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唯美浪漫 > 重生之白莲 洬

重生之白莲 洬

时间: 2013-07-30 01:13:25

全文:与林盛相处了15年的苏玉原本以为会这样相守一辈子,可是,一次意外的误解却让两个人15年的感情瞬间破裂。苏玉才终于明白了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那样脆弱,或许他们一开始就是错的……
林盛将身无分文的苏玉赶了出去,只是他并不知道苏玉当时是身无分文。苏玉死了,好在老天待他不薄,35岁的他重生在了A市翡翠世家的苏家三少爷苏钰身上,还获得了一种异能,还有
那个永远宠溺他的人……
本文是翡翠赌石的文,也有雕玉……
本文宠溺无虐……
渣攻就该果断遗弃……

☆、1 绝情【小修】

  15年前爱意炽热,15年后分道扬镳。
  在最初的相恋时分,苏玉从来没想到过,自己与林盛的爱情竟是这样的终结。
  林盛是个很有才华的人,在苏玉初识林盛的时刻他就知道。林盛是一颗明珠,只是缺少发光的机会。
  作为林盛的爱人,为了帮助他白手起家,苏玉拿出了20万支持他,那20万是他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的遗物——翡翠项链兑换而来的钱。林盛没有辜负他的希望,短短5年就创出了不菲的业绩。
  林盛做的是翡翠的生意,为了帮他,苏玉苦学雕刻,短短十年,他的雕工堪称一绝。
  随着林盛事业的繁盛,他们之间亲密的时间也渐渐少了,为了弥补这一切,林盛常常送给苏玉一些价值不菲的翡翠原石,苏玉也很喜欢这些翡翠原石,越珍贵他越喜欢,身为雕玉师的他却从来没有雕刻过这些翡翠原石,反而拿去变卖,林盛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总是隐隐有些不高兴,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15年的时间,曾经的爱恋也会渐渐淡化,比起慢慢淡化之乌有,最后的燃烧更让人印象深刻。
  “为什么?你要这样做!我不介意你爱钱,但你不能亏空公款!”林盛将一堆数据丢到苏玉面前,气愤地斥责。
  “亏空公款?”苏玉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动过你的公款了?”
  “别装傻了!”林盛对于他的装傻行为更愤怒,“保险柜的密码只有你我知道!我问过了,昨天只有你进过我的办公室!不是你还有谁!没有必要,你去我办公室做什么?”
  “昨天是我们相识15周年,我来找你吃饭,只是你不在罢了,我看你忙,所以没来打扰你。”苏玉分辨。
  “可笑,你以为这样的借口我会信吗?”
  “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拿你的公款有什么用?”苏玉也气愤了。
  林盛只道他恼羞成怒,更生气了:“我怎么知道,你贪财又不是一天了!”
  “我哪里贪财了?”苏玉对于他这样的误解很是生气。
  “你不贪财为什么每次都把我送你的翡翠变卖了?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少心思为你找来这些?”
  “我……”苏玉一时语塞,内心挣扎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真相,“我有我不得已的原因……”
  “哼!不得已的原因……”林盛不屑地开口,“不就是你贪财!”
  “你别太过分了!”苏玉的声音也大了起来,“我要是贪财当年怎么会拿出20万帮你!”
  “人心是会变的……”林盛叹了口气,“你变了,以前高洁的你变了,为了钱,你变了……或许,你没变过,是我一直错看了你……莫不是,你一早就看透了我有这个本事,所以才给我那些钱好放长线钓大鱼……”
  “啪”苏玉打了林盛一巴掌:“你这是在侮辱我!”
  “侮辱?”林盛也盛怒不已,“和你在一起才是侮辱了我!”
  “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苏玉一脸愣怔,“我自认为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
  “没做过?”林盛一脸不屑,“今天我就和你挑明了!平时你从公司拿一些钱我不会管,可是这次是500万的公款啊!你太贪了!你知不知道,公司为了这些钱已经鸡飞狗跳,我花了多大力气才把这件事压下去!500万呢?快拿出来!”
  “你要我说多少遍!”苏玉也十分气恼,“我从来没拿过你公司里的一分钱,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相信?”林盛冷冷回答,“你一次又一次将公司的钱拿出去之后,我对你的信任也渐渐失去了。”
  “我从来没拿过公司的一分钱,你亲眼看见我拿了?”
  “不用看见,我所有的密码你都知道,除了你,没有人有那个本事。”
  “你太令我失望了!”
  “我对你也很失望。算了,500万算我给你的分手费,你走吧,我们结束了……”
  “你……”苏玉神情复杂,。
  “滚!”林盛大吼,“我再也不要看见你!跟你在一起15年真是我错了!”
  苏玉默默离去,临走前留下一句话:“我等你,1年……”
  “不必了,一个月后我就和展小姐结婚。”
  “是吗?那再见了……”
  “不见……”
====================
  作者有话要说:前面章节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小修了~~~


☆、2 再见

  苏玉失魂落魄地从林盛家走出来,看着人来人往的马路,才想起自己的处境。
  自从和林盛在一起以后,他只是专心雕刻林盛要求的翡翠原石。他吃穿用住的都是林盛的,他总以为他们会一辈子在一起。所以他也没有存款一类的钱,他所有的钱,包括翡翠换来的钱,都……
  身无分文吗?苏玉自嘲地笑笑,像15年前那样吗?只是当年还有个人陪伴,如今却是失去一切,为了那人做尽一切,最后却失去一切。
  有时候什么都没有才是最好的,起码没有什么会失去。
  “苏玉,17号桌的菜,快拿去!”大堂经理吆喝着。
  “好。”苏玉点点头,拿起盘子,朝17号桌走去。他在这家餐厅打工已经3个月了,身无分文又没学历的他只能来这里打工来维持生计。他本应该是名牌大学毕业,却为了林盛,在毕业的前几个月随他到处奔波。
  苏玉放下盘子,揉了揉酸痛的肩膀,走向厨房。
  没走几步,胃里传来一阵剧痛,脑袋一阵晕眩,还是太勉强了吗?这是苏玉倒下前的想法。和林盛在一起这么久,好吃好喝,就是雕刻也只是劳累几天,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天天操劳。
  苏玉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周围都是白色的一片。
  “他醒来了。”一个护士开口,“你先休息一下,我去找医生来。那个,你先冷静一下,你的病还有得治。”
  “病?”苏玉疑惑,“什么病?”
  “医生会告诉你的,你放心,现在只是可能,并不一定的……”
  “你在说什么?”
  “小秦,我来吧。”医生走了进来,对上苏玉疑惑的眼神,“你要有点心理准备。”
  “我,怎么了?”苏玉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可能是胃癌,具体报告要三天后出来。你先别急”
  “是吗?”苏玉平静得回答。胃癌,呵呵,他已经失去了一切,这条命又算什么。
  三天后。
  “苏先生不必担心,是胃癌中期,还有得治,手术费40万。”
  40万,苏玉心中怅然。对于曾今的他而言,绝对是个小数字,可是现在,对身无分文的他而言却是天文数字。
  “苏先生现在去筹钱,尽早医治,康复是没问题的。”
  苏玉没有开口,转身离去。
  筹钱,他突然觉得自己竟是这样悲哀。他的世界里只有林盛,朋友,呵,他从来都没想过他会需要,今时今日他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这样的孤单,他开始疑惑,他为林盛付出的一切究竟是否值得。
  医院大门口,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那是,林盛,他扶着一个美丽的女子进入医院。林盛也看见了不远处的苏玉,他对那个女子低声说了什么,走了过来:“苏玉,你又来找我干什么,我之前已经和你说清楚了。”
  “我没找你,只是来看病的……”
  “哼,看病,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说谎技术这么‘高超’,你在癌症专科处看什么病?癌症?”
  苏玉沉默了。
  林盛当他是谎言被拆穿无言以对,更是不耐烦:“苏玉,我告诉你,我和你分手了,那天已经和你说清楚了,你不要再纠缠不休了,我已经结婚了,我的妻子也怀孕了,你就不要再来找我了!”
  “是吗……恭喜你了……”苏玉心头一痛,抬腿离开。
  “等等。”林盛叫住了他,他拿出一张支票一支笔,写下数字后丢给他,“这里面是20万,还给你,现在我们两清了,你也不必再来找我了。我现在的生活很好,你别再来打扰我了。”
  说罢,没有留恋地扭头就走。
  看着林盛渐渐远去的身影,还有那个不远处肚子隆起,带着一脸微笑等待他的女子。
  泪……缓缓流下……
  那日被赶出门他只是气愤林盛的不辨是非,他以为林盛会查明一切,会回来找他。
  可是终究是他错了,那个女子隆起的肚子怎么看也有至少5个月了。
  原来,他们之间早就不复当初了。他们之间的感情竟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消散尽了。一直傻傻等待期盼的人只有他而已。
  看着林盛小心地扶着那名女子,脸上带着曾今给他的笑容。苏玉低低地笑着,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下:“两清?呵呵,你欠我的实在太多了。你以为你欠我的只有20万吗?”
  他俯□捡起那20万,眼神是从未有过的淡漠,他默默地将支票收进口袋里,“结束了。都不重要了,谁欠谁都不重要了。”
  挤在人群中的他的身影竟显得那样单薄,似乎会随时消散。
  林盛似有感应般地抬头,却只看见了茫茫人海……
  匆匆一别,再回头便是天涯了吧。
=========================
  作者有话要说:回过头来看,一堆省略号,我自己也无语了,-_-#我默默把它们全部去掉吧╮(╯﹏╰)╭


☆、3 相遇(上)

  “苏玉。”一个相貌英俊,浑身带着儒雅气质的医生将止痛药交给苏玉。
  看着对方欲言又止的的样子,苏玉淡淡笑了:“怎么了,你不会说我还有救吧!”
  对方摇了摇头:“我只是想知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情况?”
  “情况?”苏玉沉思了一下,云淡风轻道,“离死不远了,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苏玉!”对方似乎很气愤,“你为什么可以这样平淡地说出来?你还有1个月左右的命了!你知不知道!”
  “知道。”苏玉平淡地回答,“可是那又怎么样?难道知道就可以改变一切?萧墨,我都看开了,你怎么比我还焦急?”
  “你知道,我不希望你死,毕竟你是我仅有的几个朋友之一啊!”萧墨似乎有些感慨。
  “是啊!缘分总是那样奇妙。早些遇见你,或许,一切都会不同了。”苏玉也有些感慨,思绪似乎回到了3个月前。
  那是苏玉来到S市1年之后,苏玉从那天之后就离开了A市,来到了S市,他本来想安静地度过剩下的日子,可是胃里不断的疼痛让他不得不依靠止痛药。
  那日,他只是像往常一样去药店买止痛药,却没想到会遇到如此惊险的一幕。
  一人狼狈不堪地从小巷里窜出来,身上都是血迹,后面有好几个拿着武器不断追赶他的人,那人的身手很敏捷,和那几个人缠斗在一起也没怎么落下风。苏玉躲在一边,想等缠斗结束之后再离开。
  时间过得很快,没多久,那人就把追赶他的人打趴下,又匆忙地从巷子里逃出去……可是巷外莫名的灯光却让人感到不安,一辆摩托车冲了过来。
  眼见那人来不及闪避,苏玉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发什么疯,他居然冲了出去,撞开了那人,然后自己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已经躺在医院,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个被他撞开的人,在黑夜,他只是隐约看见他的身影,现在仔细看来,发现这个人竟然一身儒雅气质,全然没有晚上狠厉的气息。
  “你醒了,谢谢你救了我。”他眼神淡淡的,继续说,“你要什么?直说吧。”
  苏玉对于他这样的态度愣了一下,想想也懒得计较了,本来就是自己多管闲事去救了他,他迟疑着开口:“我怎么样了?”
  不知是不是错觉,苏玉觉得那个人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你很好,只是擦破了点皮。”
  苏玉明显不太相信,他明明应该被撞了,怎么可能没事,他缓缓开口:“你……确定?怎么会?”
  “肯定!”那人不耐烦地打断他,“你撞过来以后,那辆车打滑了一下,自己撞到了旁边的墙上,你没事。”
  苏玉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不知道该怎么说,该说自己运气好吗?只是这种运气对于他这个将死之人实在是没有必要了。
  萧墨也懒得和他周旋,淡淡开口:“你要什么就直说,何必搞这种苦肉计来敲诈我,而且,还这么假,车子居然还打滑,我也懒得和你们这种人纠缠。这里是100万,拿着就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再用这种蹩脚的手段来讹诈我!”
  苏玉看着被丢到自己面前的支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已经无话可说了,相处了15年,对他知根知底的人都认为自己贪财,那么对于这个只有一面之缘,毫无关系的人,他又有什么好怨的呢?
  100万,对于他这个命不久矣的人而言已经毫无意义了,即使是遗产也不会有人继承的。
  苏玉默默下床,像病房门口走去。还是有些虚弱,脚步也不太稳。
  “喂!100万已经很仁慈了,你还有什么不满?你还想要些什么?”那人语气颇为不耐。
  苏玉打开房门,头也不回地离开,“我要的,你给不了,谁也给不了。呵呵,”他似喜似哀地笑了一声,“如今,我也没有什么想要的了,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看着苏玉离去的背影,萧墨也有些心烦,难道自己误会了他?他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世上怎么会有这种巧合。但他还是开口了:“萧五,去查一下刚才那个人的背景。”
=========================
  作者有话要说:有人收藏了,好感动啊~~~~~~


☆、4 相遇(下)【捉虫】

  看着手中的资料,萧墨不得不承认,自己误会好人了,思来想去,他决定去道个歉,可是一进苏玉家门,就看见苏玉倒在地上,他吃了一惊,赶紧将人扶起查探气息,然后送进自己的医
  院。
  苏玉在家里先是感觉到胃里一阵剧痛,翻开抽屉却没有了止痛药,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在痛楚中渐渐散去。
  他想,这次自己是真正完了。
  醒来却发现自己在医院,旁边还是之前在医院醒来见到的人,他有气无力地开口:“又怎么了?我晕倒在自己家,应该没讹诈到你吧,你这次又是想扔给我多少钱?”
  萧墨明显被对方的语言弄得愣了一下,然后不禁笑了一下,这个家伙还真记仇,他开口,和他本人的长相一样儒雅温润的声音:“我为之前的误会向你道歉,抱歉了。因为找我麻烦的人太多了,大部分的人接近我都是有目的的,所以,我才会这样误解你。”
  看着对方诚恳的道歉,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回答:“算了算了,我也没什么好计较的,我这样的人还有时间去计较些什么吗?”
  “你……”萧墨停顿了一下,继续开口,“你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情况吗?”
  “隐隐猜到了,胃癌晚期对吗?”苏玉淡淡开口。
  “是。”他叹了一口气,“你在中期的时候就去查过了,当时还有救,为什么不治疗?你的人生还很长。”
  “你调查过我?”苏玉语气有些不满,却也没真的在意,“算了。不是我不治,而是我没钱。说来。也讽刺,你调查过我,也应该知道我的过去。说真的,除了我,不会有人相信我当时身无分文的。”
  萧墨也无言以对,当时他查苏玉过去的时候也只是粗略地查了一下,本以为苏玉是因为爱人的绝情而放弃治疗,看来,真相应该很复杂啊。
  “那么,我还可以活多久?”苏玉淡然地问道。
  “最多三个月。”萧墨迟疑了一下还是告诉了他。
  “是吗?也好。”苏玉淡淡地笑了,“原来已经只剩这些时间了啊!”
  萧墨是医生,医术高超,可是,他专攻的却是心脏专科,对于癌症晚期,他也无可奈何。
  出于对于苏玉的歉疚,他也帮忙照料苏玉,一来二去,两人也熟悉起来,萧墨也把苏玉当成朋友。
  和萧墨渐渐熟识,苏玉也知道了萧墨的真实身份。萧墨萧家大少,萧家的势力范围很广,是S市的地头蛇。
  看着苏玉的身体一日日的衰弱下去。萧墨心中不忍,却也无可奈何。
  “叹什么气,死的是我又不是你。”苏玉躺在病床上调笑道,想缓和一下僵硬的气氛。
  可是气氛反而更加僵直了。
  “我不许你这样说。”萧墨打断他,“奇迹会出现的……”明显底气不足。
  “你都说了是奇迹了。如果可以,我也不想死,我的人生还很长。前一段生命,我为了林盛而活,如果能再活一次,我想为自己而活。”
  “会的,你会的。”萧墨回答他,“你会活下去的,你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的。”
  “会的,我会的。我会有属于自己的人生的……我累了,萧墨,让我休息吧。”苏玉话音未落已经陷入梦中。
  萧墨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轻轻推门离去。
  苏玉还能撑多久,他不知道。他只是惋惜,这样一个干净的人,就要消逝了。
=======================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那个……萧墨不是攻啊!萧墨不喜欢苏玉,他有自己的爱人,他只是出于对朋友的关系,还有同情苏玉。嗯,今日大修文,前面章节都小修一下~~~


☆、5 惊变

  苏玉离开已经1年多了,他真的像当日说的一样再也没来找过林盛。
  1年,能改变的东西都改变了。
  当初林盛和苏玉共同居住的屋子如今是林盛和他的妻子展颜和他们的儿子林封的居所,苏玉昔日生活过的痕迹已经不在。明明过上了幸福美满的日子,有事业,有娇美的妻子还有可爱的孩子,为什么总觉的心中空缺了一块,为什么总觉的这间屋子这么孤寂呢?而且这种感觉随着时间的流逝反而渐渐强烈了起来了。不!这样的人不值得你去想念!林盛安慰着自己。
  可是一个惊天霹雳却劈碎了他的自我安慰。
  “这是这么回事!”林盛盛怒的声音响起,“1500万的公款怎么会亏空?是谁动了这些钱?”
  “林,林总,”秘书结结巴巴地回答,“王副总携款私逃了……”
  “什么!!”林盛恼怒的声音响起,“这个混蛋!怎么回事?”
  “那,那个,”秘书回答,“今天从缅甸运来了老矿坑的翡翠毛料,王副总私下拿了公款去赌石,谁知道这些毛料是别人下的套子……”秘书眼神游移,继续说道,“1500万全部亏空……王,王副总已经,已经逃跑了……”
  “混蛋!”林盛十分气愤,“快去报警,一定要把这个混蛋抓回来!”
  “已经报了。可,可是……”秘书欲言又止。
  “快说!”
  “其他公司听说了这件事,纷纷要求和我们解除合作关系,还有之前我们定了翡翠了几家公司要求我们3日内把钱给他们,否则按合约要求3倍赔偿……”
  “这些落井下石的家伙,”林盛十分恼火,“居然趁火打劫!”
  “林总,”秘书有些忐忑,“董事会已经召开了,股东们要求您给个说法……”
  “这些老家伙……”
  在林盛手忙脚乱地处理公司的问题时,对林氏虎视眈眈的人也开始暗中行动,截断其他公司的资助,甚至,在他们为了解决经济危机贱卖翡翠饰品时,其他公司也开始贱卖,挖墙脚的人也动手了。
  林氏很多雕刻师看林氏风雨飘摇也开始另谋出路,林氏销售量不好,又损失了打量人才,开始摇摇欲坠了。
  看着这样的情况渐渐愈演愈烈,林氏不禁想起苏玉。在那些雕刻师里面,苏玉也算一个佼佼者,这个时候,如果苏玉在,也许情况不会这样糟糕。
  回到家里,一直以来对他温柔相对的展颜居然和一个陌生的那人在翻云覆雨,不知今夕是何年何月。
  林盛一下子愣住了。
  展颜也慌忙不知所措:“盛?我……我……”
  “和他有什么好说的。”那个男人不耐烦地打断她,“林氏就要破产了,林氏破产以后,跟着他过苦日子,不如跟着我,起码我是你爱的,对吗?颜?”
  展颜看了看林盛,又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似下定了什么决心,她咬了下唇,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盛,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不爱你。”
  林盛看着离婚协议书,有些呆愣:“颜,你……那,我们的儿子……”
  “这个你不用担心。”那个男人打断他,“那个是我的儿子,颜的父母一直嫌我穷,不肯颜嫁给我。当初如果不是颜有了我的孩子,为了保护这个孩子,她也不会选择嫁给你。现在不过是做了她想做的,想来,这一次,颜的父母也不会再拆散我们了。”
  “盛,对不起,你签吧。财产我一分不要,我另外把我积攒的100万给你。我不可能和你过下去了。”她把支票放在林盛面前。
  何等讽刺,当年他也是拿了一张支票给苏玉叫他离开,如今轮到他了吗?
  林盛拿起笔签下了那份文件,然后把笔一扔:“现在你自由了,你可以滚了!!!”
  “对不起。”展颜最后到了一次歉,然后抱起儿子和那个男人离开了这个住了一年的家,毫无留恋地离开。
  看着孤寂的屋子,林盛心中空荡荡的,他不禁想,如果今日苏玉还和他在一起,苏玉会走吗?会的,他会走的,他那么贪财,可是为什么他心里却一直有一个声音,不,他会陪着你度过这个难关,他会不离不弃。 ==========================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苏玉钱的去向就要明了了~~~~~~


☆、6 惊诧

  林盛心烦意乱之际,门铃声响起,林盛不耐烦地去开门。
  门口是一个陌生的中年男子,他礼貌地问道:“请问,苏玉苏先生在不在?”
  “有事吗?苏玉现在不在。”林盛对苏玉两个字很敏感。
  “是这样的,我是侦探事务所的,之前苏先生托我找的翡翠项链我终于找到了。”他拿出了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串翡翠项链,其他的翡翠珠子很普通,可是中间的一粒翡翠珠子通体发黑,是墨翠,很是漂亮。他继续说:“这是前不久苏先生托我去找的,我费了不少心思才找到它,并且花了180万将它买下。现在我来完成托付。”他把项链交给林盛,“当时苏先生给了我200万,说剩下的是我的佣金。”
  林盛收下项链,问道:“他叫你找这个项链做什么?”
  “苏先生说这是他父母的遗物,只是当年迫切需要钱,不得已典当了,后来他有钱了,希望找回这样东西。”
  林盛拿着翡翠项链的手抖了一下,隐约想起当年他急需钱财时,是苏玉不知从哪里凑出了20万给他,当初他怎么问苏玉的回答都是很模糊的,现在想来,是变卖了父母的遗物换来的钱。
  难怪当初那一阵子苏玉的心情那样低落还时常独自哭泣。
  心中柔软的地方被狠狠撞击了一下。苏玉,这个人默默为他付出了那么多,而他,似乎不曾注意过。
  与此同时,苏玉所剩的时间渐渐减少,身子也越来越虚弱。
  萧墨时常来陪苏玉说话,想延长一下他的时间,可是苏玉还是渐渐呈现颓废的现象。
  “萧墨。可以给我一块白玉吗?未经雕琢的,还有雕刻用具。”苏玉虚弱地开口。
  “可以,只是你要来做什么?”
  “我想雕刻。起码,这是我存在世上唯一的……证明。”
  萧墨本来想拒绝,可是看见苏玉眼中的期盼,还是点了点头。
  这一头,苏玉进行了他最后的创作。
  另一头,林盛却焦头烂额起来。公司的亏空无法填补,其他公司又蠢蠢欲动。眼见着公司渐渐衰败,将要进入破产期,林盛内心一片焦急。

本站小说仅代表作家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内容如果含有不健康和低俗信息,请联系我们进行删除!
本站小说由本站蜘蛛自动收集于互联网或由网友上传,版权归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侵犯了您版权,请联系我们删除。