抢到前头,“如果你们非要写我和艾米是情侣,不如写我和小略吧!哈哈哈……”
  被抢白的文略脸黑的跟锅底都差不多了,光杆一样愣在那里,话都说不出,只能嘴角抽搐的保持微笑。
  气氛很好的庆功宴记者们都是得了好处的,自然不会太过纠缠,时间差不多就都散了。文略见状起身要和身边的卫笙换位置,被安程典给按住了。
  “干嘛?”没了记者文略的脸可没那么好看。
  “你在躲我?”安程典带笑的桃花眼看的文略心里发毛。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和方平导演坐到一起。”文略很自然的丢给对方一个,安安导演比你值钱的眼神。
  “你估计要失望了!”安程典按着文略的手没松开,“方导的新戏已经找我谈过了。”
  文略的火气就这么一下子给点燃了,就差冒顶了。本来也没这么打算,可被人误会成有这样的打算,而且还没算着,无形中他又给丢了一次脸。
  “我的工作已经排到年底了,你想多了!”既然走不开,那就安生坐着吧!可身体还是本能的想离对方远点,文略就不信他都这么明显了,安程典还接收不到他这股浓烈的讨厌的信号。
  显然安程典还真没接收到,全程呵护他跟呵护女人似的,又是夹菜又是倒酒,就差鱼刺没帮着挑了。
  一顿饭吃的文略都快吐了,偏偏来往的人都笑着说,你们关系真好,安程典尽往文略碗里夹好吃的。
  “没办法,小略手短!”安程典还很不要脸的跟着起哄。
  文略气得都要摔筷子了。
  好不容易吃完饭,一些关系好的人就喊着继续下一单,安程典在娱乐圈的人缘不错,好几拨人来邀他,都被他用文略做挡箭牌给挡掉了,以至于一些不太熟的人都顺带着邀请了文略。
  文略统统拒绝,起身就要走。庆幸的是安程典没有跟过来,想来他们两个人关系本来就不怎么样,怎么会忽然一下变得这么好。
  果然他也只是被利用了。
  坐上保姆车,卫笙递给文略一瓶水,“安程典似乎对你不错。”
  “不错个什么呀!”文略终于可以发火了,吞下口中的水就开始噼里啪啦地骂起来,“今晚抢尽风头不说,还一直拿我做垫脚石,拿我做笑料,我跟他八竿子打不着边,什么好朋友,我都不认识他。”
  “怎么会不认识?你们不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吗?”
  文略一口水没吞下,差点被噎着。说到这个,他更加火大。现在张扬的安程典和当初在校的文略呈典型的对比。文略当初在学校风光的时候,安程典都不知道在哪里。
  现在好了,安程典倒把他当石头踩了。
  他根本就不认识他,同一个学校毕业的这种事他也是看网络才知道的,说白了,今天这种接触算是两个人认识以来最亲密的一次接触了。以往就算一起出席活动,都是点头问好的程度。谁知道今天是怎么了。
  “你们真不认识?”
  “不认识!”文略没好气地丢下水瓶,躺在椅子上还气到不行的样子。就是不认识才会这么郁闷,横空出世的人居然比他还混得好,心里怎么能平衡。
  “不认识他对你这么上心?”卫笙笑的有点奇怪,“任何人看来你们都是好朋友。”
  “谁跟他是朋友!”文略又开始暴躁了,“我拍电影他也拍电影,我拍电视他也拍电视,就连代言都是同类的。他是不是要处处和我争?”
  卫笙没说话,这种情况的文略基本上是很难看到的,就连前面给他们开了几年车的司机都忍不住要回头看了。
  “还有,我闹过绯闻的女友必定有他的份,最后媒体都是统一写我们争一个女人,我还一直都是输的那个!”
  “这种事,不用太在意吧!”卫笙的额头有点冒汗了。
  “为什么不在意?”文略的嗓音跟着大起来了,这种事?这种事难道不是大事?他的女朋友,好吧,绯闻女友!一直都只在他这边打个转就投入了安程典的怀抱,他的面子往哪里摆?
  “至少,这样你的版面也挣的不少!”卫笙有点忍不住想笑了。
  文略不屑!发泄完了,开始慢慢恢复到开始的安静,闭着眼睛躺在椅子上一声不吭的仿佛刚刚说话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卫笙不免皱眉,别人家的明星个个八面玲珑,就他们家这个整天跟个闷葫芦似的,好不容易暴走一回,就闹腾不到十分钟。
  “如果,我说……安程典要换东家了……”卫笙忽然说道。
  文略立马警觉的睁开眼瞪着卫笙。
  卫笙摊手,这种公司□,文略不太在乎,但是卫笙不能不在乎,这家公司一直都是文略在撑着,如果再来一个同分量的明星,到时候对文略来说肯定会造成一定的冲击,虽然看起来不算是好事,但也未必是坏事。
  至少文略手上那些公司都快烂掉的股份,怕是要增值了。
  “我能换公司吗?”文略有点孩子气地看着卫笙。
  “不能!”卫笙很认真的拒绝他。
  “擦!”难得说脏话的人把自己狠狠的砸在椅背上,各种不爽的翻滚着,举动说不出的幼稚。
  安程典要换新东家的事,是半个月后才开始闹的,文略虽然早就得到了消息,但是在“董事会”上看到安程典时他还是没能忍住自己对他的厌恶。
  “这么几个人的公司还开什么董事会!”文略不满的冲着老板嘀咕。
  老板唐落以前是做时尚杂志出身的,对于看人还是很有一套的,文略也算是他一手栽培的,当然同样的文略也让他的公司得到了相应的好处。
  作为元老给点股份也是应该的,虽然文略拿得也不是很乐意,毕竟老板给了你多少肯定也会从你这里拿走多少这种事不用想都会知道,不过这破公司的股份,文略还真不稀罕要。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光是看这周的报纸都知道因为安程典连带着公司的名字都被放大了好几倍,股票什么的肯定是跟疯了一样在涨。
  大家都在猜测为何安程典合约一到期就签了这家小娱乐公司,而不是另外几家向他伸出几千万橄榄枝的大公司。
  噱头打得真足,虽然文略不知道唐落给安程典的价码,但这家公司虽然小,给安程典的绝对不会少。卫笙透露说唐落几乎是倾尽全力才签下安程典的,这也算是唐落的非人之处吧!
  “合作愉快!”双方签了合同后,唐落朝安程典伸出了手,脸上的疲惫感一览无遗,看样子啃下安程典这块肥肉,他费了不少心思。
  “合作愉快!”安程典则轻松地伸出了手,冲大家笑笑后,然后居然还朝一旁心不在焉的文略眨了下眼睛。
  文略几乎是接收到视线的瞬间一张臭脸就摆过来,没好气地起身就要走,签了个这么大的明星都不开个记者会,低调的在这里开什么董事会,有什么好开的。
  “我等下还有个广告要拍,先走了!”文略看都不看安程典就往外走。
  “这……”安程典身边的经纪人小越都觉得莫名其妙了。
  “你要理解!”安程典不慌不忙的在后面说着。
  “理解什么?”小越老实的发问。
  “一山不能容二虎啊!难免会有点失落呀!”安程典话音一落,小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文略在门口气的直跳脚。
  出了门,一直跟在他后面的卫笙忽然幽幽地说:“你不会真的是失落了吧?”
  “我有什么好失落的!”文略嗓音都开始抖了,是气的。
  “放心吧!唐落给他开的价不比咱们高。”卫笙还安慰性地拍了拍文略的肩膀。
  “我真没觉得失落!”文略觉得自己真的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还有,公司开始虽然会借着这个噱头大肆捧安程典,但是你这边也不会马虎的,这个不用担心,有我在他们也不会怠慢你的。”卫笙还在一旁解释着。
  文略已经不想再说了,为什么这些人宁愿信安程典都不信他,他哪里表示出失落感了!
  “笑一笑,门口有记者!”
  卫笙靠近他低声说道,话刚落,门口看到文略就全涌上来了。文略才发现自己的脸都僵了一上午了。
  “文略,听说安程典到新东家是你搭的桥?你作为xeno娱乐公司的股东之一,又作为安程典的好朋友,这一次是不是打了友情牌呢?”记者居然还能想出这些,文略觉得他们不去写剧本真的可惜了。
  “怎么会?工作和朋友我一直都分得很清,选择什么公司那是安程典自己的决定。”文略笑脸相迎的时候,依然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摸样。
  “那同在一个公司,不会担心有公司的宣传方面会偏袒安程典?”
  “如果公司真出现这种情况,我是不是也要找新东家?”文略开玩笑的糊弄掉这个刚刚就一直被人缠着的问题。
  “那,今后是要和安程典合作吗?”
  “这个要看公司安排了。”文略回答的很官方,可心里真心希望不会有这种时候出现。
  卫笙在一旁一边打发记者一边带着文略往门口的保姆车走去。
  “如果有机会合作,我们想我们可以好好的切磋一下,看看我们的最佳男主角到底有多厉害。”文略忽然停下脚步冲记者说道,表情不带一点表演的成分。
  卫笙愣了一下,不仅仅是他,旁边的记者也似乎愣了一下,大概没想到一直不愠不火的人会忽然讲出这样的话。
  就在记者还想问什么的时候,卫笙一把把文略塞进了车里。
  “怎么忽然这么说?不怕记者乱写?”卫笙没有责怪的意思,相反他到希望文略能在媒体面前强势一点。
  “反正迟早都会被人这样写,由我说出来总比被安程典说出来要好。”文略躺在座椅上补眠,慢条斯理地问卫笙,“你不会已经偷偷安排了我和他合作吧!”
  “这倒没有,唐落是提过,我给推掉了,他现在在风头正火,要是和他走在一起你难免会吃亏。”卫笙虽然也很想看这两个人飙戏,但是护犊子的心里还是占了上风,让别人的风头盖住自己的艺人,他可舍不得。
  文略点点头不再说话,卫笙办事他一直都很放心。不过既然在一家公司,合作的话,按照唐落那奸商的心里,是迟早得事。
  早点做好心理准备是应该的。

  只是路过探个班

  果然第二天的报纸就有文略VS安程典,谁才是真正的男主角!!!
  网络上也炒的沸沸扬扬,两个人的粉丝都闹腾起来了,一炒还是好几天。
  文略拍戏的空档看着这些东西忍不住笑了,说什么的都有,说他和安程典虽然私交不错,可抢起工作来也毫不留情面,然后举出居多例子,比如哪个戏本来是文略的被安程典抢了,又或者是文略抢了安程典的那部戏的男主角,最离谱的是居然说安程典拿奖那部戏原本内定的主角其实是他。
  如果不是自己是当事人,文略都要信了这些是真的了。
  不过比起昨天的暴躁,文略的心情早就平复了,他和安程典都很忙,除了第一天见过面,后面都没碰到过,所以说就算安程典有心要挑衅他,那也未必是见容易的事。
  人红就是好了,各种忙。
  “大家都过来一下,安程典来探班了,给大家带了点吃的。”导演忽然拿着大喇叭朝片场吼道。
  “谁来探班了?”文略没听清抓着身边的小助理问道。
  “安程典呀!”小助理笑呵呵地朝人群跑去。
  “他来干什么?”文略皱眉,眼睛往片场外看去,一辆白色的车停在那里,他认得那是安程典的私车,居然还是自己开车来的。
  安程典来探班带的还是那种贵的死的点心,把剧组的人都哄得开开心心的,文略没过去,这帮没良心的也不知道给他拿点,拍了一天的戏了,被这么香飘飘的味道一**馋虫都跟着往外跑。
  正想着,忽然一盒东西递到他眼皮底下。
  “谢谢!”文略不客气的接过,东西到手再看人发现居然是安程典,急忙又客气的补上一句谢谢。
  “不客气!我可是特意过来探你的班哦。”安程典说着话居然毫不觉得有问题。
  可别人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各自还能不知道,他们的关系真的连朋友都算不上,怎么可能到了可以互相探班的份上?打死文略他也不会信的。
  问题是,安程典这么说文略完全答不上话,要很大方的握手然后称兄道弟?可是,好朋友也是要看眼缘的,安程典这个人,文略一看就知道跟自己不是一路人,从何来谈做朋友?
  “怎么?不信?”安程典高高大大地站在文略跟前,居高临下的样子占尽了便宜。
  文略一直抬着头说话他嫌头疼,便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我们是好朋友嘛!来探班很自然呀,你干嘛摆出这幅我自作多情的样子!”安程典蹲下身子和文略保持平视。
  文略抬眼看了看安程典,低下头继续吃东西。他很想说安程典就是在自作多情,但是嘴巴里还塞着别人带过来的食物,吃人家的嘴短呀!
  “好朋友!”安程典忽然伸手揉揉他的头发,笑的很嗨皮。
  “够了!”文略拍掉安程典的手,吞着食物咕哝地说着,“我就客气的说了那么一句,你有必要一直抓着不放?”
  原本充满质问的话,因为食物的阻碍,说出来居然没了生疏感,反倒像朋友间的责怪。
  “嗯嗯……”安程典憋着一张脸急忙从旁边开了一瓶水送到文略嘴边,“有话好好说,我来探班可不是带着噎死你的想法来的。”
  文略瞬间觉得自己逊毙了。
  “我开车路过这里,就顺便来看看!”安程典认真的说,“虽然不是特意来探你的班,但绝对是探班顺便来看你。”
  这个理由文略信,然后很大方的起身把自己的凳子让给他,毕竟人家是客嘛!
  “太阳这么大,也不打个伞!”安程典皱了皱眉,然后很自然的把自己头上的帽子取下来盖到了文略头上。
  文略拍的这个电影是古装剧,头顶正顶着一个帅气的大侠头型,安程典这个帽子盖上去是遮了不少太阳,但是他看到不远处的化妆师和助理都笑成一窝了。他狐疑的地摸出自己的手机,一照!好家伙,造型不是一般的犀利,帽子顶在头上都能晃。
  只听到咔嚓一身,文略转身,安程典已经把东西收到裤兜里了。
  “拿出来!”关乎面子的事,文略从不妥协。
  “什么?”安程典还在装傻。
  “手机!”文略盯着对方的裤兜,算着谈判不成就出手抢。
  “哎呀,你要我的电话号码就直说呀,我报给你!”安程典打马虎的本事可不差,说谎都不带脸红的。
  “谁要你的电话!我说的是照片。”文略觉得自己和这个人完全没办法沟通,“你少给我装,你是不是要拍了我的照片发到网上取笑我?”
  “哎呀,一张照片而已,你要,我也给你一张我的!”说罢安程典很不要脸的抢过文略的手机,咔嚓一声拍了一张照片。
  过程是快又准,换回去的时候还很迅速的把自己的号码给存进去,同时回拨了自己的号码,一系列的动作娴熟的跟操练过似的。
  文略拿着被强制存了号码的手机有点缓不过神,他真的不是很想要安程典的号码。
  “把你的手机给我!”就算没缓过神,文略也不会忘记自己还有一张挫到极致的照片在对方的手机里。他可不想自己有什么把柄在对方手里。
  安程典拍拍自己的裤兜露出一个很贱的表情,似乎在说,你要的话就来抢呀!
  文略可没那么好糊弄,把头上的帽子往地上一甩就照着安程典扑了过去。来势汹涌的把安程典都吓了一跳,硬是直愣愣地站在那里被文略给扑住了,然后两个人就是一阵你扑我闪,你闪我扑的争夺戏码。
  “那个……”安程典下盘很是刚硬呀,任是文略在他身上“摸来摸去”不动摇,只是越摸位置越限制级的时候,他含笑地捂着文略的手,“你再这么摸下去,我怕我要把持不住了。”
  “什么?”文略愣了一下,直到手被紧紧握住,而下面咯手的触感清晰地传过来时,他跟被出点般甩开了安程典,很有涵养的“**”两个字没说出口。不过脸色却是完全没办法掩盖的尴尬。
  “男人嘛!三岁小孩碰碰也是会抬个头敬个礼的。”大概也只有安程典才能把这么不要脸的话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讪讪地摸摸鼻子倒也大方坦然地面对文略、
  文略可没他脸皮厚,一屁股坐回原本打算让给安程典的椅子上,看都懒得看这个无赖一眼。
  “你就这么对来看你的人?”安程典地站在文略跟前死死盯着他,更是大大方方地就差没直接亮给文略看了。
  “要开工了!”文略冷不丁地丢下一句话就往化妆间走去,妆都花了。
  等到他化好妆出来,正好看到被自己助理带进来的安程典,他眉头一皱,不爽地站在安程典面前,“你怎么进来了?”
  “导演说他是今天的客串!”安程典还没开腔,助理就说话了。
  “客串?”
  据文略所知道的剧本里好像没有客串的角色,至少从他进组到现在也没听导演说过有人来客串,而且要是是安程典客串的话,至少开机之前就要大肆宣传吧!
  “嗯!小略你不是希望和我飙戏吗?”安程典**地拍拍文略的肩膀,“你的愿望我是一定会满足的!”
  “恶心!”文略恶寒地甩开他的手,大步出了房间。回到现场导演拍拍文略的肩膀,“谢谢你呀,文略。”
  文略不知道这句谢谢是从何而来的,总觉得有点蹊跷,直到安程典大摇大摆地出来后,他总算明白了,这个家伙一定是自己跟导演要求的。
  导演说:“安程典你够意思哦!”
  “小略的戏嘛,我肯定要捧场,反正今天我有空!”安程典笑笑,穿着古装的人看起来,更加帅气,长发飘飘的样子和先前看起来很不一样,除了帅气还带了些许邪魅的味道,这个一定是他本性的原因。文略忽然想起,安程典似乎还从来都没有拍过古装片。
  所以,这个算……第一次?
  糟糕了!
  “反正我也没拍过古装戏,挺新鲜的!第一次嘛给小略不亏,哈哈……”安程典毫无自知地说着**的话,一只手摸着自己的长发妩媚的飞给文略一个飞眼。
  文略受不了的背过身让助理给自己整理衣服。导演和工作人员都在那里感叹,两个人的关系真好呀!好到客串都毫不犹豫呀,大明星的第一次无论是什么都是有噱头的呀!导演和制片在下面笑的脸上都起褶子了。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